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8章 弱肉强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拉开他?

    本来因为发现挡在身前的人是白震天,剑晨伸出的手突然有着停顿,问傲天突然喊的这一声,令他诧异了一下。

    正是这一下,白震天的背影已迎着血龙冲了上去,剑晨再想去抓,却抓了个空。

    血龙大噬,只瞬间便将白震天的身形吞没入肚!

    没有预想中的爆炸,白震天的身形也没有被那狂暴至极的血龙撞个支离破碎,反而,两者竟然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融合。

    血龙,包裹着白震天,而白震天,也在抚慰着血龙。

    这哪里是攻击与被攻击?

    “好!”

    被血龙环绕在内,白震天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大叫,他的双手大张着,一副极为享受的模样仰首向天。

    而与之相对的,那狂猛暴虐的凝实血龙,竟然眨眼功夫便缩小了一圈。

    剑晨一惊,立即明白过来问傲天为何会说拉住他?

    白震天突然冲出,所为的,竟然是吸纳郭怒这狂暴的血龙!

    虽然还不知道他吸纳血龙是为了什么,可是,当场上千具尸体就摆在这里,白震天的目的,绝对不善!

    噼啪!

    雷电之力大震,剑晨那顿止了一下的右爪上突然青光大盛,生生在右手上覆盖上一层雷电覆膜,这才一把抓出。

    九天雷霆乃天下正气之源,正是至阴至寒的污秽血气之克星,他这一爪,直接将缩小了一圈的血龙身上抓破了一个窟窿,青光电爪直指白震天。

    嘭!

    白震天仍在背对剑晨仰头大吸特吸,然而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剑晨的电爪才到,他的背后竟突然耀起大蓬金焰。

    恍眼一看,金焰之中,竟还有着丝丝若脉络一般的血芒!

    咔!

    电爪顿止,天下至刚遇上天下极阳,正是棋蓬对手,电芒大盛的同时,金血之光也已大盛。

    剑晨只觉雷爪所触,直若滚烫乏红的金铁,抓,抓不动,透过雷电,滚滚灼烫直侵手掌,只片刻,他心中突升起一抹暴怒,这灼烫竟已超出他的忍受范围!

    “别着急。”

    白震天突然回过头,冲剑晨露出一口森森白牙,阴冷笑道“一个一个来。”

    刷!

    他的身躯骤然前探,那道血龙已只剩手臂般粗细的一截,随着他的移动被牵扯而去,只余一蓬硕大的金焰顶住剑晨。

    前方,郭怒正暴跳如雷。

    血龙是他所发,并且在刚才,无论他轰出多少掌,这凝聚血龙的血腥气息总会再度吸纳回自身,基本上没有半点消耗。

    可是白震天的出现,却令他辛辛苦苦吸纳炼化的血腥气息突然少了一大截,怎能令他不怒?

    于是,在白震天向他逼近时,其实郭怒也在作着同样前冲的动作。

    “还给我!”

    他像是一个久催无果的债主,而欠了他极重要东西的,正是白震天。

    通红着一双眼,郭怒面上暴虐大起,以拼命的架势狂扑而上,迎着白震天阴冷的面门便是一拳。

    白震天的眉头一皱,这拳,就真的只是拳,没有如降龙掌般血腥外放,这令他似乎极为不满。

    噗!

    骤然点出一指,正好截住郭怒的拳,以郭怒现下的实力,他这指竟然点得轻松写意,全然没有出现被一拳轰飞的情况。

    “这怎么行?”

    白震天皱着眉头说道“我供了你上千人的血气,你就回报给我一个拳头?”

    “来吧,认真点。”

    话音未落,指尖轻颤,从中透射出一抹金红相间的光芒,指风如箭,竟一指穿透了郭怒的拳头,鲜血狂飙间,指箭势如破竹,直奔他面门而去。

    “哼!”

    拳头被洞穿了一个血洞,郭怒却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他重重一哼,指箭已在眼前,却不闪不避,直接疯狂到以爬满皱纹的额头硬生生撞了上去。

    “不要!”

    郭传宗从后看得大惊,头部虽然是人体最坚硬之处,可武者之拳,练到极处足可开山裂石,一双铁拳的坚硬自非等闲。

    拳头尚且被白震天一指洞穿,又何况他的额头?

    震惊狂喊时,那金红指箭已然快到郭怒脑门,郭传宗的眼前似乎已将要看到爷爷脑浆迸溅的一幕,这令他的心狠狠揪紧。

    却不想,郭传宗目眦欲裂所见的结果,竟是

    一阵风,郭怒迎头而撞向金红指箭的结果,竟然只是一阵风将他额头两缕白发吹拂得往两旁散开了几分。

    指箭透脑而过,而实质性的伤害却半点也无。

    白震天的眉头皱得更深,他阴鹫的眼眸深深看了郭怒一眼,身形一晃,人已消失在郭怒眼前。

    “想寻死?我同意了吗?”

    无尽血色中,白震天冰冷的声音飘忽无踪,对于郭怒,他表现出来的,竟是不屑。

    不,不光是不屑,似乎当中还有一抹食物的味道!

    无论是心胆俱寒的郭传宗,还是正与金红烈焰抗衡的剑晨,抑或柳眉紧皱的安安,心底同一时间浮现出的,竟是这两个荒诞的词。

    食物!

    白震天给人的感觉竟不再是人,而是野兽,弱肉强食的野兽!

    他紧紧盯着的弱肉,竟然是疑似已超脱宗师之境的郭怒!

    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却又何等的已成事实。

    白震天的修为如何,当日在剑冢时,剑晨已有过见识,至少,是在伍元道人之下的。

    安安也正是因此而柳眉大皱。

    据她先前所见,白震天在对付问傲天时,面对修为并不算太高的问傲天,他尚不能做到一击必杀,甚至还中了问傲天苦心布下的水月无间阵,被围困了好一会儿。

    可是现在,应该说,是在问傲天突然出现吞吸了那条血龙之后,这一切,已然有着超出她理解认知的变化。

    一条血龙,虽然是郭怒含怒出手的血龙,再怎么说,也只是一招功法而已,当中的劲力,恐怕不如郭怒本身丹田内息的十之一二。

    然而就是凭着这十之一二的劲力,白震天竟然一跃而上,直面郭怒上,竟然已经可以用对待食物的口吻来蔑视他。

    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的目光一转,望向正竭尽全力往大门外爬的问傲天,恐怕,只有此人才知其中因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