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56章 树中暗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当真知道我要做的是什么?”

    剑晨面色一厉,目光直刺花承禄,沉声问道。

    花承禄不答,目光却在四下这些人的身上转来转去,最后又向剑晨露出个探询的眼神。

    “他们都是自己人,你但说无妨。”

    剑晨哪能不明白花承禄在看什么,只是在场众人对他要做的事情自是明白,根本不用避讳。

    花承禄小心翼翼走上前来,贴着剑晨的耳朵,轻轻说了两个字

    “血盟!”

    锵!

    惊虹剑陡然出鞘,花承禄只觉脖子一凉,已被一件冰冷的物什压在了气管上,吓得他脸色刷得一下变得苍白。

    “剑少侠女,女婿,你这是要做什么?”

    “血盟的事情你从哪里听来?”

    剑晨以剑抵着花承禄咽喉,语气森然厉道。

    “我老夫,老夫早已说过,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花家在江湖中也是有些眼线的,否则花家的产业如何能做到如今这般规模?”

    生死攸关,花承禄的舌头以前所未有的语速将那番说辞又抬了出来,末了,苦着一张脸道“女婿,你当真不顾及蓉儿,想杀她的爹爹?”

    此言一出,剑晨目中的厉色微顿,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花想蓉为救他,以身硬挡天陨寒芒时的身影。

    锵!

    又是一声剑鸣,吓得花承禄面皮一抖,双目紧紧地闭了起来,心中暗道我命休矣!

    半晌,却并未感觉到咽喉处有何不适,这时轻轻地,慢慢地,将手伸到脖子上摸了摸。

    没有血?

    心下顿时一松,紧闭的双目也在此时睁了开来。

    刷。

    双目方睁,他的手上一空,一直捏在手里的银票已被人一把夺了去。

    “花老爹,我与蓉儿还未到你以为的那种程度,这女婿二字就不要叫了。”

    剑晨抖了抖手里的银票,连看也不看,宛若他手里的只是一堆废纸而已,随手便递给了身后的管平,倒惹得后者好一阵激动,连双手捧了过去。

    “至于蓉儿”

    提及花想蓉,剑晨的面色一阵阴郁,突然心中一动,试探问道“花老爹,你可知蓉儿一身武功是向何人所学?”

    “这个”

    花承禄面有难色道“老夫这个女儿,打小就任性好强,咱们花家世代为商,她却偏偏想去学什么功夫,不过蓉儿她从小到大并未离开过辰州城半步,身上的武功也是来得奇怪,并不见有谁教她,仿佛自己就会了一般。”

    “提起这事,老夫心中也是一片迷茫。”

    听了花承禄的诉说,剑晨点了点头。

    花想蓉师承无双阁前前任阁主,在司徒无双出现之前,似乎并无一人知晓此事,再联想到无双阁那奇异的隐匿身形功法,剑晨相信,只要无双阁主愿意,就在花承禄眼皮子底下教导花想蓉武功,也有办法令花府上下无一丝察觉。

    “花老爹,今日可能要令你失望了,蓉儿她并不在这里。”

    “不,不在?”

    花承禄猛得一愣,面色不由焦急起来,连问道“那她现下何处,难道,难道”

    身躯一颤,连连往后退了两步。

    “没有,蓉儿她还活着,只是去了一个地方,修炼武功。”

    剑晨垂下头,双拳狠狠地握紧,花想蓉被司徒无双带走的那一幕深深刺激着他的心脏,同时,也将他想要变得更强的想法越加坚定起来。

    “此话当真?”

    花承禄面上仍是一片担忧,爱女情切,他这番做派全然不似作伪。

    剑晨看在眼里,默默点头,道“当真,并且花老爹,我向你保证,蓉儿,我是一定要带回来的!”

    此言铿锵有力,终于令花承禄稍稍放下心,相信花想蓉仍然活在人间,黯然半晌,终于轻叹一声,哀求道

    “女剑少侠,老夫就这么一个女儿,就全拜托你了!”

    剑晨点点头,侧身冲管平使了个眼色,对花承禄道“花老爹,如此在下便多谢你的银票,来日若有宽裕即刻奉还。”

    “你往来劳顿,还请先在庄中歇息几日。”

    说着,管平已会意走上前来,银票往怀里一塞,咧嘴笑道“花老板,随俺走吧。”

    花承禄无奈,知道剑晨仍不能全信他,只得再三叮嘱了花想蓉之事,这才随着管平去往后院。

    待他走后,剑晨看了看余下众人,对顾墨尘道“三哥,这几也辛苦了,就先留在庄里安心修炼吧。”

    不待顾墨尘回应,他头一偏,冲郭传宗与孟瀚然两人使个眼色,当先便往前院大门外走去。

    一场巨额银票所引发的震撼终于随着场上众人各自离去而淡弱。

    “六哥!”

    郭传宗与孟瀚然两人追着剑晨出了前院大门,郭传宗心急,往见后方再无旁人,立即踏前几步,与剑晨并排走在一起,小声问道

    “你真的相信花老爹?”

    剑晨摇摇头,一边走着一边道“不是太信。”

    “那你为何还要收他的银子?”

    郭传宗不解问道。

    “因为,只有收了银子,才能真正知道花老爹的背后,到底有什么人。”

    剑晨往后瞟了一眼,若有所思地回道。

    “还有,咱们现在也确实很缺银子,血盟要发展,光靠咱们几双拳头可不成。”

    说这句话时,他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孟瀚然,顿时令后者苦笑不已。

    叹道“那些该死的官兵,借埋葬霸剑山庄上下之名,在庄内好一阵搜刮,几乎将我霸剑数百年积累生生搬了个空。”

    拳头一紧,沉怒道“他日若我霸剑山庄有再起之时,余杭官府哼!”

    “他日的事他日再说吧,之前叫你探查的事情,如何了?”

    剑晨笑了笑,对孟瀚然的怒言不以为意,脚步一顿,停在一处山坡前,对孟瀚然问道。

    孟瀚然脸上怒意一收,摇头道“你自己去看吧。”

    说着,一掌便往山坡处一株大树上拍了下去。

    在郭传宗惊然的目光注视下,那株看起来生机盎然的大树树干上,竟被孟瀚然一掌拍得内陷出一条漆黑的暗道来。

    “这是”

    郭传宗掂起脚尖努力往内看了看,却只能见到一片黑,不由疑惑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