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三曹操,你全家好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有很多变故了,消息应该快到了长安,等庞德和阎行到了自己就不用在急切了。这个时候曹操手下的典韦,曹仁,曹洪这些悍将都还在。后面更有李典,于禁这些名将,虽然现在还不出名可也比刘璋多……

    目前看来,刘璋这里能打能带兵的只有张任、吴懿,其它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弊端。要么就是武力可以,脑子少点。要么就是脑子够了,基本没啥武力,这就很尴尬了。这让刘璋很明白他们的弱点,单独拉出去恐怕会死的很惨。

    这就是摸准了敌人算计,比如说刘璋对阵关羽,估计会耍很多小阴谋,那人傲气的不行实在太容易算计了。更何况他又不是超人,算计他太简单了。如果换成司马懿这种见事不对,立刻就溜走的人,这才算是麻烦呢。

    刘璋目前手下能独挡一面,且有勇有谋的大概只有张任,徐晃,吴懿。仔细思索了一下,刘璋也没想到能找到谁帮自己,比起刘备自己的汉室正宗到感觉是假冒的啊。这就让人很伤感了?莫非真的是刘备长的太招人喜欢了吗?还是说自己长的太差劲了?可我也不丑啊……

    一路疾驰在快到宛城的时候,刘璋还休息了一晚上,免得路上中了曹操的伏兵。身边跟着李儒加上几员副将,着实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武将。在接近宛城的时候,刘璋放慢了行军速度,路上不断用望远镜观察远处是否有伏兵……

    “报,主公前方距离宛城不过五里路,已经看到了曹军的营寨。”探子不断的来报,看来曹操还以为自己在攻城吗?

    刘璋点头说道:“再去探……”一共撒出去十波探子,保证了小心的准确性。

    “主公,骑兵已经全部在襄阳,如果曹操派出骑兵我们恐怕很难靠近宛城。”李儒很是担心,刘璋除了前锋带了少量的马匹,后面全部是步卒。

    刘璋点头说道:“不会的,我就这么点兵来救援,可是曹操不会这么想。他会觉得我埋伏,除非他自己确认了,不然他不会分兵与我交手。”曹操这个人的多疑堪比司马懿,甚至比司马懿还多疑,这种人连番中计一定会小心在小心。

    李儒沉思说道:“曹操此人多疑的很,只怕他多次中计,这一次反而将计就计,到时候我们只怕要危险了。”的确曹操是奸雄,三番五次被刘璋算计,这一次很有可能不中计。

    刘璋也放慢了速度,的确这人有时候很复杂。自己如果真的被曹操硬干了怎么办?可是已经到了跟前只能见机行事好了,只要曹操不是闷着头上来就抽自己,自己也不会害怕的。更何况曹操打了自己,冷苞和吴懿应该会出城来救……

    一边思索一边行军,二里路的时候刘璋已经遇到了曹军。领头的正是曹操,这老东西真的要抽自己啊?刘璋有点咂舌,这曹操说不定带了十万兵?不过这个时候他应该没这么多兵吧?

    远处曹操的脸黑的不行不行的,身边的将士也是一脸的阴沉,这把刘璋看的浑身一凉,这是要干嘛啊?小心的策马来到前面远远的喊道:“曹司空,你这是要干嘛啊?”策马来到阵前,准备和曹操聊聊人生。

    曹操也策马来到前方冷笑说道:“阳城侯(刘焉父亲的爵位,刘璋继承)好谋算啊,一把火烧了我的曹营,现在又攻打樊城?现在樊城已经落入阳城侯的手中了吧?”曹操心里气啊,看着那装傻充愣的小子,曹操真恨不得过去手撕了他!

    刘璋下马对着曹操恭敬行礼说道:“曹司空好……不过曹司空不亲切啊,你可以称呼我为璋,我可以称呼你为操,所以操你全家好吗?”弯腰行礼,尊敬有加,整套程序完美无瑕。他现在不懂没关系,以后刘璋会告诉他的。

    曹操那里懂得自己这个名字有多么的犀利?冷哼一声:“不安好心?如今你只有这区区万余人,我杀你如探囊取物。”曹操挥着手中的鞭子直指刘璋,枭雄气质一览无余。

    刘璋却是翻身上马笑道:“是啊,曹司空何等厉害的人物?不如放了在下?”舔着一张天真的脸庞,刘璋并不怕曹操和自己翻脸。

    按照正常情况,他已经攻城四天了,居然还有心情和自己说话,这足以证明他并未建功。如果城破,或者曹操取得胜利,他那里会黑脸?早就咧着嘴巴过来嘲笑刘璋了,那里还和刘璋说话?

    曹操深呼吸一口气,眼神扫过后面的兵卒。他看到刘璋身边居然没有将领?只有一个人?嗯?瞬间曹操的眼孔瞪大了,那人他怎么不熟悉?号称董卓身边第一谋士,曾经他还和那人谈论过……

    一瞬间曹操的心中流转了好几道心思,他已经知道主攻樊城的是徐晃,那么西凉的马腾?马超呢?还有那个曾经追杀他的金色铠甲将士呢?攻城用不上骑兵,那么那三个人在那里?曹操下意识的忍不住朝着四周看去,生怕那三人从后方杀出……

    “李侍中许久不见,自从长安一别已是数年不见,现如今阁下居然屈居阳城侯麾下?”李儒这个人早些年霍乱朝纲,其见识手段当成狠毒至极,却十分有用。最主要的是这个人对董卓忠心耿耿,以前曹操觉得这种人该杀。可是现在,他混到了董卓那一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需要一个这种老谋深算,眼光毒辣的谋士。

    李儒双手行礼说道:“司空大人,李儒不过一无用的谋士,现在不过是想在阳城侯下养老而已。”李儒这么明显的睁眼说瞎话,刘璋都忍不住想要鄙视他,区区四十来岁也想养老?

    曹操却是笑道:“李侍中现在怎么会显老呢?如果阳城侯那里住的不舒服?不如来我许都住上一段时日?”

    刘璋脸一黑,这曹操有病吧?这当面拉人的毛病跟谁学的?怎么看着像是和自己学的呢?怪不得刘表那时候脸色那么难看呢?刘璋撇撇嘴说道:“曹司空好生不要脸,不如你让麾下荀彧,郭嘉,典韦,夏侯兄弟来我长安住一段时间怎么样?对了郭嘉就算了,那小子虽然聪明可是有病,过不了几年就要死了……”刘璋没过脑子就说了出去,可对面的曹操已经张大了嘴。

    自己手下有什么人,这刘璋怎么这么清楚?这就算了,可是郭嘉有病是什么意思?过不了几年就会死?这让曹操有点呆滞,郭嘉他刚刚拜为祭酒,怎么一转眼别人就要说郭嘉玩完了?

    “阳城侯好打算啊,宛城已经要被我军攻破,可阳城侯却带这么点人?”曹操眼神一阵乱转,不知道心中想了什么阴谋诡计。

    刘璋可以感觉到曹操在拖延时间,可他拖延时间干什么?莫非说曹操在撤军?刚才在攻城,此刻自己来了,他也害怕被自己围攻,这是要迅速撤军固守吗?只有这个理由才是他会在这里和自己胡扯……

    刘璋心中明悟神色一转:“曹司空,你猜猜马超和张任在那里?那三支西凉铁骑在咱们说话的这段时间到了那里呢?”刘璋笑眯眯的看着曹操,不知道自己这么忽悠人到底好不好。

    曹操心中闪过一丝慌乱,表面上却笑呵呵的说道:“他们在那里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他们不再这里。阳城侯多行不义,还请好自为之。”说着曹操纵马回到阵前,大军缓缓退了回去。

    曹操刚在就在拖延时间,宛城攻城数日徒耗钱粮无数,却没有丝毫建功。樊城也不知道如何了,可刘璋出现在这里就有点可怕了,究竟是樊城已经破了,还是说刘璋只是单纯的回来救援呢?自己的探子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得知樊城的消息……

    李儒看着曹操跑了立刻说道:“主公我们追击吧,那曹操必然是拖延时间准备撤军……”李儒人老成精,怎么看不出来?

    刘璋看着曹操走远了才说道:“让他们跑吧,追击也不过是面对一座坚守的大营,意义不大。”刘璋就算是知道,也不想追击,就算是杀那么一点人也不能改变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看一下宛城怎么样了……

    策马行军,曹操果然退守到了博望坡,那里是一座山坡的地形,只要曹操守好自己根本不可能拿下他。自己的骑兵在那种地形完全是没有一点点的作用,更何况自己也没有骑兵。等曹操探明真实之后,估计还要攻打宛城。襄阳还没有攻破,曹操就一定不会撤军……

    这种人真的是烦躁,没有一点点的羞耻心么?这么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好吗?难道说曹操不知道狗皮膏药的形容吗?看来曹操都这么难缠了,那么更加腹黑的刘备呢?那是一个比自己还要演技高超的男人,不知道自己见到他的时候会不会想扇他呢?刘备一个面善心黑之人,肯定很好玩,玩起来也很刺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