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给他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跟着杜声的人,急忙过来,打扇的、端水的、捶背的,纷纷乱乱忙了很久,他才渐渐止了咳嗽。

    “他是丧家之犬。”杜声像是怕李花儿没听清楚一样,得意又说了一次,语气越发阴冷了。

    李花儿甚至能想象到,在他的那张面具之下的脸,带着怎样扭曲的喜悦。

    她面色平静地看着在湖面上起起伏伏的拐杖,淡然道:“就算是沈家出事了,他还有兄长好好地做着将军,还有做皇后的姨母呢。”

    杜声摆了摆手,让围着自己的人退下,他则是像看傻子一样,艰难地抬头看着她。

    “兄长?皇后?”他冷声道,“李掌柜,是在同我说笑吗?”

    且不说如今京中这等情况,已经到了帝后、父子、兄弟相疑、相嫉、相恨的地步了。

    就算是如今皇后仍有权柄,而她的嫡亲姊妹却站在了皇后亲子的对面,甚至要害死她的儿子。

    凡此种种,皇后怎么可能还会保护沈家的那两点血脉?

    只怕恨不能活拆了这二人的骨肉吧?

    再加上这一触即发的局势,沈将军自顾不暇之际,又如何保护沈珩这样一个早就被逐出家门的罪人?

    所有这些意思,都藏在了杜声带着些许疯狂的话语之中了。

    疯狂之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甚至咳出了点点的血丝,将那浅青色的帕子染上了难看的暗色。

    “所以,李掌柜还是想清楚吧。”杜声看都不开,随手将帕子丢给了一旁的婢女,喘息着说道,“将我要的东西给我,我或可能保住你家人的平安。”

    李花儿的眼睛,却一直停在那湖中漂浮的拐杖上,看不出是喜是悲。

    杜声冷漠地一笑,道:“回去吧。”

    众人连忙抬起了藤椅,就要往回走。

    “明晚,最晚到明晚,”离开之前,杜声对着李花儿冷笑道,“否则你认识的每一个人,就会在扑卖大会的当天,挂在那亭子上。”

    直到此刻,李花儿的眼神,才终于转回到了岸上。

    而杜声的队伍,却已经走远了。

    岸上的工匠已经忙碌着,四周的商贩铺户依旧叫卖着,似乎没人发现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

    只有那个婢女,走过来,含笑对李花儿施了一礼,也跟着离开了。

    带着居高临下的施礼与得意。

    直到这些人的身影都消失了街角,李花儿才长叹了一口气,笑了。

    “真是的。”她摇摇头,自言自语了三个字。

    两年前,两年后,这位聪明的陶大少爷,还是没有长进呢。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样浅显易懂的道理,他怎么

    每次都将自己当成黄雀呢?

    他难道从没想过,黄雀的身后还有其他的猎手吗?

    李花儿想着,闲适而惬意地回头,又看了一眼湖心亭的风景。

    “好好的美景呀,若没有这一出,就美满了。”她自言自语了一句,迈步回到了鸿升客栈。

    这天夜里,下了一场小雨,至日升时便止住了。

    外面依旧是如常的热闹。

    只不过,直到第二天的午时,李花儿都留在鸿升客栈,没有出来。

    杜声的手下都在客栈附近埋伏着,监视着她。

    不过李花儿却不是很在意,只是慵懒地靠在窗前发呆,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

    就在午时的时候,这人群中,忽然多了一个身影。

    那个玉虚的道士,穿着一身有些眼熟的干净簇新的道袍,扛着个“神算”的幌子,在街上大摇大摆地走着。

    似乎、好像、大概,玉虚抬起头,看了李花儿一眼,并且笑了一下。

    只是除了李花儿之外,没人留意到这一幕。

    一笑之后,玉虚就拦住了一个路人,口若悬河地说了一大堆话,赚得了一两银子的卦钱,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李花儿看见的时候,掩嘴笑了。

    瞧这道士,说要去终南山修仙了,此刻却还是跑回了俗世之中,管起了红尘之事。

    李花儿觉得,如果现在去问他,他定会说:“那小丫头答应给我盖的道观,还没盖好,我岂有地方修仙?”之类的托辞吧。

    李花儿想着,觉得更好笑了,而昨夜直到现在的烦忧,终于少了一大半。

    玉虚道长的出现,说明清水河隘口之上,拦截兵器船队一事,已经成功了。

    可惜她不能过去问问玉虚,李大和沈将军如今可安好。

    李花儿想着,终于舒展了一下坐得发酸的腰肢,起身离开客栈。

    跟着她的那些人,慌慌忙忙地都要过来继续跟着她。

    岂料她却径直走到了湖边,找到了依旧在那棚中看守的婢女前。

    “这个,”她将一块很小巧的玉佩递给婢女,笑道,“给你家主人,告诉他,若是今晚我看不见沈珩,那这块玉佩的主人,他也看不见了。”

    婢女没动,只是不解地看着她。

    “姑娘是想通了吗?”她问。

    李花儿将玉佩抛了过去,婢女不得不接在了手中。

    “今晚子时在湖心亭,我要同他叙叙旧。”她有些漠然地说完,也不管婢女是什么脸色,转身就走。

    婢女捏着玉佩,脸色阴沉地看着李花儿背影,气得直咬牙,却又不敢十分耽误,只好吩咐了岸上的人继续监视着李花儿,自己则离开。

    只是,当婢女回到了杜声府邸的时候,尚未进门,就听见屋内传来了东西破碎的声音。

    紧接着,是杜声带着粗重喘息的咳嗽声。

    因着杜声住的地方格外安静,所以那咳嗽声,也格外刺耳。

    婢女急忙问外面站着的小厮:“怎么了?”

    小厮小声道:“往北面去的船,出事了。”

    婢女听见,心内顿时慌了,急忙快步进去。

    只见另一个人婢女正给杜声捶背顺气,见她进来,还使了个眼色,微微摇头。

    屋内的地上,杯盘碗盏、笔墨纸砚,被人扔了一地。

    婢女见状,正犹豫要不要上前的时候,杜声却已经看见她了。

    “怎么了?”

    三个字的长度,杜声咳了四声才说完。

    婢女施礼道:“主人,那个李花儿让小女将这个东西送来。”

    说着,双手将玉佩捧在了他的面前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