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06章 这条命,还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杀人啦,杀人啦!”

    被一拳轰得嵌入墙壁里的郭怒突然有了动静,他就仿佛才将发现自己的情况似的,一张脸惊讶莫名,一边奋力挣扎着欲想脱出禁锢住自己的墙壁凹陷,一边还惊慌失措地大喊大叫。

    “咦?剑少侠怎么是你?”

    郭怒像是个力弱老者一般徒劳挣扎了一会,仍不能从墙壁上脱离出来,不由泄着气,一双眼在四周滴溜溜一扫,突然眼睛一亮,就像是才发现目光冰冷望着他的剑晨一样,很是庆幸地喊道

    “还好你在,快来帮老叫花子一把!”

    又疑惑自语道“这怎么回事啊?我怎么痛得浑身都快散了架?”

    他的这般变化令安安一愣,也令一直关注着场上情势的赵子超与孟瀚然尽皆一愣,甚至就连杀意越来越重的剑晨,气机也不禁微微一滞。

    此时的郭怒似又变回了那个贪吃成性的老叫花子,与先前气势如龙的他比起来,简直有着云泥之别!

    郭怒脸上的神情,他的眼睛,甚至他似乎因为害怕而剧烈颤抖着的身体,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只要见到这一幕,就绝没有人敢拍着胸脯保证,他这是在装!

    “他怎么好像又变回去了?”

    趴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的赵子超禁不住内心的疑惑与好奇,忽然冲口问道。

    他的问题虽然没有得到回应,可是却令剑晨从微滞中回过神来。

    感受最为真切的是安安,在她的怀里,剑晨那本已有着一丝缓和迹象的杀意,突然之间又再度暴涨。

    “少装蒜,你以为如此这般就能蒙混过关?”

    剑晨冷冷地笑了笑,一只手挣开安安的紧抱,往郭怒的脸上虚点了几点,哼道“认命吧,今日就是你的死忌!”

    虚点的手指曲了起来,手背上青筋暴露,又已变作铁拳。

    “剑少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郭怒愣愣地看着那灰气萦绕的铁拳,脸色突然变得有些惊恐,仿似此刻才觉出剑晨的不妥来。

    心中隐隐有了不妙之感,他混迹江湖受尽万人欺压,也算是阅尽了天下人暴虐的一面,更加有着一份独一无二的保命本事

    “孙子,快醒醒孙子!”

    屋内的景象早在刚才那一扫时就是看遍,郭传宗倒地不醒的模样自也看在眼里,只不过郭怒先以为有剑晨在便可帮他,是以也没去关注郭传宗现下是何状况,然而现下,却到了不得不关注的地步。

    “喂,你不是说我是你爷爷吗?你爷爷快死啦!”

    郭怒惊恐大叫着,差点吓得尿了裤子,几乎连吃奶的力气都拿了出来,对着郭传宗大喊大叫。

    爷爷?

    悲剧的是,不明所以的郭怒在惊慌之下,喊出了如今剑晨最忌讳听到的两个字。

    “爷爷不就是用来杀的么?”

    剑晨一边作出雷虎啸天拳的起手式,一边面无表情,只冷冷地自语着。

    安安放开了他。

    不是她想放,而是任凭她使尽全身力气,也已再抱不住。

    随着那冷冷的话语响起,自剑晨体内,有大量的灰色混沌内力缓缓溢出体外,盘旋缭绕着,竟然在他身周凝结了一层泛着金属灰泽的铠甲。

    若非颜色不对,此刻混沌内力的变化已然像极了郭怒刚才施展出的防御功法龙鳞流影。

    只不过,在这看似静止不动的灰色流影下,却又有着无数细并且高速旋转着的漩涡。

    正是这数之不尽的小漩涡将安安的手生生弹开,没有令她受到半点伤害,可也再不能阻止他杀郭怒。

    “郭老伯”

    剑晨对焦急不已的郭怒笑笑,右拳上那越聚越厚的混沌内力已经初俱了虎形,啸天拳即将再度露出狰容。

    “到地狱去,与我那所谓的爷爷作个伴吧!”

    嗷!

    虎啸山林,身躯庞大恐怖的灰色猛虎咆哮出击,目标直指身不能移的郭怒!

    “不要!”

    “不要!”

    虎出,两道惊恐大叫同时响起。

    前一道是安安,拳出时她曾想拼了命冲上去拉住剑晨的右臂,可惜根本不能靠近他的身体,便被那覆盖了全身的灰色流影反弹而回。

    而后一道

    刷!

    虎头正前方,突然闪出一道瘦小的身影,双臂大张着,竟然不管不顾,疾冲至床边,直接以身挡在了啸天拳与郭怒之间。

    郭传宗!

    当听到这声惊呼时,剑晨的眉头便是一挑,待再看清拳头正面的震惊脸庞时,挑起的眉头顿时又深深皱起。

    咔

    拳停虎散。

    力若千钧的一拳生生定在郭传宗鼻尖不足一指的地方,郭传宗甚至能感觉到那拳头上还未完全散去的半丝旋转力道,激得他鼻尖上冷汗大冒。

    “六哥,这是我爷爷!”

    郭传宗面上又是愕然又是震惊,顺着拳头,他不解地看着剑晨,讶道“你为何要杀他?”

    千钧一发之际,郭怒的大喊终于起了效果,已经渐渐恢复了一丝内力的郭传宗醒转过来,只是睁眼的第一幕,就是剑晨挥起气势磅礴的拳头,欲要至自己的爷爷于死地!

    心胆俱寒之下,本只恢复了不到一成的内力也在焦急中生生被压榨出了三成,这才能令郭传宗在生死一刻拦在郭怒身前。

    面对郭怒,剑晨能狠得下心痛下杀手,可面对郭传宗,这个就像是他亲弟弟一般,一直跟在自己左右舍命帮助自己的人,剑晨下不了手。

    于是,那杀意凛然的拳头慢慢往后收着,渐渐远离了郭传宗的脸庞。

    “小郭。”

    剑晨平静地看着郭传宗,并没有因为刚才想杀他爷爷的事情而流露出一丝歉意的神情,平淡道“你我有过命的交情,你爷爷这条命,就算是我还给你的。”

    有郭传宗在,杀郭怒已是不可能,剑晨弥漫全身的杀意在这一刻尽数隐去,一言之后,他转身便走,仿佛一刻也不想多呆。

    “六哥?这,这”

    郭传宗愕然着,看了看剑晨决然离去的背影,目光再四处转了转,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想找一个清楚此间情况的人,对他好好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