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30章 谁看到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的内力被吸了吗?”

    安安弯着腰,露出一副如花笑靥,很是俏皮地向委顿恼怒的莫风寒问着。

    “当然”

    莫风寒正自气极攻心,安安这一问,他顿时就要冲口而出,话至一半,面皮骤然一抖,嘴巴大张着,另半句话出口时已然变了样

    “不是!”

    不是!

    此言一出尽皆哗然,那些向费仲靠拢的断剑联盟中人脚步一停,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莫风寒。

    这般模样,莫风寒竟说他内力没有被吸?

    “莫前辈,你这是”

    要说最惊讶的,还要数费仲,他看着莫风寒神色变幻的脸庞,突然之间大脑有着一阵短暂的窒息,一句话冲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下去。

    莫风寒与他是一伙的,自己费了如此多唇舌才将大殿中这数百号人整合到一起,说不得呆会还要靠这些人将莫风寒救出来,而他却在这时反了口?

    难道这人被剑晨压制得傻了不成,竟然在这时倒戈?

    他却不知,此时的莫风寒正是有苦自己知,若是可能他当然想将剑晨这群人生生撕成碎片,可是他不能,不仅不能,还得极力配合安安。

    内力,在安安向他问话的时候,剑晨竟然又将他熟悉无比的冰寒内力反输回了丹田。

    虽然仍然只是呆了一圈就又反流而回,但莫风寒却感到,这次反输回他体内的内力比之前的量,要大上不少。

    他是个聪明人,剑晨如此做的目的他自然明白,这是剑晨在告诉他,你的内力,我是有能力全部还给你的!

    但凡修炼武功的人,比死还怕的,就是辛苦修炼了一辈子的内力在一朝之内离自己远去,并且越是修为深厚的人,便越加受不了这种打击。

    莫风寒的修为很高,所以他自然也不例外,先前的心丧若死乃是以为自己的内力再无回归己身的可能,而现下安安的突然出现,却令他看到了一丝希望。

    剑晨已经制住了他,为何却一直不杀他,反而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内力反输回他的体内?

    那是因为郭怒,若他死了,郭怒的消息便得随着他的死去而埋藏于地下,这是剑晨不愿意看到的,而又有费仲在前巧舌如簧,更令剑晨与玉虚真人这些人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所以安安才出来,希望借着他莫风寒的口,将费仲的努力化去一半。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对于莫风寒来说,此时费仲的计划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一身内力何时回到自己身上,所以,他并不介意临时反水,只要剑晨还他内力,这一切都无所谓,大不了

    在吼出那句不是之后,莫风寒的神色已经变得很坦然,只是心中想要将剑晨碎尸万段的念头早已生根发芽,甚至成长为参天巨树。

    为了内力他可以放下尊严,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能放下仇恨!

    “听到了吗?”

    安安笑吟吟的,却只有站在她身后的玉虚真人方才看到,她适才在弯腰时,另一只手隐藏在侧,狠狠地掐了剑晨腰际一下。

    “你们的莫大盟主可是亲口说了,吸内力的事情并不存在,所以什么邪门妖法的借口可是说不通的!”

    “你胡说!”

    费仲气得黑脸发红,气极败坏地怒指着安安道“谁知道你这小妖女使了什么邪法迷惑了莫前辈,他的情况分明就是内力顿失,这你怎么解释?”

    “你还真是傻么?”

    安安翻了个白眼,不屑道“天下间的功法多如天上星辰,能够压制人内力的功法又有什么稀奇,只能说你自己孤陋寡闻罢了!”

    她手一指莫风寒,道“你说他内力被吸,我就偏偏说他没有,不信,大家伙儿看看!”

    剑晨与她心有灵犀,安安这一言出,他立知其意,连又运起玄冥诀,往莫风寒体内灌入不菲的冰寒内力。

    莫风寒倒也是个老油子,这两个小毛孩子想做什么,需要他怎么配合,那是根本不须多言,直接便心领神会。

    于是,在费仲目瞪口呆地注视下,莫风寒支在地上的手掌上突然浮现一抹蓝芒,他连眨眼的功夫也没有,那蓝芒已然将他身下的方寸之地凝结上了一层薄冰。

    此等功力,只有他的冰寒内力方能做到!

    “看清楚了?被吸干了内力的人还能做到这些事?”

    安安轻蔑地冲费仲点了点,又抬手拍了拍莫风寒,赞赏道“做得好,呆会咱们就放了你!”

    “你!”

    活了这般大年纪,今日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像表扬小孩子一般当众戏弄,莫风寒心下的怒火差点忍不住没当场喷发出来。

    “就算莫前辈没有被吸内力,但是剑晨可是血盟的人,他杀了你们多少门中长辈,你们不会忘了吧?!”

    邪门妖法的事情已经不可再说,费仲眼珠一转,又转身对断剑联盟的人激昂地说道。

    欲想以亲情路线打动众人,先将剑晨的杀人魔头身份坐实,才能将断剑联盟这些人好不容易激起的同仇敌忾之心留住。

    “停停停停停停!”

    岂料一语方落,安安又大摇着头,阻止费仲道“谁说剑晨是血盟的人?你看到了?还是你看到了?”

    莫风寒气得牙根直痒,安安后面那句你看到了正是对着他在说,这是要将他的利用价值发挥到极致啊!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

    莫风寒气归气,感受到剑晨又往他体内灌入的内力,不得不违心地老老实实应道“没有,老夫也是听别人说的。”

    “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事情都没弄明白就着急忙慌地跑来找人报仇,也不嫌累得慌!”

    安安翻着白眼,又将莫风寒数落了一顿,这才转向费仲笑道“你看到了吗?”

    “我,我”

    费仲再度语塞,心中更是气极败坏。

    血盟向来神秘,见过血盟中人出手的都死了,鬼才看得到人是不是剑晨杀的,只是江湖中向来有此传言,费仲也只是利用剑晨的这个身份来作文章而已,若真要细究起来,在场谁能说他看到了剑晨手持血剑杀人?

    “我什么我啊你?”

    安安无奈地撇着嘴,冲费仲很可惜地摊了摊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