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议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刘璋从一边拿出自己制作的硬毛笔,沾了一点墨水刘璋开始写上一份标准的煮盐计划书。从最初的产量到人员,包括每顿饭的开销,支出,一直到新加入人员的计划,对于最近的安排要求总结,反正看起来就是一份标准模版的现代工作企划书。这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夸张的形容词,也没有任何浮躁的词汇。

    有标题,有隔段,有字符,有数字。数字他们都是认识的,那种标点符号他们也理解了。刘璋写的完全是纯粹的工作安排,以及对以后工作的安排。甚至于对新加入的流民都有了安排,以老带新?

    “工作计划,包括汇报工作将就的是重点,我们是干大事的,不需要那些没用的东西。在好的文采也不能帮我们成就大业,简单明了就是最好的安排。你们觉得呢?”对于聪明的人,刘璋觉得讲道理就可以了,没必要说那些不好听的话。

    法正看完传给了张松,两个人沉默之后才说道:“如此工作安排,当真是详细。我等以前着实不够谨慎……”法正立刻说道,对于这些安排他觉得很是认可。

    “做好安排,方能临危不乱。无论世做事,还是打仗,有了安排自然心里会安稳很多,张松学到了……”有才之人自当明了,张松却是突然发现自己不够严谨了。生活上的放荡一点,不拘一点自然无疑,可是工作上的态度就需要严谨。就像是主公说的那样,自己是要干大事的人。

    “我不要求你们现在就这样,但是却可以慢慢朝着这个方向学习。我回头把一些写作上的东西交给你,比如说工作安排,管理制度,计划书,规划之类的东西。咱们是官员,当然需要学习一些有用的东西。我不敢说这样做一定是正确的,但是你们不妨看看。下午我把写好的东西交给张松你,你去把这些东西印刷出来发给各部官员。”这种东西更像是一个态度,工作就是工作的态度。

    “主公,如此安排事情,我等突然觉得好生无用。”法正有点气馁,同样是做一件事,为什么刘璋就可以这么的有章法,怎么就可以说的头头是道呢?这对于心高气傲的他们真的很有打击力。

    刘璋才不会说,这是刚踏入社会那会,被公司的那群领导人天天叫骂才学会的。那个时候刚刚踏入职场的刘璋,基本上每天都是在领导的训斥中度过的。早上起来心情不错很好,批评一顿。中午好不容心情回复了,好嘛在开一次会批评一顿。到了下班心情勉强好了,嘿嘿来开会……

    这样的日子差不多过了一年多,刘璋终于放弃了在社会上面混着。自己终究是一个弱者,没有在社会上面坚持下来。后来在乡村里面混了好久,才逐渐习惯了,也慢慢的成长起来。果然最能教会你的俄不是老师,而是生活……

    “咱们益州目前不需要对外用兵,现在也不是时候。外界的英雄好汉太多了,如果我们一个一个的去打他们,恐怕会死伤太多。这不是我想看到的,现在那曹操宛如疯狗一样的四处出击,我们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再次,我们努力发展人口,发展经济。以后我们兵强马壮之时,那曹操就算是坐拥天下?又有何妨?更何况我们已经算计那里了,占据了那里便可以观山观虎斗不是吗?”汉朝时代的天下,刘璋只能笑而不语。

    “主公如此安排甚好,按照现在的样子,只需要短短一年时间,我们益州足可以傲视天下。”法正对于发展还是很看重的,尤其是这一次自己出谋成功的话,那么谋夺了那里之后恐怕真的可以这般。

    张松却是说道:“蜀地虽然富饶却是偏据一方,守成有余,进攻不足啊。这次的计划必须成功,如若不然我们还是会被困死在益州之地。”张松觉得只要蜀郡益州虽好,可终究被围困之地,别人不好进来,自己也不好出去。

    刘璋点头说道:“张松之言,在理。此次等四位将军计谋成功之日,我们便可翻身行动了!”法正出谋下了一盘大棋给天下人看,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了,不知道那人才情如何了。

    “主公不如我们在麻痹那张鲁?招他前来看看如何?如若前来当用之,如若不来当阀之!”彻彻底底的阳谋,你来了我就用你。你不来,我就去收拾你。这还真是简单的说辞……

    说起来现在的世家和豪门都不在南方和北方这里,大多在曹操和刘表那里,少许的在喝杯袁绍那里,至于袁术?那里也有少许的世家,或许说世家的前身。偏偏蜀郡和汉中这里,基本上没什么大的世家,也有是一些小世家。当自己携雷霆之势来袭,这些小世家不得不遵守自己的命令。无论是政策还是命令必须服从,直到自己到了那河北或者山东之时,恐怕就是真正要动刀子的时候了……

    “哈哈,张松此言差矣。那张鲁必定不会来,公祺家虽然全在我蜀郡,主公召唤却不回来。之前杀我们的使臣难道张松忘了吗?我益州目前兵马粮足,兵强将广,那张鲁凭什么与我等交锋?曹操兵马良多,切手下将士居多,可那张鲁却没有曹操那等人才,不过手下兵士多为愚忠之辈,此番用计当果断。”说话的功夫黄权也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刚才听到了刘璋等人的谈话。

    “公衡快快请坐,府内之事繁多,真是麻烦公衡了。”对于黄权整个人,刘璋还是用的蛮顺手。有才能,为人也不迂腐,学习东西也快。算得上一谋士,也算的上一不错的文官。

    “主公,最近府内进账颇多,公衡一人处理不完,特来求见主公。”黄权也是无奈啊,最近徐诚整合了府内的商品,大量的白盐,麻布,肥皂疯狂的售卖。府内的钱粮是拉回来了一车又一车的……

    “还真是麻烦啊,看来招募人才变得刻不容缓了。公衡府内的事情你自己定夺就可以了,无论是用人还是如何你都可以自己决定。”刘璋知道黄权的为人,只管放权给他们。

    说完,刘璋起身说道:“现在有两件事要做,第一件事我会写出各种文本以及题目,张松你印成纸张散发整个益州,凡是对于我写的题目有心得的都可以来蜀郡为官,其次我会把之前说的文本写给你,印刷出来散发出去。至于法正,煮盐的事情可交给信任之人做工。你还是负责蜀郡的事情吧!”事情要一步一步做,刘璋决定要从简体字入手,想要来我蜀郡当官?可以,先认识简体字。至于张鲁的事情,几个人也点到为止却是不能在多说什么了。

    “对了,张松回去让人把纸张切割成一指之长,然后用胶之物粘其一边。制成书本样式,最好能做上百本送过来。”在没有特别好的联络工具,刘璋能用笔记本这种东西来安排事情了。

    “法正切随我去纺织工坊看看?”对于纺织工坊刘璋还从来没去过,那里都是一些苦命的女子。算起来织布机也有百十台了,一天出产的布匹也非常客观了。原本益州的布匹价格昂贵,大量的麻布还需要从外地运来。可是现在在看,除了高端的蜀锦还有一些市场,一般的麻布已经被刘璋全部拿下了。

    “主公,现在我们一天的布匹出口非常大。光是这一项就抵得上整个益州的收入了。”以前的富饶只不过是百姓有口饭吃,可不是真正的富饶。这也是刘璋走访之后发现的,的确比起外面的战乱之地,这里的确称得上富饶了。

    “法正你只是看到了一点啊,光是布匹吗?你就没有发现女工织布所需要的原材料也在大量的需求吗?这就引得人们不停的收集原材料?那些人种植了大量的荨麻,大量的养蚕,然后这些都需要有人去做?然后织布机会用大量的工匠,然后就会有人去砍树?这一环套一环带动的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布匹生意啊?对他带动的是我们整个蜀郡的活路……”这大概就是最基本的经济效益,一方的发展会带动一大群的附属产业发展。

    细细想去,在联想一下自己煮盐,带动了劳动力,带动了那些制碳?那些黑煤?等运输力,似乎自己煮盐却养活了不少的人。人人有工可做,只要努力就不会饿肚子。然后这些做工人的孩子还可以去蜀郡的学堂学习?现在那些学堂已经开设了三大间,光是青年都有了二百多名了……

    “孝直明了,原来还有这等道理!”为什么说谋士只能是谋士,却不是安定一方的官员?在刘璋看来,这些汉代的谋士不过是从别人做事,为人,行为上判断这个人,然后了解这个人。然后根据这些人的性格,在想办法。真正给他们一方之地,想要发展起来,只能是说笑。就算是那诸葛亮在西蜀,也不过是大力发展蜀锦,发展农桑而已。这也算是发展?对于古人,有时候刘璋真的想不通,明明每天用着那些所谓的奇淫技巧,却口口声声说这是歪门小道。当真是贻笑大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