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74章 死得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捏在手里的底牌才是威胁最大的。

    同理,隐在暗处的敌人,远远比显露在明面上的,也更加令人防不胜防。

    青首鬼王有些蠢。

    这是陈遗风在感受到脚下泥土松动后的第一个想法。

    他不仅先了脚下这人一步暴出暗中还有人的事情,甚至,这个被他寄予厚望的帮手,武功却并不如何高明。

    陈遗风相信,虽然他并不屑于使用此等钻地暗袭的伎俩,但若此刻脚下出手之人是他,他可以保证,定然不会在攻击还未发出时,就让敌人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这般下三滥伎俩,有什么用!”

    雪山有的,并不只是森冷寂静,还有雪崩时的磅礴狂暴!

    陈遗风狭着双剑之威,猛然怒目暴喝,感受到地底动静的右脚猛得往地上一踏!

    轰!

    泥土暴溅,剑影如虹,分心两击的陈遗风气势暴涨至巅峰,青首鬼王以鬼影迷踪化出的四道身影已有两道被绞灭于蓝红双剑之下。

    而他的脚下也传来一声闷哼,随之飞溅而起的除了泥土,还有血花!

    异变,便于此时突现。

    右脚那一踏,陈遗风相信定然已将那偷袭之人踩成了肉泥,可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

    脚底,突然传来一阵炽热!

    这热来得突然,来得迅猛,几乎就在他将将感受到脚底一热时,这股猛然爆发的热浪已然从脚底一路高歌猛进,再有反应时,却已到了他的胸口。

    陈遗风的面色立时大变,不仅如此,离另两道鬼影只差毫厘的剑影,也在这时生生顿止!

    冰寒与炽热,这是自古势不两立的那个极端。

    陈遗风修炼的是玄冰内力,甚至于连他的剑也是玄冰剑,最令他不喜的,便是高温,以及修炼如白焰剑派那般极阳内力的人。

    然而若在平时,他也只是不喜而已,若有人说能够以极致的炽热来消熔他这座万载雪山,通常他都只会当作一个笑话来听而已。

    可是现下他却无法当成是笑话。

    炽热虽烈,以他的深厚修为自是无碍,可有碍的是

    沥血剑!

    他的手里,是拿着沥血剑的!

    之所以沥血剑在他手中温顺得有如一只小绵羊,正是因为其自身那庞大的玄冰内力压制的结果,就如同剑晨曾经那柄用天外陨铁炼制的沥血剑鞘,其原理都是以极致的冰寒来压制沥血剑上的疯狂暴虐气息。

    可是压制始终只是压制,并不能磨灭沥血剑上的气息,反而压得越久,反弹时的威力,也就将越大!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沥血剑显露于人前时,其剑身上的气势都犹如山洪暴发一般席卷着周遭的一切,同样也是由于此,压制皇城中那柄沥血剑的东西才会在常年累月被血盟气息反扑之下物尽而灭,令沥血剑的气息外泄而出。

    轰!

    沥血爆发!

    庞大的血腥气息冲宵而起,只刹那,仿佛连整个天际也被染得一片通红。

    首当其冲的,正是手握剑柄的陈遗风!

    至下而上爆冲的炽热高温已然遍及全身,虽然有着深厚的玄冰内力护体,对这高温陈遗风本是不惧。

    可是,沥血剑爆发的这一瞬,却正是炽热高温覆满陈遗风全身之时,突然之间竟令他身周仿佛覆盖上了一层熔岩铠甲,将玄冰内力与沥血剑的联系生生切断。

    于是冲宵血光中的那无尽残暴气息便顺着他的手,一涌而入,钻进了陈遗风的体内。

    由于天性不喜高温的本能反应,他体内的玄冰内力不由自主的,正在全力驱逐着侵袭入体的炽热,竟然无暇再对沥血剑的气息作出相应的补救。

    陈遗风的双目,在残暴气息入体的一刹那,红了。

    血红!

    然后一只仿若来自九幽之地的青幽鬼爪,捏上了他的脖子。

    咔吧!

    高手过招只争毫厘,特别是如这两人般天榜前十的高手争斗,往往只是一息之间的迟疑便可分出胜负。

    更别说陈遗风被沥血剑侵袭,愣止的时间何止一息!

    扑通!

    脑袋与身体折成一个活人根本无法完成的角度,陈遗风就那么紧握着两柄剑,身躯软软倒在了地上。

    身后,青首鬼王缓缓收回自己的手,不慌不忙地,轻轻整理了一番被陈遗风割裂的衣衫。

    “兄弟!”

    陡然,自不远处的地下冒起一个脑袋,目眦欲裂的破土而出,一边凄厉哭喊着,一边猛冲向陈遗风倒地之处。

    兄弟?

    难道来的人竟是排名还在陈遗风之前,与之并称冰雪双剑的天榜第二高手冰剑莫风寒?

    可是青首鬼王却依旧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半点也没有表露出惊讶。

    破土而来的身影一阵猛冲,只片刻已到陈遗风身前。

    却见他猛然跪在地上,双手疯狂地在陈遗风已然有些冰凉的尸体旁边挖着什么,那里,正是先前陈遗风重重一脚跺过的地方。

    只见这身影不管不顾,疯狂在地下挖了数十下,直挖得双手鲜血淋漓也是不理。

    突然,他的动作急停,身躯颤抖着,双手缓缓自地下土坑中捧起一物。

    竟然是根有着裂痕的枯骨!

    “我的兄弟!”

    这人捧着枯骨,陡然仰天一声泣血悲鸣,硕大的泪珠已从通红的眼眶中奔涌而出。

    这时才见,原来这人是个身材矮小的汉子,正是与剑晨有过两面之交的摧魂双鬼的老大拘魂!

    那么他手里捧着的枯骨,难道便是双鬼的另一位夺魂?

    “行了,鬼哭狼嚎的作什么?”

    对于拘魂的哭喊,青首鬼王显得很是不满,阴沉着道。

    凄嚎骤停。

    即使一母同胞的兄弟就死在自己面前,对于青首鬼王的话,拘魂却仍不敢不理。

    “怎么?你好像很不高兴?”

    青首鬼王面具下的目光颇有些玩味,在拘魂身上扫了扫。

    即便只是无形的目光,拘魂也陡然身躯狂震,他手捧着枯骨,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哽咽着道“属下不敢!”

    “能,能够为鬼王办事,我弟弟他死得死得”

    血泪侵染了拘魂脸下的泥土,他咬着牙,咬得渗出丝丝血丝,硬挤着,从牙缝里透出一个字

    “好!”

    总算补齐以后再也不欠更了,连续两天熬到凌晨四点才睡,我需要回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