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就是一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天水相接,横向放眼无垠,纵向像被压成了一条线。

    金光并不怎么耀眼,却在这单调的暗沉中,如惊鸿一现,飞速划过海面。

    这片海域的战局已经进入收尾,不管是大鲸深潜,还是浮起搅动风浪,都被八位先天神通者打的已无多少招架之力。

    像被千刀万剐了一般,皮肉翻滚,血水横流,只差肚皮一翻,露出死鱼般的肚白。

    在战斗海域周围,鱼群游弋,水面翻腾,都是被大鲸的妖血吸引过来的。

    战斗进入收尾。

    “畜生,拿命来!”

    一声粗狂大吼,九州刀客孙狂已战斗至如疯魔状,上身衣裳被大鲸几下冲击已化为碎片,浑身古铜色的精悍肌肉暴露在空气中,须发眉眼,浑身沾满了大鲸妖兽的血肉碎屑,整个人充满着狂煞之气。

    其刀法至刚至狂,战斗进入状态后,整个人充满兴奋狂暴,愈战愈疯,刚才的战斗,几乎与大鲸贴身肉搏,在大鲸身上留下一道道刀刀见肉的伤口。

    而其身体也被大鲸狂暴的临死反击震伤的不轻,五窍流血,但却浑然不顾,被击飞出去,又马上踏浪狂吼进入战圈,战斗起来完全像个疯子,悍不畏死。

    其他七人完全被这位九州刀客的战斗素养给惊到了,心里还泛滥起一丝凉气。

    要是与这种人对敌,气势上就输人三分。

    却见九州刀客孙狂一声狂吼,随后猛然一踏水面,炸起白花花水浪,暴起升空。

    跃至十丈高,头往下猛然一落,手提已布满碎纹的墨青九孔大刀,刀身泛淡赤色刀芒,从而天降,直对准大鲸硕大的头部。

    “eng”

    大刀带着赤色刀芒,直没入大鲸坚硬的头部,入了一尺多深,后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大鲸剧痛濒危,痛的发狂,身躯在海中猛然翻滚,大尾搅动起十数丈高的风浪,道道水柱激射而出。

    这是濒死反扑,其余七人不敢硬撼,纷纷疾射倒退,暂避锋芒。

    半晌后,风浪止,大鲸硕大的尸体浮于海面上,不再搅动风浪。

    “哈哈,痛快!”

    一声大笑,上半身赤裸精光,浑身浴蓝红血屑的刀客孙狂把插入大鲸头部的大刀抽了出来,张嘴呸了一声,吐出一大口殷红的血液,脸色却兴奋而癫狂。

    入先天后,他还从没有这样酣畅淋漓地生杀战斗过,而且还是一头强大的海中妖兽。

    这场战斗,祖先狂刀刀法注入进血液的战斗素养被激发了出来,孙狂感觉对祖传刀法的领悟更上了层楼。

    就像进入了高潮,高潮后的余韵表现在他脸上。

    “几位,这回我出了大力,我孙狂别的不要,就要这畜生的精魄。”

    孙狂提刀扛于肩上,爽声笑道,简单直接,又带着与生俱来的狂性。

    妖兽精魄,妖兽的精华所在,因为目前妖兽极为稀少,修行界对妖兽精魄的了解也相对甚少,但九州高阶修行圈有风声传出,妖兽精魄可炼丹,炼器,有无穷妙用,可遇不可求,十分珍贵。

    孙狂觉得,这种东西他不该错过,也应当得。

    “九州不愧藏龙卧虎,孙兄一手狂刀,令吾等大开眼界,绞杀畜生,确实出了大力。”

    朝鲜七人纷纷一跃上了大鲸的躯体,查探了一遍,这头妖兽已经身死。

    这时,那位负剑的天道教老者,轻笑一声,脚步轻挪,徐徐走近刀客孙狂。

    那黑纱斗笠下的眼睛正慢慢眯起,掀起一丝危险的弧度。

    而其他六人,这一刻脸上升起怪异弧度,有人嘴角弯起冷笑,有人欲言又止。

    “阿弥陀佛。”

    五妙山的那位僧人,眉眼低垂,呼了一声佛号。

    其佛号刚落,还未从战斗后的高潮余韵退出来的刀客孙狂忽感觉浑身汗毛一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机。

    “eng”

    剑鸣,出鞘,一缕寒芒先至。

    天道教老者脚步猛然疾行,手持三尺青锋,带着寒光剑气,飞身朝着两丈外站立的孙狂刺去。

    白光剑气带着连绵不绝的尖锐气爆,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白痕,眨眼而至。

    “你…”

    孙狂面色怒变,掌刀前提,往胸口前一横。

    “叮”

    刺耳的金铁交击声下一秒响起。

    携带着白光剑芒的三尺青锋剑尖落在裂纹密不的刀身之上。

    细微间,只见墨青大刀上的裂纹更密了几分。

    “he”

    头戴斗笠的天道教老者一声骤喝,持着青锋剑的手一松,改化为掌,往剑柄怒打一掌。

    剑身剧颤,响起一声剑鸣,一股巨力从剑身传到陡然孙狂身上,只见其身子倒飞,从大鲸躯体退至海面。

    天道教老者手掌抵剑,紧随而至。

    两人在碧海间划起一道白浪。

    “噗”

    孙狂口吐一口鲜血,怒瞪扬眉,满是滔天惊怒。

    他没想到,对方会暴起出手,对他动了杀心。

    这时,大刀与剑锋交击的地方,终于承受不住锋芒,崩成了碎片。

    剑芒破开了对方身体表面的护体真气,顷刻刺入了孙狂胸膛半分,孙狂怒吼一声,猛然赤手抓剑,另一只手提着碎了半身的大刀朝着天道教老者砍去,眼睛赤红。

    天道教老者不敢试险,抽剑,格挡住孙狂的扬刀怒击。

    又一声刺耳的金铁轰鸣。

    两人各倒退十数米,激起层层白浪。

    “我艹你祖宗!”

    孙狂赤眼怒瞪着不远处飘然背剑立于海面上的斗笠老者,怒骂一声,粗喘着气,胸膛上下起伏,如头发怒的狮子。

    此时,其赤裸的胸膛泛起刺眼的殷红,左手手掌被剑划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一手大刀也残缺了。

    而这间,其余八道的六人飞身踏浪,将孙狂围于中央。

    有沉默者,有冷笑者,有戏谑者。

    “你们….”

    孙狂惊怒望着这些人,发觉事情比想象中严重,这七人要杀他!

    “孙兄是不是想知道原因?”

    那位持剑的天道教老者一声轻笑。

    尽管笑着,声音却泛着阴冷。

    “呸,你们想独吞妖兽。”

    孙狂气的咬牙切齿,这些朝鲜八道的人真特么阴险。

    “说中了一点,但不是全部。”

    天道教老者继续道:“终归来说,你是九州中人,是外人,而你表现出的实力太强,宋家在八道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势力,想借你一个外人爬在我们的头上,呵,算盘打的够好。”

    “你性子猖狂,胃口大,日后若是掌了宋家,早晚交锋,毕竟庙小僧多,我们只不过想把外来的野心扼杀在萌芽里罢了。”

    老者说的慢条斯理,随意中又充斥着杀机。

    对方说的这些要杀孙狂的理由,竟牵扯到了朝鲜八道势力的牵扯,庙小僧多,孙狂还是九州中人。

    说到底,孙狂之前诛杀妖兽表现的实力太抢眼,引起了他们的抵触与忧虑。

    而且,他们不想把妖兽分到一个借助九州外人的不入流势力手里。

    一切,都是利益使然。

    “哼,还真是个好理由,一群卑鄙小人。”

    孙狂一声冷笑,露出满牙血,单手提刀,断刀之上,开始飘起淡赤色的流光。

    纵使面临绝境,刀不落。

    “你之前斗妖兽真气几乎耗尽,老头子我劝你还是自行了断为好。”

    一声冷笑,那个散修秃老头,在一边说着风两话。

    “滚,劳资就拿你祭刀,孙某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孙狂对着秃老头一声大吼,踏波炸浪,提刀就冲着说风凉话的对方冲去,气势吓人。

    秃老头被对方的气势吓的脸皮一抖,刚才他可是见过对方与妖鲸状若疯魔的战斗,现在此时的孙狂显然更吓人。

    “拦住他。”

    老头大叫。

    不过其他人好像也有所忌讳,拦截的速度并不快。

    狂刀孙狂提刀而至,秃老头修炼的内家拳法,因心怀怯意,仓皇轰出几道拳劲,却被孙狂一刀刀直接劈碎。

    呼吸间,孙狂近身,提刀举头便劈,简单、直接、暴力。

    “啊”

    一声惨叫,鲜血飙溅。

    秃老头拳带拳罡,身布护体罡气,只能硬接这招。

    却不料,心生恐惧,真气逸散,有了破绽,半只手被断刀生生砍了下来,发出痛嚎。

    孙狂举刀要结果对方性命,背后却被两道掌劲拍飞数数丈,落入水面。

    是五妙山僧人出的手。

    “阿弥陀佛。”

    僧人念了一声佛号,又举掌。

    “阿你妈的头。”

    孙狂此时已彻底怒狂,从水中冲出,吐了一口血,拿着断刀,朝着飞来的一道斗大的透明掌气扔去。

    随后单手一拍水面,横身飞去。

    断刀击碎掌印,孙狂接过断刀,朝着僧人袭去。

    “斩!”

    倏忽间,一道白芒剑气从中间杀出,砍在了孙狂的后背上。

    皮开肉绽,孙狂被斩落水中,溅起水花。

    七人又围了上去。

    水面上,孙狂浮于其上,鲜血泛于其表。

    他艰难爬了起来,成了血人,已是强弩之末。

    刀身又裂了几块。

    “去死!”

    秃老头断手之痛,眼发狠戾,举拳欲轰杀对方的头颅。

    孙狂爬上血丝的双眼一瞪他,这秃老头又虚了。

    “孬种”

    冷笑,不屑。

    将死之人,气势不减。

    “是个人物,就让我这把剑送你上路。”

    背剑老者,提剑,寒光射射。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如天星降落。

    金光落在数十丈外的大鲸躯体上。

    几人皆惊。

    好快,完全反应不过来!

    几人惊疑望去。

    一身素衣袍,看似少年郎,浑身发金光。

    “神魂出窍?”

    众人惊疑,这么年轻修到先天的修行者。

    “阁下是何人?”

    天道教的背剑老者,斗笠下眉眼,精光流转,惊疑问道。

    这苍茫海域,怎么有人神魂出窍现身?

    其他人也眼神惊疑。

    这个时候来人,莫不是想玩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心机,想等他们联手杀死妖兽,捡现成的便宜。

    不过身为八道最顶尖的一批修行者,他们相信,还没有任何势力敢捋他们的虎须。

    抑或有人是想不劳而获,前来讨要分一杯羹?

    这他们,也必不会答应。

    几人心里头的念头千回百转。

    不过他们奇怪,那人只是打量了他们一眼,就放在了大鲸妖兽之上。

    “江….江前辈!”

    突然,一道颤抖的声音突兀地飘荡在阴沉的海风中。

    声音不大,却很清晰。

    只见,九州刀客孙狂,血丝爬满的双眼,望着远处那道人影,瞳孔骤然放大,嘴巴大张,充斥着浓郁到极点的震惊,以及强烈的不可思议。

    远处那人的模样,让他心里卷起惊涛骇浪。

    思绪猛然拉到一载余前,那夜,九州龙虎山大变。

    那天夜里,被誉为修行界第一人的江小白邪念入魔,犯下滔天罪孽,后于清醒之际,毅斩自身,身化飞灰,魂飞魄散。

    当晚,各路江湖共同见证修行时代快速崛起的一代人杰黯然收场,惊鸿落幕!

    当时,孙狂也在,还为此洒泪。

    而远处那人的模样,与记忆中惊鸿落幕的那位修行前辈惊人重合到了一起。

    好生震惊,又好生荒唐!

    此时,其他七人在听到孙狂的这声惊呼后,神色微微一变。

    前辈?

    这两个字的含量,对修行者来说,可不轻!

    而与此同时,感知到大鲸已死的江小白,耳边飘来埋藏在记忆深处,恍若隔世的熟悉称呼,淡金色的眸子骤然一凝,猛然转身,死死盯着浑身血污的孙狂。

    “你认识我?”

    金色流光一个眨眼,落在了孙狂的面前。

    江小白淡金色的眸子带着疑惑打量着孙狂。..

    而朝鲜八道的七人,惊的齐齐倒退,皱眉打量,不敢妄动。

    孙狂此时震惊到话说不出来,连浑身剧痛都忘记了。

    只是滚圆着眼睛。

    他心里滚滚骇浪翻腾,站在他面前的,难道真是已故去的那位前辈?

    大白天见鬼?

    魂飞魄散了还能成鬼?

    他脑子彻底乱了。

    “跟我走,我有事想问你。”

    金身腾空,带着发懵的孙狂飞起。

    “休走!”

    秃老头被斩了半条手,见江小白无视他们要带走孙狂,心里压抑不住怒意,打出两道拳劲。

    其他六人对来人摸不清底细,本来有些犹豫,见秃老头出手,他们也纷纷踏浪窜空,施展手段。

    他们怕九州刀客孙狂被此人带走了,就麻烦大了,怕日后对方的复仇。

    那可不妙。

    一道道掌印、拳劲,剑气朝着江小白呼啸而去。

    虚空中,江小白见势,下意识间念头通达,伸手一掌。

    一掌,惊起风雷。

    剑气、掌印纷纷被顷刻击碎。

    人影坠落,下方海面猛然塌陷出一个十几丈的掌印。

    随后陡然炸起滔天浪花。

    朝鲜七人被轰的七零八落。

    下一秒,金光远遁。

    “算是报恩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