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还真是眼瞎啊!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许氏要召开临时董事会,这在许亦弘的预料当中。

    好些个支持他的股东,私下和他通气,如果先前就有什么计划,那么现在……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许亦弘料到,许父之所以要这么紧急的召开董事会,是因为已经提前拿到了鉴定结果,毕竟,景云心思那么多,肯定会让许父提前处理的。

    不过,许父有张良计,他有自己的过墙梯。

    下午两点,许氏的董事会议,即将开始,景云跟着许父到了许氏,当然,他现在没什么资格,出现在董事会上。

    与此同时,许母拿着亲子鉴定和景云之前做好的亲缘鉴定,通过朋友约许家大伯的妻子出来见面,因为她也想帮着丈夫和儿子,尽快的摆平这件事。

    许家大伯的妻子,一直以来都很隐忍自己的丈夫,因为她心里一直责怪自己,没能给丈夫生个儿子,所以,丈夫出去找情妇的事情,她心里都知道。

    当年大闹过一场,但后来丈夫就收敛了,所以这些年,只要不是太过分,她直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见到许母,对方很诧异。

    虽然两家人平时也在见面,但是,这样单独约出来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大嫂……”

    “弟妹,你这是?”对方坐下了身来,一脸疑惑,当然,弟弟停了自己丈夫的职务,她心里还是清楚。

    “我今天来,是想给你看两样东西。”

    说完,许母将两份报告,交给自己的大嫂。

    对方看到黄皮纸袋,便有些不好的预感,所以,接过纸袋的时候,其实万分的犹豫。

    “弟妹该不会是,想要我做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吧?你们大哥虽然为人过分了一些,但是,还不至于……”

    “大嫂看过就知道了。”许母沉声的说道。

    许家大嫂点点头,鼓起勇气打开了黄纸袋,随后又丢在了一边:“这是什么?”她很激动,甚至于,站起了身来。

    “许亦弘,我家里的老大,其实,不是我和文洪的孩子,而是大哥和他在外面情妇生的。”

    “这不可能,他虽然有情妇,但是,并没有孩子,这我是确定的。”

    “大嫂,医院里有证明,我生老大的时候,大哥陪着那个女人,也在医院生产,他为了夺权,不折手段,换了我的老大,可怜我真正的儿子,才几岁,就夭折而亡。”许母说到此的时候,眼泪簌簌而下。

    许家大嫂震惊的看着许母,很显然,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但是,许家人一向疼爱许亦弘,既然许母已经来找她了,那这件事,就没什么可多说的了,所以她又坐下了身来,但是整个人显得有些恍惚,难以接受。

    “那个畜生!”

    “大嫂,我这位大哥,做的孽可不止是这一件,你知道我才找回自己的老三,可你知道我家老三,是谁弄丢的吗?”

    许母这些年,为了寻找景云,差点疯掉,许家大嫂心里很清楚。

    如果这件事,也是那个畜生做的……

    “我们几个人,还真是……眼瞎啊,你们希望我怎么做?”

    “不,我来告诉大嫂,继续,毕竟,万一你还愿意要这个家……”

    许家大嫂直接拍桌而起:“我为了女儿,忍受了这么多年,早知道这个畜生在外面还养着儿子,我早就和他离婚了,你以为我稀罕这段婚姻?什么家庭,他这些年,眼里根本就没有我和女儿的位置,我说呢……”

    “原来人家本来就有儿子呀!我还在这自作多情,以为对他有所亏欠,你们打算怎么做?”

    没有什么,比同仇敌忾,来的更加的让人痛快。

    “你只要拿回你应得的,不亏待自己和侄女儿,那就行了。”

    “我要和他离婚!否则早晚有一天,他的一切,都是那个野种的,想都别想,弟妹,你和二弟也不需要有什么愧疚之心,就那个畜生做出来的事,早该被天打雷劈,妻离子散了!”

    这嫂子,也是个懂事的。..

    所以,许父才能放心把这件事告诉她。

    “如果大嫂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就请听我们一言……”

    在许父还没有起诉许家大伯欺诈的时候,就要和他办好离婚的手续,分走他一半的家产。不然,等到财产冻结,就什么都晚了。

    “不知道你们需不需要,我手里还有他出轨的证据,也不知道,给他生孩子的情妇,我有没有拍到过。”

    “还有一些,他和股东之间,受贿的证据!”

    “真的吗?”

    同一时间,许氏的会议室中,众位股东已经就位,当然,被停职的许家大伯,还有许亦弘不在。

    只是这两人,早就等在了暗处,只要许父敢轻举妄动,他们也不会乖乖的坐以待毙。

    景云站在会议室的门外,其实内心,并没有他表面看上去的这么镇定。

    因为他知道,在座的股东,每个人都是和利益相关,如果许亦弘给够了他们好处,相信,这场董事会,许父也并不是那么好开。

    “许董,有什么事,你就赶快说吧!诸位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

    许父拿着鉴定书,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但思量再三,他还是开了口:“我们许家,出了两个好演员,原本,这是家丑,不宜外扬,但是关乎许氏的本根,所以,我不得不说。”

    “因为经查许亦弘不是我的亲生儿子,所以,我已经将这件事,交由律师处理,而他手中握着的股份,以及许氏最新的项目,都要冻结。”

    众股东听完,一知半解:“许总如果不是你的儿子,那又是谁的?”

    “许董,你总要把话,给大家说明白。”

    “许亦弘,是我大哥和他情妇所生的孩子,当年为了夺权,他将自己的儿子与我的亲儿子掉了包,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个结果!”

    许父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股东们全都像是解了疑惑,满足了八卦的欲望,可这时候,却有一人,提出了反对的声浪:“可我知道的版本,却并非是这样。”

    一直时间,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