章节目录 第244章 一往无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众人寻着声音抬头看去,却见那城头的女墙边,不知何时已站了个军士打扮的人。

    有人守关,众人松了口气,那便好办了。

    “军爷!”

    管平仰着脖子,双手作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喊道“我等兄弟四人欲要入关,还望方便则个!”

    “哼!”

    管平的话已说得极为客气,不料城头那人毫不领情,冷哼了声,道“想要入关,三日后再来!”

    说着,脑袋一缩,便想退出去。

    管平一见,顿时急忙又喊道“军爷,如今非战时,我等兄弟也是大唐良民,为何不能入关?”

    那军士立于高处,绝岭峭壁间对穿而过的透骨寒风吹得他面颊生疼,正是心情糟糕的时候。

    管平不知好歹地一再追问,气得他越加不耐烦起来。

    绑绑绑!

    军队制式长枪重重地敲打着城墙,威胁之意极为明显,面上怒道“想要入关,就等三日,不想入,滚!”

    说完,身子一缩,不见了踪影。

    “我呸!”

    管平气得双脚暴跳如雷,好不容易压着的性子顿时如火山般爆发开来,一手指着城头,破口大骂道“一条看门狗而已,臭威风什么,有胆子下来,看爷爷不撕烂了你的狗嘴!”

    只是,他在下边又跳又闹,那城头的军士仿佛是铁了心不想再理会,任他如何喝骂,只是不露头,倒弄得管平口干舌燥不已。

    凌尉在一旁诧异道“三日?为何要等三日?”

    郭传宗也是皱眉,道“近十几年来几无战事,这军队封关之事,我都只是听老一辈提起过,却从未见过,没想到,今日倒赶上了。”

    “可是,咱们一路走来,一直都风平浪静,并没发觉有什么需要关闭剑门关的异样事呀?”

    “难道”凌尉目光闪动不已,接过郭传宗的话,猜测道“蜀中之地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既然关外无事,那有事的,必定就是在关内了。

    几人说话间,剑晨已经下马了,此刻正摇手跺脚地活动着骑马骑久了而显得有些僵硬的身体,平静道“何必浪费时间去猜?”

    郭传宗与凌尉一愣,就连管平也停止了喝骂,诧异地看向剑晨。

    不猜,还能做什么?乖乖等上三日吗?

    可是,看他的动作,似乎又不像。

    难道

    郭传宗目光一闪,陡然面色微变地想到一种可能。

    大哥这是要破门?

    江湖中素来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凡武林人士,大多不屑于甘做朝廷鹰犬,但是,非到万不得已,也不会惹上官家。

    朝廷是白,江湖是黑,黑与白,本就泾渭分明,互不干涉。

    所以,虽然郭传宗等人对剑门关的突然封闭心中有气,但也顶多只是抱怨牢骚两句而已。

    若有本事,直接飞渡剑门也可,若无此本事,那便也徒呼奈何,唯只一个等字。

    就连脾气暴躁如管平,也只是破口大骂,逞逞口舌之利,借此发泄发泄心中不满而已。

    要他直接破门,却是心中连想也没想过之事。

    毕竟,破门容易,门破之后,便已算是公然与朝廷相抗,相当于谋反的大罪!

    所以,当剑晨一边活动身体一边往剑门关处走去时,三人才会如此惊讶。

    “大哥,不可!”

    郭传宗在短暂愣神后,急忙高声阻止道“咱们又不急于一时,便等上三日又如何,你又何必公然挑衅于官家!”

    剑晨闻言,头也不回,仍然一边走着,一边应道“一时不急,一生也就不急,如今一扇小小的破门也能阻我三日,待遇上唐门时,又该阻我几日?”

    气势,自剑晨缓缓前行的身躯上一扩再散,转眼间,已令郭传宗心中讶然。

    此刻的剑晨,仿佛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刚从沉睡中醒来的猛兽,威势冲天,周身上下满是一往无前的霸气。

    这是郭传宗从未曾在剑晨身上感受过的霸道气势!

    在郭传宗等三人俱都怔愣的当口,剑晨的脚步停了,停在离剑门关门三丈开外的位置。

    陡然开声高叫道“今日砸你们门的人,叫剑晨,你们可记清楚了,别弄错!”

    炸雷般的吼声惊起崇山峻谷间飞鸟无数,雷声尚在,他突然已有了动作。

    啪嚓!

    陡然间,另一声更加令人心胆俱寒的旱雷自他手中爆起,一团银芒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狂暴弹出

    雷动九天!

    轰!

    三丈距离,正是飞火流星锤能够发挥威力的最佳距离,惊雷才响,那包裹着厚厚一层铁皮的关门正中,立时火星四溅。

    郭传宗担心的事,已然发生!

    这一锤砸得石破天惊,就连厚重无比的剑门古城墙,仿佛也在飞火流星锤轰上城门时,整个颤了一颤。

    常年累月风吹日晒的古城墙上,干涸的岩石尘埃登时垮下一大片。

    待流星锤飞回时,众人惊然可见,那一眼便觉厚重的城门,虽然未被这一锤轰破,却也被砸了好大一个凹陷。

    与众人的惊讶不同,剑晨却皱了皱眉头,似乎对这一锤极为不满意,自语道“不愧是天下第一雄关,看来”

    “还得多砸几锤!”

    精光一闪,飞火流星锤乍收又出,雷鸣电闪间,第一锤的回响尚在耳侧轰鸣,第二锤又已印上城门。

    轰!

    这一次,剑门关的城门,震颤得更加剧烈了。

    “大胆!”

    正当飞火流星锤再一次飞回,剑晨一言不发,又准备轰出第三锤时,城头上,骤然传来厉喝

    “何方刁民,胆敢在剑门关闹事!”

    众人抬头看时,仅有六七丈宽的城头上影影绰绰,只一瞬间,便站满了杀气腾腾有守关军士。

    而那开口喝骂之人,管平瞧得清楚,正是先前叫自己等人滚的那位。

    只是,此刻的他虽然怒容满面,杀气凛然,可剑晨却连正眼也没往上瞧过一眼,手中的动作该怎么来还怎么来,并没有因为城头出现的大片军士而有过一丝停顿。

    于是,第三锤,就在城头军士惊怒的怒吼声中,再度重重撞上城门。

    轰!

    城墙的震颤更加剧烈,城头上站了密密麻麻的军士中有修为弱一些得,竟被这一锤之威气势所夺,摇摇晃晃如同喝醉了酒一般,连站也站不稳。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