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唐斌离心【求订阅】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后世的中国有一句俗语,叫:“家败出毛猴”。意思是家庭破败,定是生了畜生毛猴,要不,一个好好的家,又怎会轻易破败?因为毛猴乃是畜生,发起急来,呲牙咧嘴,六亲不认,那还顾同胞手足之情?你若稍不留神,不被拉下水也会被抓个头破血流,到时再哭天喊地,已经晚矣!

    现下这濮州城内也是如此。

    刘珍内外交急,被当下的时局搅得焦头烂额,因为担忧城池不保,而作为西北路官军老巢的濮州城内却钱粮物质充裕。当下大手一挥,便大手大脚的犒赏城中将士,好以此鼓舞起士气。却不知道如此作为,正好叫其手下的诸多民蠢硕鼠捞了个正着。

    民蠢们,硕鼠们,是不会因为时局倾覆在及而止住自己撬挖国家’墙角的举动的,看看49年时候的果党大员们的作为,所有人就该明白这个道理。

    刘珍的大手一挥叫无数贪官污吏笑开了怀。这大笔的钱粮物质,那都是实打实的利益啊。

    他们可以在发放赏钱的时候,以次充好——用劣钱当好钱;可以在发放酒肉的时候,缺斤短两。

    关胜一伙人在濮州城内甚是没存在感,因为关大刀手中没实力,他早前在阳谷收拢的军力一遭覆灭,刘珍固然是很看重他,却也不可能剥夺了其他人手下兵马交于他统领。何况那关胜还身负重伤中。

    故而一拨人就待在城中某处宅院中,对外亦不闻不问。根本就不知道那刘珍发下的赏赐数量的确切数字。谁能想到都已经火烧眉毛了,这城中军中的官员小吏依旧贪滥无厌,徇私作弊,明目张胆的克减酒肉。将上面赐下的官酒,每瓶克减只有半瓶,肉一斤,克减六两。

    关胜手下只有寥寥心腹,却都是火爆汉子。那非是关胜往日在蒲东的心腹汉子,就是打抱犊寨就追随唐斌左右的义气男儿。往日里是不知道,自然作罢。今日那虞候前来送酒肉的时候,正赶上刘锜带人来见关胜,他随行带着七八个长随与关胜这儿的军士道了明白,当下就惹怒了人来。

    那原本是抱犊寨中好汉的人,指着虞候骂道:“天下便就坏在你这等谗佞好利之徒手下,这般时候也敢坏了上官的恩赏,寡廉少耻,贪卑忘形,真不知死活。”那虞候被一军士喝骂,自也大怒喝道:“我怎得是好利之徒?”那军士道:“这般时候,正该俺们军汉出力。刘相公每日赐俺们一瓶酒,一斤肉,以作鼓舞士气,你这厮都克减了。不是爷爷争嘴,堪恨你这厮们无道理!佛面上去刮金!忘了城外的梁山贼寇了?恼了俺们军汉,濮州城破了,看你这鸟官能有好死。”军士叫骂的不无道理。但虞候却恼羞成怒,张口骂道:“你这贼厮好大胆!果然一遭是贼,一世便做贼,至今也反性不改,真剐不尽杀不绝的贼子!”这虞候却也是知晓他们这撮人的底细的。

    军士大怒,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愈合的伤疤被重新揭开后,就尤其的疼。勃然大怒的军士把手中的酒肉劈脸向虞候打将去。虞候自然更怒,喝道:“捉下这个泼贼!”那军士本就控制不住的怒火,一瞬间里就更爆裂了,当即便掣出刀来。

    “腌臜草寇,拔刀敢杀谁!”这边的虞候却依旧张狂,还依旧在火上浇油,手指着军士大骂。直接把那军士最后的理智也给挑没了。

    “俺在抱犊山时,强似你这般的贪官,也被俺杀了万千。今儿杀你这赃官,何足道哉!”

    虞候却不信他真的敢杀自己。那过往是过往,现在是现在。唐斌都已经是官身,他们也都被收编入朝廷序列,杀官,那可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喝道:“你敢杀我?”

    “俺自敢杀你。”军士走入一步,手起一刀飞去,正中虞候脸上剁着,扑地倒了。复又赶将入来,再剁了几刀,眼见的不能活了。周边军汉才一拥而上将那人簇住。

    当下便有人报于关胜等人。关胜听的大惊,便与诸人商议:“此事如之奈何?”刘锜第一个说道:“哥哥系蒲东人士,乃属外人也,一入军中便就得上官亲睐,先是何太尉,后是刘相公,对哥哥都爱重有加。那禁军当中鼠辈繁多,自个无能,专好嫉贤妒能,不喜哥哥者甚多,只是平日里寻不到哥哥的短处罢了。今日出这件事,可谓正中了那些鼠辈的下怀。只可先把那位好汉斩首号令,俯首听罪;再申复刘相公,奏知委曲,令潘袞等小人谗害不得,方能保无事。”

    关胜一张脸面上涨的通红。现下还追随他前后的军士,那每一个人都是他们的心腹。那些人的本领或许不怎么强,可他们每一个对关胜他们都堪称忠义无双。关胜怎舍得把人斩杀了?

    “那鸟贪官贪滥无厌,惑乱军心,正是该杀,好以正视听。何以要赔上俺兄弟的一条性命?”唐斌的语气跟吃了炮仗一样儿,但刘锜不怪他。这事儿放在谁的身上,那心中都会窝火。

    “九郎,这人头不是韭菜,割了可生不出第二个来的。”郝思文闭口不言,关胜却不能不说话。打心眼里,他也不愿意看到军士被杀。

    如那虞候一样的贪官污吏,杀了正好。

    刘锜急了,“哥哥们,万不要意气用事。此事关系不小,可要三思啊。”

    杀掉了一个虞候,不是只得罪一个人,而是开罪了整个团体。关胜真要力保那军士,不提刘珍如何想,同僚如何看待,只说今后这行军打仗时候的钱粮军需,就是个定时炸弹。

    而这个时候,刘珍已经接到了消息。关胜这边晚了一步,刘锜见说服不了关胜三人,忙起身就赶去见刘珍,以便告知详细。却不知道刘珍已经收到了‘状子’。

    那濮州城的知府先一个找上门来,要知道那官员们克扣的酒肉,是不可能长久放在自家的手中的,是需要有一条完整的销售渠道来把他们转化为金钱的。这濮州城的新任知府,便就是这条销售渠道的保护者。

    虽然濮州城内外隔绝,可这毕竟是一座府城。消费基础还是毋庸置疑的。

    至于这位知府大人知不知道自己是在挖国家的墙角,且他赚的越多,城内的士兵们的激愤就会越大,战斗力就会越差劲?濮州城就会越危险?

    那就笑话了。人堂堂科举进士,脑子绝对灵光,怎么会不知道呢?

    甚至说,就是是因为濮州城有危险,这位知府大人才会发疯了去赚钱。不如此,没有白花花的银子,他日后靠什么脱灾消难呢?

    丢了濮州城,知府大人不怕。只要银子使得到位,丢了城池,他也顶多是“削秩三等”;可要是银子用的不到位,那就很可能会被流放岭南琼州钓鱼去了。

    刘珍听了知府言语,先就是大怒,心觉关胜有负他的看重,竟然如此不知自爱。“现那正犯何在?”

    “好叫相公知晓,那贼人现下正被关胜隐匿在院中。”

    刘珍听了这般话就更怒了,只是这怒火却不再是只对着关胜一个。刘某人故然是行伍出身,但他一个能在京师禁军里做到虎翼军都指挥使的人,如何会是一个纯粹的莽撞武夫?这知府项庄舞剑意在关胜啊。这就叫他生气了。

    刘珍是有些气关胜不知自爱,给他捅娄子。可这丝毫不耽搁他对关胜的看重。

    当下变了脸色,说道:“此事我已知晓。自当差人明行探察,深知备细,再做处置……”堂堂京东西路防御使,岂能被人随意当刀用?甚至刘珍这一刻都想得到了,此事内中当有隐情。

    于是当刘锜来到,备说详细,那刘珍当即就叫人招来知府,大骂一通:“事情因由我已深知,你且在面前巧言令色,殊是可恶。濮州若事坏,罪当尽归于尔等。”可是那杀人的军士还是要死,就是关胜本人也有禁治不严之罪,权且纪录下来。

    那毕竟是以下犯上,对于一种体制而言,此风断不可涨。

    如此责罚于刘珍看来,已经是爱护关胜了。却不知道这条命令已叫唐斌恨不得提刀砍杀了他。

    关胜那座小院里的气氛很是低靡。自从一人奉着刘珍的军令,命人将那犯事的军士拖至街头,一刀枭首后,唐斌就不再言语了。

    就算是对关胜,现下的唐斌都有了一丝隔阂。

    啥玩意?!

    弟兄们出生入死都是为了谁?当初随着唐斌留下的抱犊寨人马,可没几个了。这都是为了谁?

    你关胜明明知道因果,俺也不求你真的能硬顶着刘珍,或是说一定要把兄弟们救下来,但也不用面对持着刘珍军令之人,一声不吭,乖乖的看着弟兄送命?这是唐斌最大的不满。

    当天晚上,一把大火忽的从濮州城南的一处军营里烧起。待到刘珍全幅披挂的引着亲兵前到军营里弹压时候,他都没弄明白,这大火是怎么在营内的军帐区里燃起的。

    而今晚又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日子。呼呼的夜风叫军帐区内燃起的火苗迅速发展壮大,等到刘珍引兵赶到的时候,半个营地都陷入了火海。刘珍看着眼前一片火海,只能庆幸自己早有先见之明,将手下兵马按照五点梅花样儿分布在东西南北中五处军营。

    “庞兄弟,就看你的了。”乱糟糟的营地中,没人发现营门不远处的高台上,一个浓眉鲜目的汉子正对着旁边一操着弓箭之人如此说着。

    这二人都穿着一身大红军袍,可他们的身份却正是赵宋官军的死敌。

    “刘珍这狗官竟然亲自出马,自寻死路也。”庞万春看着营门前坐在马背上的刘珍,眼睛里满满的惊喜。真是一意外之喜。

    他混入城中的任务,本是趁着骚乱,暗箭射杀城南官军军官,不想这场大火燃烧到此时,军营里的军官还没看到几个,就先见到刘珍了。

    这可是天赐的良机。

    不一箭射杀之,庞万春就对不起自己的绰号。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