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百七十五章377 八爷为帝五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梆梆梆,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三更的梆子声敲响,沉浸在温柔乡中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他转头看到身边睡得香甜的女子,眼睛变得温柔。十一坐起身,将早就准备好的黑袍子从柜子里拿出来披在身上。昭容昨天晚上被他累惨了,他如此动静,昭容也没有苏醒。十一笑了笑,低头在昭容的额头吻了一下,转身开门而出。

    门外站着三个黑衣人,没有蒙面,可以看清楚他们的面容。这三人的相貌很是年轻,看起来与十一差不多大乃是十一专门培养的心腹。这些年来,十一做了很多,其中一项就是暗中收养了一批孤儿乞儿,用王之力让他们对自己忠心耿耿。他安排一部分人拿着他提供的商业计划去帮他赚银子,一部分人参加科举,一部分人加入军队,剩下一部分人则成为他的暗卫,帮他收集情报,做一些不方便光明正大做的事情。

    “走吧!”十一轻声丢下一句,带着三个人飞快地融入了夜色之中。

    四个人走了不久,来到一处府邸之前,大门的牌匾上写着四哥大字“雍郡王府”。四哥人没有从大门进入,绕到一侧,翻墙进入了雍郡王府。雍郡王府的防卫很严,但再严也比不过皇宫,十一可是能够在皇宫自由进出的。他站在落地点看了看,确定了如今的方位后,朝着某个小院走了过去。这个小院非常偏僻,里面所住得人更少,只有一个主子,一个小厮和两个做粗活的老嬷嬷,仿佛很不受重视一样。但这样更受怀疑,不是院子的主人喜欢安静就是四爷在以此种方法保护院子中的人。

    四个人进入院子,没有惊动老嬷嬷和小厮,径直进入了主人的房间。其中一个黑衣人点着了熏香,这熏香能够致人昏迷,效果非常强大,不过他们四人都服过了解药,没有受到影响。

    小院的主人被熏得昏迷过去,怕是打雷也无法将其惊醒。一个黑衣人挑开蚊帐,十一伸首往里看了看。床上睡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长相普通,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十一却知道这个男人十分不凡。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四爷的首席谋士戴铎是也。他出了很多点子教四爷如何谦恭为皇,帮他制定夺嫡策略。可惜正应了那句话“狡兔死,走狗烹”,雍正即位后,戴铎没有捞到什么好处,先被发到年羹尧处当差,然后被雍正指为贪官,最后被雍正处死。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像四哥一样卸磨杀驴的。”十一点点头,道,“就是他了,带走。”

    手下立刻张开一个大麻袋,将戴铎装进麻袋里,其中一个身材高壮的手下背起麻袋,四个人又像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雍郡王府。

    翌日一早,王府总管屁滚尿流地跑去见四爷,将戴铎半夜失踪的事情回禀给了四爷。四爷正端着茶碗,手一松,茶碗跌落到地上,碎了。

    “不见了?”四爷从牙缝里面挤出击个字,“还不快去找。”

    总管立刻退下,就要吩咐人去找戴铎,四爷又突然叫住了他,“算了,不用找了。”

    能够在他的府中悄无声息地绑走人,除了皇阿玛,还会有谁?就算是太子也无法做到。难道皇阿玛察觉到自己的心思,故此对自己做出警告?四爷被这个猜想吓出了一身冷汗。皇阿玛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吧?毕竟自己只是刚刚升起了小心思,还没有付诸行动,自己也没有对戴铎透露太多。

    “下令府中所有人大楼不得提起戴铎这个名字,就当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四爷冷声吩咐道。

    “是!”总管汗流浃背地应承道,虽然不知道主子为什么改主意,但这件事情明显不是他这个级别可以参和的。主子怎么吩咐他就怎么做好了。

    另一边,十一没有一点儿晚上出去做贼的疲劳与不适,容光焕发地带着新出炉的娇妻去宫里面拜见康熙**ss和宜妃娘娘。因为“福星”的关系,康熙很喜欢十一这个儿子,疼爱程度只在太子之下,连十三和十四这两个历史中塔很疼爱的小子也要靠后。现在十一更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让他更加高兴,各种赏赐流水一样送了出去,让十一大赚一笔。宜妃娘娘比康熙更开心,十一是她最疼爱的儿子,昭容是她最喜欢的侄女,两个成为了一对,她对他们的疼爱合在一起可不是一加一这么简单,而是翻了无数倍,连胤禟都忍不住吃醋了。

    宜妃戳着二儿子的脑袋“你有什么好吃醋的?额娘的大部分私房都给你做生意去了,难道不是疼你?”

    胤禟呵呵一笑,跑到十一身边“十一,娶了老婆的感觉怎么样?”

    十一扬起灿烂的笑颜“非常不错!”

    胤禟猥琐地一笑“表妹这么漂亮,滋味肯定不错了。你也开荤了,要不要哥哥送你几个美女,偶尔调剂调剂?”

    十一赶紧拒绝“算了吧,我不喜欢家里面有太多的女人,正事干不了,却要花我的钱,太不划算。九哥,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冤大头,府里面养了那么多的女人,儿子也没有给你生一个,却总是问你要珠宝要银子,多浪费啊!”

    还有这个说法?九阿哥猫瞪狗呆,自己弟弟的脑袋里面装得是什么?不过想想,他说得有几分道理完了,九阿哥的思维被带歪了。

    宜妃和昭容都听到了九阿哥先前的话都有几分不悦,十一才和昭容成亲,老九竟然就要给他塞女人?宜妃柳眉一竖就要教训二儿子,结果还没有开口就听到了小儿子的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胤禟啊,我觉得你弟弟说的不错,你养的那些女人纯粹是浪费你的金钱,不如你将这些人给赶走,额娘专门给你找两个能生养的放在身边,绝对不让你吃亏!”

    胤禟“”

    额娘,求嫑!我的女人我会养,不吃亏,绝对不吃亏!

    翊坤宫一派欢乐,良妃处却凄凉无比,听说昭容今天进宫和十一拜见康熙宜妃和太后,良妃在自己的寝殿里面恶狠狠地诅咒昭容,她认为儿子不结婚,错处全在昭容身上这女人,不想说她什么了诅咒了昭容,她又开始咒骂八阿哥,骂他没办事,无法带给自己尊贵的地位,还不如当初生下他就掐死他。良妃骂得痛快,没有发现金银丝站在屋子外面冷冷地瞪着她。

    金银丝为八阿哥委屈不平,历史上八阿哥为了争皇位落得那么凄惨的下场,为的是谁?一半都是为了良妃这个母亲,结果良妃根本不是真心对八阿哥,只是将他当做自己晋升的工具,比德妃还要可恶。幸亏原主已经死了,否则见到良妃的这一面不知道多伤心!

    金银丝拂袖而去,从此之后除了过年过节,再也没有踏入过良妃的寝殿。没有儿子的支持,良妃在宫中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没有到康熙五十一年,只不过康熙四十三年就因为一场风寒丢掉了性命。死的时候以嫔的待遇下葬,连妃子的规格也没有捞到。

    良妃去世那天,十一去上了三炷香,回府后就将自己关在书房整整一天,不吃不喝。下人们担心十一的身体,不得不请出已经怀孕的昭容,让其去劝说十一。

    昭容挺着九个月大的肚子来敲书房的门看来果然是八阿哥的身体有问题,以致昭容嫁给他近三十年也没有生下一儿半女。但这一世,胤禩用的是大神出品的身体,各项机能棒棒的,使得昭容很块就怀了孕,于康熙四十年的时候生下他们的大儿子弘炅。如今,昭容已经怀了第二胎。有了儿子接班人,十一夜实现了他的誓言,只一心一意对昭容好,不接纳另外的女色。即使康熙有意为他选择侧福晋,他暗中出手,使得事情不了了之。他很注重维护昭容的声誉,绝对不让其跟前世一样获得“妒妇”的称号。因此,众人都以为事出巧合,没有怀疑到十一身上,更加不会败坏昭容的名声了。昭容却是知道自己的夫君暗中动了手脚的,感动之余,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她的一颗心如同前世一样投在了胤禩身上。

    敲半天,门内传出一道嘶哑的声音“走开,别来打扰爷。”

    昭容的手顿了顿,继续敲门“爷,是我。”

    门内“啊”了一声,十一立刻打开了房门,伸手扶着昭容“你都快生了,怎么还到处乱跑?”

    “我这不是担心爷吗?你一天没有吃饭了,对身体可不好。”昭容示意身后的丫鬟将食盒提劲书房里,转眼看到十一微红的眼眶和下巴下面青色的胡子茬儿,忍不住心疼不已,“爷,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说,我虽然帮不了你什么,但能够帮助你分担难过和忧愁。”

    十一闻言感动地抱住昭容,将自己的脑袋放到昭容的肩膀上,感叹地道“我不是难过,我只是一时接受不过来,那个人本来不该诊脉早死的,结果却将自己作死了。我都不知道该为她伤心还是觉得她活该。”

    昭容心中一动,十一说的难道是良妃?他曾经和良妃发生过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吗?虽然这么想,但昭容聪明地没有询问。等到十一的情绪平复以后,她将十一拉到桌子边,亲自服侍他吃饭。因为十一一天没有吃饭,厨房给他准备的并非大鱼大肉,而是一碗熬得很合适的白米粥,几个小菜和两个银丝卷。十一经过这一天以及昭容的出现,已经将良妃给放下了,心情轻松之下,吃饭吃得格外香甜,使得昭容也不由吞了屯口水。

    十一笑道“要不要厨房再给你准备一份?”

    昭容白了十一一眼“你把我当猪养吗?”

    十一呵呵一笑“当然不是,我只是把我们的儿子当猪养。”

    “你就不怕你儿子吃得太壮了,生产时被卡着出不来?”

    “呸呸呸,这话可不能乱说。童言无忌,随风而去。”

    昭容吃吃地笑“看你这样子,我不过是开玩笑。”

    忽然她眉头一皱,哎呦一声。

    十一急忙问道“怎么了?”

    昭容扯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抽气道“你儿子听我们谈论他,迫不及待想出来。”

    十一大惊,一把操起昭容,公主抱地冲出书房朝着产房跑去,边跑边叫“快来人,去叫产婆,叫太医!”

    一阵兵荒马乱,昭容生下了与十一的第二个儿子。消息传到宫里,宜妃开心地给儿媳妇和小孙孙准备补品和礼物,康熙也很高兴地捻了捻胡子,提笔写下弘旺这个名字赐给小孙孙。

    金银丝听到这个名字有些不舒服,这本来是八阿哥的儿子的名字啊,现在却成了别人家的了。抬眼看到一张英俊的脸朝着他微笑,金银丝也笑了,当即就将这丝布舒服抛下。弘旺就弘旺吧,反正自己这辈子是不会有孩子了,就便宜十一家的了。

    十一抱着小儿子感慨万千,小儿子的模样长得与前世儿子的模样一模一样,而且名字也是弘旺,他能够断定,这个儿子就是他前世的儿子来转世了。

    “弘旺,阿玛这一世一定好好对你,让你开开心心地长大生活,绝对不会让你再如同上一世一样顶着罪人之子的身份憋屈地活着。”

    小婴儿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格格地笑开了,小模样着实让人喜爱。

    时光如流水,转眼,小婴儿到了该上上书房的年纪,九龙夺嫡也即将正式展开。索额图在五年前就被康熙以“议论国事,结党妄行”的罪名交宗人府拘禁,不久死于禁所。太子早就被索额图教歪了,即便没有索额图,他也变不会康熙认可的太子形象。而且没有了索额图的帮忙和策划,太子越来越肆无忌惮,不但得罪了许多宗亲,脸大臣们也对太子有所不满。康熙将一切看在眼里,为了整个大清朝,他已经开始思考要不要换一个太子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