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5章 破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敢!”

    安安急得又是娇喝连连,身躯一晃,就要去抵门。

    “有何不敢?”

    门外,那位禁卫军将领冷哼一声,手掌已然发力。

    安安在心急之下未曾察觉,而他却在门外感受得极为仔细,这处安清公主的闺房附近,气温明显比其他地方要来得更低,这不正是刺客在屋内的有力证据?

    心中笃定刺客定然就在屋内,只要冲将进去一举擒拿,事后就算安清公主一哭二闹告到皇上那里,他也不怕。

    更何况,到时这安清公主身上可是有着窝藏刺客的大罪,是否还有命去闹,这可是个未知数!

    抱着这个想法,他嘴角的冷笑更甚,感受到房门传来的阻力,当即一声大喝,双掌猛然就要一推!

    噗!

    突然,在火光的映照下,一抹黑影以无人反应得及的速度电射而至,只一闪,已没入这禁卫将领的后颈窝。

    “嗬,嗬”

    这位连名字也来不及报上的将领双目陡然圆突,他猛推房门的动作立时一滞,嘴角那丝冷笑尚在,却不断往外泛着血沫,右手颤抖着,极力想往脑后摸。

    扑通!

    终究没有摸到,双膝一软,身着重盔的身躯往前扑倒,重重砸在房门上,倒令屋内的安安好一阵心惊肉跳。

    “刺客!是刺客的同伙!”

    那将领后颈窝上插着的,正是先前在小巷中突施暗手的无羽镖刀,其余禁卫军士一见,这才突然炸了锅,乱哄哄地四下一散,举着火把到处寻找着暗中之人。

    “公主行殿,谁敢放肆!”

    不曾想还未等他们找出人在哪里,夜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冷哼。

    冷哼之后,又是五道黑影突然而至。

    噗噗噗噗噗!

    五柄镖刀五个人,无一柄落空,淑景殿院内,顿时又倒下五具咽喉喷血的尸体。

    这道冷哼同样传入屋内安安耳中,登时令她焦急的面容浮上了惊喜,连喊道“蛇三,他们要对本公主不敬,全赶出去!”

    屏风之后,剑晨心中的震憾已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先是在这皇宫中偶遇安安,紧接着,他又发现安安竟然是什么安清公主,这倒也罢,安安的身份一直神秘,公主,就公主吧。

    然而现下,他又从安安的口中,听到了蛇三这个名字!

    蛇三他不熟,但对于蛇三背后所代表的势力,他却极为熟悉。

    蛇牙!

    安禄山那座只有兵,没有民的雄武城中,一支专事暗杀的神秘部队,他剑晨,也曾是其中的蛇二十九!

    安安的身边,怎么会有蛇牙的人守护?

    等等!

    安安安禄山

    剑晨的面容悚然大惊,难道说,安安本就是安禄山一脉的人?

    他这头正自思虑极憾,房门外,那蛇三阴冷的声音又再响起

    “小姐,蛇三只会杀人,不会赶人。”

    闻听此言,安安明显愣了愣,目光不由往屏风处看了一眼,猛咬银牙,吒喝道“那就都杀了!”

    “是!”

    蛇三淡淡应了声,声音落下时,又有五声惨叫凄厉划过宫城。

    “安清公主,宫城之内屠杀大内禁卫,你可知你犯的呃呃!”

    禁卫军中,有人惊惶大叫,可惜,话至末尾,咽喉上已多了一柄无情镖刀。

    “深夜搅扰小姐清梦,你们犯的才是死罪!”

    蛇三冷冷的声音在禁卫军不住的惨呼中格外刺耳,只是片刻而已,房外杂乱的脚步声已少了近半,这也就代表着,涌入淑景殿的禁卫军,死伤已然过半!

    不知是因着翡翠玉蟾的阴寒气息,还是外间蛇三残忍嗜杀的森寒之气,剑晨打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令他的身躯突得一颤。

    门外有蛇三在大开杀戒,安安心神一松,连冲向屏风后剑晨藏身之处,压低声音,俏脸焦急道“傻子,你可真是个傻子,你跑来皇宫作甚?”

    “咦?”

    还不待剑晨回答,她终于发觉不妥,讶道“你身上放了什么,怎么恁般寒冷?”

    剑晨苦笑一下,将一直牢牢提在右手中的包裹往她眼前晃了晃,低声道“翡翠玉蟾。”

    安安的娇躯在听到翡翠玉蟾四字后,突地猛震,花容失色道“翡翡翠玉蟾?你,你找它作甚?”

    剑晨此刻实已被翡翠玉蟾冻得思维麻木,对于安安的失态并未察觉,只是回道“小郭他们中了蛊,需要玉蟾解蛊!”

    “笨蛋!”

    安安一听,不由咬牙骂道“你就这般带着翡翠玉蟾跑,不被人发现才是怪事!”

    剑晨一怔,茫然道“那我应该怎么带着它跑?”

    安安小手一伸,气道“拿来!”

    “拿什么?”

    突遇安安,又受了阴寒气息所迫,剑晨身上那股早已消散,而安安又极为熟悉的傻气顿时死灰复燃。

    “玉蟾!”

    安安咬牙切齿,一边关注着门外蛇三的动静,一边劈手从剑晨手里夺下翡翠玉蟾。

    “安安,你有办法让我将它带出去?”

    剑晨愣了愣,面色一喜,急切问道。

    安安撇了他一眼,道“有。”

    几乎与声音同步,在有字出口时,她竟然顶着彻骨的阴寒,单臂狠狠往地下一掷,包裹着翡翠玉蟾的布包被她用力摔在地上。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剑晨阻止不极之下,陡然自地上翡翠玉蟾身上响起。

    “你干什么!”

    玉蟾碎,代表着郭传宗等人的生命,也将破碎!

    万料不想安安会如此做的剑晨心头一股怒火突然升腾,他用力瞪了安安一眼,想也不想,蹲下身子就要打开布包查看玉蟾情况。

    “你不信我?”

    安安看着他的动作,没有阻拦,只是幽怨地问道。

    剑晨正在解开包裹的手突的一顿,不由抬起头,望了安安一眼,这一眼,却令他心头猛颤。

    安安的俏目里,满含着无尽的失望,两人目光对视时,剑晨只却从她眼里看到的,只有空洞,没有半分焦点的空洞。

    这个眼神,他曾经在安安身上见到过,那是在万药谷,安安留书而辞之前。

    缓缓站起身,剑晨沉默着,往后退了一步,满含复杂神色的目光盯着安安,轻轻从嘴里吐出了一个字

    “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