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41章 以血写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少林,普渡!

    这两个词同时出现在剑晨脑海,令他眉头不禁一皱。

    当日在霸剑山庄,那一式大日如来掌仍深深铭刻在他心底,自至如今,剑晨在功力大进之后,越加觉出此招的威力无穷来。

    以至于即便是现在,他也没有信心能够接下普渡那佛光万丈的卐字佛印之一击。

    佛号唱响时,人群立时两分,露出的通道中,一个右掌竖立在胸前的少林老和尚缓缓踏步而来。

    正是普渡禅师!

    “这老和尚不好对付。”

    顾墨尘站在剑晨身边,嘴唇不动,声音却低而清晰地传进剑晨耳中。

    他刚才那一番突然袭击,最后被轰退的那一掌,正是普渡出手,由此,顾墨尘也对这深藏不露的老和尚心下大是戒备。

    剑晨深吸了一口气,剑光一隐,惊虹剑收入剑鞘之内,冲普渡禅师微拱了拱手,道“大师,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普渡禅师走到人群前方,站定,低眉顺眼地轻道“不过剑施主的传奇,老衲这些时日倒听了不少。”

    “特别是前些日子你又杀了我少林一位法号明厉的弟子?”

    此言一出,剑晨顿时愣了愣,与旁边的郭传宗同一时间,陡然面色大变。

    明厉,也就是江湖人称三绝大师的少林武僧,死了?

    前些日子,剑晨与郭传宗路过义城郡,确实与三个断剑联盟的人打了一架,其中一位,正是有金钟罩护体的三绝大师。

    那日,剑晨以阴阳破氤棍生生破去三绝大师的金钟罩神功,并且令其重伤昏迷,但是,他却有着足够的自信,当时那一击,并不足以要了三绝大师的性命!

    而如今普渡禅师却说三绝大师死了?

    “不可能!”

    剑晨断然道“在下虽与三绝大师有过一番争斗,但绝对没有杀害于他!”

    “哦?”普渡禅师抬起头来,目光炯炯,问道“谁能证明?”

    证明,又是证明!

    剑晨不由一阵头痛,仍回道“当日与三绝大师同来的,还有纯阳的正青道长,以及剑客蒋艾,特别是正青道长,是他带着三绝大师离去的!”

    话音落下,断剑联盟的人群中骤然暴发出一阵喧哗,每个人的面上,尽皆怒意隐现。

    普渡禅师摇着头道“蒋艾蒋施主他,也死了。”

    精光突然自眼眸里划过,续道“至于你说的纯阳正青道长倒是没死,不过现下也只余一口气,至今仍昏迷不醒。”

    “什么?”

    剑晨一阵愕然,间中更有着迷惑,正青道长在带着两人离去后,究竟又发生了何事?

    他正愕然间,自普渡禅师身后转出一个人来,却是他的旧识。

    纯阳剑宫修罗殿掌殿费仲。

    “不错,大师的话我可以作证。”

    费仲一边开着口,一边看着剑晨,眼里有着浓重的怀疑,直道“正青师兄被人发现时已倒在血泊中,在他旁边躺着早已咽气的蒋艾与三绝大师,并且”

    他眼中那抹怀疑已然变得愤然,大声道“正青师兄在昏迷前,曾强撑着一口气,在地上以指蘸血,写了一个剑字!”

    “呸!”

    郭传宗突然狠啐了一口,不忿道“写了个剑字就是我六哥杀的了么?天下用剑的人何其多,他怎么不直接写个晨字,还更简单明了一些?”

    面对出言挑衅的郭传宗,一向脾气火爆的费仲竟然没有反驳,他的面色不变,就像只是出来作了一个说明似的,说完之后,身躯退了一步,默默垂立在普渡禅师身后。

    “郭小帮主说的也有道理。”

    普渡禅师接过郭传宗的话头,缓缓道“不过正青道长即使不写晨字,也已经将凶手的信息提示得相当明白。”

    “怎么个明白法?”

    郭传宗耸耸肩,不屑道“一个剑字能代表什么?”

    突然肩头一沉,剑晨伸出一手压在他肩上,沉声道“剑字并不能代表什么,可是,这个剑字,却是用血而写。”

    他直直望向普渡禅师,替他解释道“用血写成的剑,便是正青道长想要提示的信息,血剑!”

    “我说的可对?普渡禅师?”

    “不错,剑施主的这番解读,也正是老衲心中所想。”

    普渡禅师身躯微微向前倾了倾,任由左臂软绵绵吊着,沉声应道。

    “所以,你们便又将这笔血案算在了我的头了?”

    剑晨嘴角一勾,冷笑着问道。

    普渡禅师也回以他一个笑容,反问道“难道不应该吗?”

    “不应该。”

    剑晨说着,回鞘的惊虹剑又已抽出,锵,手指往剑身上一弹,激起清越剑吟,将剑示于断剑联盟众人眼前,道“杀人的是血剑,而我用的,并不是血剑。”

    “你放屁!”

    先前被他一击而退之人倒是个火爆脾气,浑然忘了他并非剑晨一招之敌的事实,冲上前来暴怒连吼道

    “当初在霸剑山庄,上千双眼睛都亲眼见到是你带走了沥血剑,现在拿把破剑出来,当咱们都是小孩子那么好骗么?”

    “破剑?”

    顾墨尘的面色陡然阴沉。

    他大踏步走上前去,直到距断剑联盟站在最前面的人只一步之遥方才停下,目光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杀人寒芒,手指一抬,指着出言那人,一字一顿道

    “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刹那间,直面顾墨尘的所有人只觉周遭的温度似乎直降而下,方才还凉风习习,现下却已是天寒地冻。

    “说了又如何?”

    被他手指那人脾气本就火爆,顾墨尘如此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势逼人,顿时激起了心头血性,即使明知不敌于他,但仗着四周人多,仍哽着脖子强硬喝道

    “一把破剑而已,骗得了谁?”

    “好。”顾墨尘轻轻放下了手指,面沉似水地点着头,阴沉道“你,很好。”

    “住手!”

    陡然,普渡禅师一声乍喝响起,他身形一动,竖于胸前的右掌骤然前探。

    刷!

    可惜,口出恶言那人站在他的左侧,而普渡的左臂已废,待他欲以右手去阻止时,终究慢了一步。

    雪亮的刀光,从上至下,透体而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