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楼台高起今始来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松鹤楼。

    松柏森森春常在,鹤舞当空福瑞来。

    边境经年战乱,人们只能将所有美好的祈愿都放在寻常生活中。就像那中秋了无论如何要亲手做一个千层饼,又如大年初一必须要包顿饺子。

    所以松鹤楼这名字,便取得极好。

    只是寻常里头吃顿饭少说也要上百文钱,一般的百姓也就只能路过闻一闻饭菜的香味,然后大抵带着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默默安慰自己:“也就跟自家饭菜一个味道。”

    因此虽然松鹤楼在成纪颇为出名,可是门前也不会有多少人驻足。

    今日不同往日。

    大早上城里还下了薄薄一层雪,然而此时的松鹤楼门口,拥堵如潮水的人群,居然将雪踩化了。而随后跟上来的人,又将别处的雪也随着脚印带过来。

    幸好,门前铺了宽阔的青石板,倒是不虞泥泞。

    高楼之中,松鹤楼的掌柜正指使这楼中伙计不停布置。

    能得知府看重,于元夕之夜兴办文会,固然是一件非常显耀的事情。

    但前提是,将这一场文会办到宾客尽欢,这才能当得起知府的看重,往后就算是在同行面前显摆,也有足够的底气。

    得到府衙的知会,松鹤楼昨日就未曾接待客人。整整一天的功夫,将松鹤楼里里外外都洒扫了一遍。就连那上下楼的楼梯,都未曾放过一寸。

    今日便是在里头张灯结彩。

    毕竟是一群文人雅士前来,而且还是过节,总不能如往常一样,干巴巴地让人家空对那些个久经人迹,以至于染上擦都擦不掉的油腻的桌椅,以及满是来来往往文人墨客手迹的粉墙。

    西北的冬日,傍晚迫不及待地降临,让人们一点准备都没有。方才还是温暖如火炉的太阳,忽然间便换了一张脸,如那小女儿家羞红的娇俏小脸,兀自将远处的重山拉起来遮面。

    晚风挤过人群,在每一个围观的百姓身上好生抚摸几把。

    总会有人受不了这样的温柔,忽然,“啊嚏”一声,随后冷不丁打个哆嗦。

    只是,热闹还未开始,如何能被这小小的寒冷吓到。

    人群后头忽然有人嚷嚷:“来了,府台大人和那些先生来了。”

    回头看,却是几辆膘肥体壮的好马,拉着车稳稳当当朝松鹤楼走来。想也不用想,定是张世安请了那些个秦州名士,一道前来。

    果其不然。

    马车徐徐停在人群后头,车夫们慌忙下了车,自马车一旁拉出硬梯,一个接着一个在成纪县百姓耳中经常听闻的人物,就此走下车来。

    看着围堵在前面的密密麻麻的身影,倒也没有半分不喜。

    反倒是哈哈大笑几声,朝人群中间的张世安恭维几句,这才叫随后跟来的一干差役清出一条道路,而后彼此谦让着一道走进松鹤楼。

    依着先前议定的次序,这一个个名士各自留在相应的楼层中。

    而后,便有差役在门前高声通传:“依着规矩,一楼赛诗,二楼作词,三楼赋文章。亥时为止。个中佼佼者,皆可往四楼与诸位名家共饮。秉普天同庆之意,又在楼外专设灯谜,诸位若有猜中者,皆可得钱十文。”

    人群中一片哗然。

    不想今年的元夕,居然有这等好事,若是聪明些,猜它十个八个灯谜,得来的钱都能买二斗粮食了。

    楼内,听着一片对张世安的称赞声,四楼坐着的名士们纷纷献起贺词。这意外之喜,让张世安喜得连连捋着下巴的胡须。

    “快看快看,成纪县学大名鼎鼎的七才子来了。”

    “县学的那群家伙也算才子?我都听说了,这几个,其实都是州学没有录用的。”

    “不错,但凡有些才学的,不是去了外地拜名师,就是进了州学。县学这些家伙,也就混点补贴可以,真要论起本事,太差了。”

    围观的百姓们批驳不是没有道理的。

    秦州于大宋而言,还真的不算事文风昌盛的地方。楼里头坐着的,虽说都是名士,那也不过是秦州内有些名气。放眼天下,士林中还真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些是谁。

    “这回来了真材实料的。”

    “不错,这个书生我认识,叫韩扬,成纪县人氏,打小就被带到京中读书,不知为何,如今居然回了秦州。”

    “难道你忘了,今年可又是发解试的时候。想来京中委实竞争太过激烈,加上考生也有限制,若非特殊条件,不得跨区域科考,因此回来稳稳当当过了发解试。”

    “原来如此。”

    “想来这少年此次必然会崭露头角。”

    被称作韩扬的少年,看年龄也不过十六,这会儿听着周围人群中的议论,面上带着几分傲然,昂首阔步走进了松鹤楼。

    一个接着一个读书人走进来,不得不说这些围观的百姓当真是不乏消息灵通之辈,居然一个不漏,全都能叫出底细来。

    “这回州学的三才子到了。”

    时间已经酉时过半,眼看着夜色降临,人们心中认定压轴的人物终于到来。

    州学三才子,是三年来州学中被认定最有希望科考顺利踏入仕途的三个人。如果沈耘已经到来,那么他一定会认出,三年前与自己一道争夺范府誊抄书籍差事的老熟人吕芳,便在其列。

    其他两位,则是赵文清和曾明礼。

    三才子联袂而来,已经表明了州学的态度,那就是全力以赴争夺这场文会的魁首。

    三才子走在人群中间,很是客气地朝周围罗圈揖,这才施施然走进楼中。

    眼看着差役们便要将附了灯谜的彩灯挂在松鹤楼下边,人群也渐渐有了围拢之势,沈耘这才急匆匆跑了过来。

    说真的沈耘这会儿是真的有些狼狈。

    他是太过小看这个世界人们看热闹的热情了,原本还想着到了酉时末过来,因此在一家小饭馆中吃着东西,顺带听听那些客人的闲谈。

    哪知吃过饭,才知道人群早就将松鹤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若是错过这场文会,沈耘也只能找范府借钱,这是她不愿看到的,因此,匆匆忙忙赶来,谁知道差点就晚了一步。

    口中不停念叨着“借过”,在人们怪异的眼神中,沈耘衣衫不整地出现在松鹤楼门口。差役正要拦下,看看沈耘颇有条理地正正衣衫,看样子确实有几分读书人的气质,这才放了进去。

    “方才进去的那人是谁?”

    “不晓得,难道是外地来的士子?”

    “天太黑,看不太清楚。不过这张脸似乎很熟悉啊,应该是咱们成纪县的。”

    “你们再想想,究竟是谁啊。”

    果真,两年多没有在人前,终究有很多人忘了,当日在某个街角,与吕芳争辉的那个年轻人。

    走进了松鹤楼,沈耘拽着个摩拳擦掌要赋诗一首的家伙问过,这才知道文会的规矩。

    当然了,谁都希望早早上了四楼,与张世安以及秦州诸公会面。可是谁都知道,早早的拿出自己的作品,是非常吃亏的一件事情。

    不说后来居上的家伙,就说那些评审们,这会儿口味正刁,愣头愣脑凑上去,还不知被批驳成什么样子呢。

    不过,一楼的事情可没有被沈耘放在心里。

    诗这个东西,在沈耘的脑海中,前任叙之已尽。他要的是夺得一层楼的魁首,拿了那数量的赏钱,而非跟着凑回热闹,到四楼与张世安等人喝几杯酒。

    到如今,也只有再上一重楼,用脑海中铭记着的那几首词,来与秦州的士子们较量一番了。

    更上层楼。

    相较于诗,写词的二楼人要多很多。

    松鹤楼确实宽敞,可再怎么宽敞,这会儿也被数十号人挤了个满满当当。开阔的楼层有微微凉风吹来,却压根打不断那些个士子们的冥思。

    一楼估计评审们也是放水了,所以对于赛诗没有严格的要求。

    可是二楼作词,就出了点规矩。无他,便要这些个士子们应时应景,作一首关于元夕的词来。

    前几年刘清明举办的文会,并没有这样的要求,因此来时尽管这些人都有腹稿,奈何却被这一条瞬间打乱了计划。能准备充分的,也仅有区区十数人,而这些人,正嘴角含笑,胡乱看着四周。

    吕芳便是其中之一。

    这回他们前来,确实也得了夫子们的嘱托。毕竟州学作为秦州的最高学府,在这些文会上,有时候也必须拿出一点实力来,好维持地位。

    回头看的他,正好就看到了沈耘走上楼来。

    吕芳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所以对于这个数年前科考榜上无名,却硬是得了范府看重的家伙,印象格外深刻。

    到东京科考落榜后,吕芳回来后倒也打听过沈耘的消息,后来得知其守孝在家,便没有放在心上,不想两年过后,居然在这种场合遇到。

    心里带着几分戒备和惊醒,吕芳转回了头。心里却重新玩味着想好的词藻。

    他可不愿,再一次败在沈耘这样一个籍籍无名的书生手里。否则,州学这回可就彻底成为人家的陪衬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