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华灯初上 入木三分(第二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七八个三水县有名的泼皮癞子,竟个个像乖学生一般,喊这花灯摊摊主一声“王老师”。

    规矩的很,没有丝毫做作的样子。

    老师?

    还未散去热闹的人群,眼睛都快跌到地上去了。

    这斯气质的男人是老师他们倒是不怀疑,但一群三水县的泼皮癞子,对一个老师这么客气,甚至是恭敬,就大为惊疑了。

    一边斯气质,一边痞气横生,应该是双方都互相看不对眼的对头,怎么是眼前的这般情景。

    周围的人一脸懵逼,想不通。

    却见这时,那位花灯摊主说话了。

    “好久没见你们几个了,正好检查上次教给你们的功课,都背熟了没?”

    他嘴角噙着淡笑,扫了扫几个低头的泼皮,然后落在黑泼皮的脸上。

    黑泼皮听对方说这一茬,面皮一抖,随后如小鸡啄米般地点了点头,一脸腆笑。

    “背熟了,背熟了。”

    应的挺快。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广八尺,深可四寻。

    单扉低小,白间短窄,污下而幽暗。当此夏日,

    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

    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

    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

    ”

    黑泼皮没等那男人说话,马上口里念叨了起来。

    竟绉绉的!

    周围的人看的简直傻眼,感觉三观要毁。

    一个油皮头子竟当众咬嚼字,背起古来,实在诡异的很。

    “卧槽,他背的是《正气歌》。”

    有“识货”的人说出了黑泼皮背的古来源。

    “真是见鬼了,黑老九一个癞头子还背书,背的还是《正气歌》。”

    这就很好笑了。

    周围的人觉得太诡异,又实在忍俊不禁。

    这周围的议论声和笑声都传到了黑泼皮的耳朵里。

    他口上背着《正气歌》,肚子里却是一肚子苦水倒不出,有气发不出。

    一个三水县有名的泼皮癞子,专门欺负人的混子,却在一个老师面前服服帖帖,还当众背的是《正气歌》。

    这背后,有一段黑泼皮长达三年,不堪回首的血泪史!

    这花灯摊主是三水高中的一位语老师,叫王承风,而他们几个经常在高中前晃荡,惹是生非是家常便饭的事。

    老师与混混的交集和其他故事一样,只是他们故事的结局却很不一样。

    要是别人说这位王老师一副斯儒雅样子,天生是一副当老师的气质。

    黑泼皮肯定要一脚狠狠踹翻他丫的,斯?你丫是没见过他揍我们的时候。

    而且,更让黑泼皮仰天长恨的是,这王承风不仅动起手来厉害,竟还变态般地逼着让他们背些操蛋的古。

    《论语》一万一千一百个字,《孟子》三万八千字,t的,黑泼皮敢打赌,他们比那些狗屁语老师都背的滚瓜烂熟。

    这些三年来的“杰作”,都是拜这位表面斯,实际变态的王老师所赐。

    既然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原本黑泼皮是这么想的。

    但三水县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加上他们喜欢到处晃,总会隔上十天半个月碰到这尊瘟神一次。

    后来的故事发展就简单了,变态的老师逼着一群油痞子背书,见到了,很简单的流程,背不会就揍。

    妈的,哪有这样操蛋的语老师!

    天底下保准没有第二个!

    一群油痞子遇到了一位变态、不按常理出牌的高中语老师。

    你见过一帮混混,早上一起来抱着一本《论语》在背书吗?

    你见过一群痞子,见了面不是问你昨夜去哪个按摩店潇洒,或是说些荤段子,而是问你《论语》二十篇你背完没有?

    你见过几个混混在一起争论“《孟子》这一句你记错了”的话题么?

    黑泼皮感觉他们已经当不了混子了,都快可以当教书先生了。

    “行了,你们走吧,刚才的事谢谢了。”

    这时,黑泼皮背了《正气歌》才不到一半,却见王承风笑了笑,挥了挥手,让他们几个泼皮走,还说了声谢谢。

    “不敢不敢,王老师你太客气。”

    黑泼皮如蒙大赦,哪敢承这位瘟神的谢,连忙说了一句,就灰不溜地准备离开。

    “对了,下次的功课是《劝学》,下次要是碰到了,我来检查。”

    王承风继续加了一句。

    转身快步离开的几个泼皮听到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周围发出一片哄笑。

    几分钟后,花灯摊前的风波已经没了影子,只是比刚才还热闹几分。

    那位叫王承风的高中语老师,又继续亲切得体地为来往的顾客介绍花灯,嘴上一直带着笑容,有条不紊地忙碌。

    “师父,那个人难道还真是一位老师?”

    摊子前几米外,初音看了刚才的热闹,也觉得十分好奇。

    几个混子好像很怕那个笑起来很亲切的男人,而且见了面,混子还要给他背古。

    这确实有点奇葩。

    就算是老师,难道还给混子上课?

    江小白在一旁抱着小鹿,听了,笑了笑,摇了摇头。

    “确实很奇怪,也很有意思。”

    初音也不多想了,又想着还没放花灯,可不能错过。

    “师父,我们还没放花灯呢,走吧,正好去买几个。”

    说着,她就朝着那个男人的摊子去了。

    江小白来到摊子前,那个男人跟他们介绍后,初音花钱买了三个。

    两个彩花灯,一个宝塔灯。

    初音选的,江小白就在旁边看着。

    他顺带打量了那摊主几眼,也没多看。

    选完花灯后,要写一些祈福愿望的言语,写在花灯上,或是写在纸条上,折在花灯里,。

    初音用一只水笔直接写在花灯上。

    “老板,有小楷笔没?”

    江小白习惯了毛笔字,就问了那位摊主。

    “有!”

    “顺便给我两张纸,谢谢!”

    这里有客人要用毛笔,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所以王承风准备了,笑着拿了家伙出来,递给了江小白。

    江小白道了声谢,把纸铺在桌子上,然后问了问江小鹿。

    “丫头,你今年的愿望是什么?”

    “小鹿想要看不完的小人书。”

    小丫头看小人书废寝忘食,可见喜欢。

    &bsp;“好!”

    江小白笑了笑,帮她写上了,然后折在了属于她的彩花灯里。

    接着,他又帮自己写了一个,随便写的。

    祈福就图个意思,他可不会费脑子去想。

    写完,江小白把笔墨给了摊主,三个人就拿着花灯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老板,你这桌上咋有墨?”

    过了一会儿,一个客人用手挨着桌子,光线暗一开始没发现,直到发现手上沾了黑墨才发现。

    王承风听言瞧了瞧,发现让客人在花灯上写字的那张桌上,有几个淡淡的黑字,已经被摸得模糊了。

    “不好意思我擦擦。”

    王承风没觉得奇怪,心想估计是刚才的那位客人写毛笔字,纸张透过去的墨。

    他拿东西擦了擦,却发现那几个黑字竟越擦越清晰。

    “咦”

    王承风觉得奇怪,用手指甲刮了刮木桌,却发现刮不掉。

    几个重叠的墨字像刻进了木里面去了。

    他的脸立马惊然起来,如星的眸子骤然爆出亮色,然后顿然抬头,在人群中搜寻着什么。

    接着他又丢下一堆客人自顾跑了出去。

    几分钟后,王承风回到了自己的花灯摊,眉间透着浓浓的惊凝之色。

    刚才是何人,抬手书笔间竟能入木三分?

    (第二更送到,你们看三分钟我三个小时,剁手剁手!求一荐打赏收藏,,,,安慰我还没吃饭的肚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