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89章 不能不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于是你没有问过师父,直接去了霸剑山庄?”

    剑晨问道。

    “对!”靳冲回道“我躲了十三年,又从青首鬼王口中得知了所谓的真相,心中对于师父自然极为愧疚,所以,在取得沥血剑后,便独自找上了霸剑山庄。”

    紧接着,他又道“十三年前,全盛时期的霸剑山庄实力太强,就连师父也没把握能一人灭此一门,可是十三年后又不同。”

    他看了剑晨一眼,道“万剑盟会之后,老庄主孟逸凡死在了天下财神的手中,而他的二儿子又被你杀了,还有庄同许多好手,在这几年中不知为何,死得死伤得伤,霸剑山庄连逢多事之秋,正是最脆弱的时候。”

    “我有玄冥诀,又有沥血剑,若论真实功力自是差了师父一截,但若说攻击威力,却不惶多让。”

    “沥血与玄冥真是天生绝配,我杀上霸剑,一剑出,可杀伤一片,霸剑山庄弟子有千人之多,可也没几个挡得住,就连现任庄主孟浩然,也不过只在我手上走了七招而已。”

    剑晨不说话了,一个人屠了上千人,这得是多么铁石乃至冷血的心肠才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若靳冲说的是真的,那他如此做,就全是为了剑冢,为了师父,这片报效之心,又是何等的令人动容。

    “一千多个霸剑弟子,我足足杀了一天一夜才杀完!”

    靳冲兀自自语道“只留了孟瀚然一人。”

    “霸剑山庄被屠,这事儿瞒是肯定瞒不住的,特别是江湖中又人人皆知你抢了沥血剑,我不想剑冢受到牵连,于是专门留下一个孟瀚然作人证,证实杀害霸剑山庄上下的,不是师父,也不是你。”

    “可是这事最终还是着落在了我的头上。”

    剑晨摇摇头,靳冲这番情真意切,处处为剑冢着想的话语,实在令他无法继续对他怒目而视,目光一偏,望向了空处。

    “那是因为青首鬼王!”

    靳冲愤然道“在灭了霸剑山庄后,我还未走出余杭范围,青首鬼王突然出现,自背后打晕了我,更抢走了沥血剑!”

    “而后,他将我丢在一处没有出口的山谷中,自己带着沥血剑,杀了许多剑门中人!”

    剑晨低着头,面上阴睛不定,接口道“于是断剑联盟成立,剑冢与我,成了众矢之的,最后师父为了救我,死了。”

    “是。”靳冲黯然点头,道“至于为什么沥血剑会重回师父手中,想来也是青首鬼王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在引起断剑联盟与剑冢之争后,又将沥血剑送回剑冢。”

    “当日的情况我也是事后才从一些断剑联盟之人的口中得知,想来当日师父也是别无选择,你是他的孙子,为了保住你,他就必须”

    说到这里,声音已然哽咽起来,努力平息半晌,才道“至于这柄剑,本是落入了陈遗风的手中,但青首鬼王竟不知使了什么诈,竟然连天榜第三的陈遗风也杀了,沥血剑又被他重新带回我的手中。”

    “师弟,事情的前因后果便是如此,或许你仍然不信,但我此来,只是想将我知道的,告知于你,也算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尽到一个作师兄的义务!”

    “最后一次?”

    剑晨抬起头,灼灼地盯着他。

    “适才我说过,断剑联盟的人,我不会放过。”

    靳冲恨声道“尽管他们也算是受害者,都被青首鬼王在暗中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是,师父的死到底也是他们逼的,这仇,不能不报!”

    “你想怎么做?”

    剑晨问道。

    “杀!”

    靳冲手腕一抖,沥血剑绽放出夺目血光,厉道“青首鬼王我暂时还对付不了,不过,对于断剑联盟,就像屠灭霸剑山庄那般,一个门派一个门派地杀!”

    “你成立血盟,做得也是与我同样的事,所以,在我杀戮的这段时间,你便抓紧时间发展你的势力吧,待我死后,这未完成的血仇,便要着落在你的身上!”

    话音落下,靳冲就那么放任沥血剑的气息大放于外,一转身,手提血剑往林外便走。

    “等等!”

    剑晨伸出一手,想抓住他,手出一半却又定住。

    “你想阻止我?还是想就在这里先为师父的血仇讨点利息?”

    靳冲没有回头,站定身形,缓缓问道。

    “保重!”

    靳冲走了,剑晨最终没有留他。

    他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剑晨不知道。

    也许他说的是真的,那么,靳冲这一走,从此便会踏上一条血腥复仇之路,这条路没有终点,直至倒下。

    剑晨本也是想走这条路的,可是为了洛家,为了师父,也为了剑冢,他不能失败,就算要倒下,也是在割掉最后一个仇人的脑袋时,才能倒下。

    所以,他不能留下靳冲,因为靳冲若在,孟瀚然那边铁定会爆发。

    孟瀚然,虽然没有与他结拜,而他也没有传授其玄冥诀,但其实,此人才是他血盟中最为重要的一环。

    即使是他的师兄,也只能为这重要的一环让路。

    靳冲走后,剑晨又在密林里沉默地站了一会,面上有着浓重的思索之色,直到日已西斜,他才叹息一声,独自往霸剑前院走去。

    师父?爷爷?洛家家主?父亲?

    这两个人,有着四个称谓,在他脑海里不停盘旋,到底哪一个是真?

    父亲

    剑晨走出密林,一想到这个词,陡然只觉胸中一痛,不由停下脚步抬头望天。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关于他父亲的消息。

    时常在他梦中出现的妇人最近已经梦得极少,然而剑晨早已确定,虽然看不清面目,但她定然就是自己的娘亲。

    可是父亲呢?

    一路走来,打探到的都是洛家十三年前已然被灭的消息,可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说过哪怕半点关于他父亲的消息。

    这个世上,人的一生,有两个至血之亲,一个是娘,一个是爹。

    娘,他总还能在梦中相见,可爹

    你在哪里?是死,是活?

    仰望着天边的火烧云,一滴清泪,自他青涩却又苍桑的面庞滑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