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六章 山中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裘太师担心的没错,天子果然开口了!

    说要下旨令各路州府筑造祭坛,他要尽快开始巡祭!

    裘太师明知会冒天子之不韪,仍直言此举大为不妥,必经年累月,劳民伤财!

    他说道:“这几年来,各地连逢天灾,百姓收成大减!

    而为了防范北方屐坦、西南大义、西北塔沙和陀播,边军几度扩充,连年征兵!

    而因赈灾和军资,国库日益吃紧,今年又加重了赋税,民间已有怨声,各地流寇渐起!

    如若此时再行这劳民伤财之举,恐民心尽失,酿成大祸!”

    裘太师说完,不少官员纷纷点头称是!

    李德放见天子却脸现不悦之色,赶忙乘机而上!

    他顺着圣意反驳裘太师,说唯圣上长生,我朝长盛,方可长保百姓享安乐之世!

    他又说自古帝王祭天只苟于一隅,圣上此举可谓开千古帝王之先河,必能感动神明,保我朝长盛不衰!

    随后他更是主动请缨,说要与礼部胡尚书、工部杨尚书共担祭坛筑造之责!

    礼部尚书胡其亮、工部尚书杨坊城立即附议。

    李德放还说,既是天子巡祭,各地未建行宫之处当同时兴建行宫!

    裘太师一听,猛转过头来怒瞪李德放,两眼都快冒出火来!

    李德放却更为得意了!

    好在天子一摆手道:“行宫就免了吧,除与祭天相关事宜,一切从简!”

    群臣皆道吾皇圣明!

    裘太师知道再说有害无益,便不再坚持,天子龙颜方展!

    虽然李德放最后算是在天子面前扳回了一成,但总的来说还是吃了大亏!

    于是他又把一腔火气全喷到了段山岳头上!

    说要不是他在龙游走了贺卓武,哪还有后边儿的事儿?

    风云会夺帅战督战的事嘛,也没办成!

    去喊个人也喊不来,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从将军府出来的时候,段副指挥使粗犷的脸又大了不少,不知道挨了李德放多少个耳刮子!

    他抑郁到不行,也不回府,却跑到户部侍郎袁清家里蹭饭吃,当然,主要是蹭酒!

    几碗酒下肚,段山岳心中愈发悲苦,铁打般的汉子,居然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

    袁清不用问,看他的脸也猜到又是在大将军那儿受了委屈,倒不去劝,便由他哭。

    果然,段山岳哭痛快了,一抹脸停了,却拍着桌子骂上了:“姓严的说得没错!

    老子他娘的就是他李德放的一条狗,根本就没把老子当人,呼来喝去地不算,还动不动就扇老子!看!”

    他指着酒碗里照出的自己的脸,叫道:“打得老子自个儿都认不出自个儿了!狗日的!”

    袁清忙示意他噤声,道:“大丈夫,泪可尽弹,但前途重要,须谨言慎行呐!”

    接着他又说了许多励志的话和典故,什么卧薪尝胆、胯下之辱、忍辱负重……

    段山岳也听不大明白,但反正知道大概意思还是让他回去做只乖乖狗!

    ……

    贺卓文下朝后走了趟刑部,本是去关心下弟弟销案的事,却意外得到了从开封府府衙传来的消息!

    说是在开封府往河南府的官道上,发现了一具紫面死尸,有人认得是忠勇门门主严辕!

    贺卓文当即快马加鞭赶至开封府府衙,正遇着前来认领尸首的数十名忠勇门弟子,其中一个小伙子身形壮实,面如重枣,原来是严辕独子严铁衣!

    严铁衣此时双目通红,精神萎顿,可一听说来人就是吏部侍郎贺大人,跳起来就揪住贺卓文衣领,说他父亲走时说是应贺侍郎之约,前去擒杀大魔头厉上峰,便问他父亲是否死于厉上峰之手!

    起初贺卓文听到消息,第一反应也是厉上峰,但细想又不像。

    前日一战,厉上峰明显无意要杀严辕,怎会事后再回头来取严辕性命?

    于是他与严铁衣一起去看严辕尸首,又找来仵作。

    仵作称虽然致命伤在胸口,但他见七窍之血有异,查验之下发现严辕死前曾被人下毒,只是什么毒却不可知。

    贺卓文更加断定凶手绝非厉上峰,因为厉上峰若要杀严辕,根本无需用毒。

    他在尸首上一阵摸索,寻物不得,问那仵作,可曾在严辕身上发现一张金制帖片?

    仵作说并没有,贺卓文便怀疑是有人为夺摩云帖而杀人。

    再问有无其他发现时,仵作只说现场还散着酒坛子的碎片,府衙的捕快拼接了一些后,说是京城醉不休装仙醪的坛子,但那些碎片他也验过,没沾过毒。

    贺卓文听了之后,让严铁衣先将严辕尸首带回河南府入土为安,等他的消息,自己则赶回京城。

    ……

    话说贺千山与赵暮雪离开宁州,南下踏上回乡路。

    两人一路上只走僻静小道,后来甚至弃了马匹爬山涉水,因而走得极慢!

    好在如此赶路确实要安全些,至少不太担心追捕他们的官兵。

    但他们还不知道,官兵并不是他们唯一需要顾忌的!

    二人沿岷山山脉而行。

    千里岷山,层峦叠嶂,河谷深切,江出其中。

    山中的积雪在寒冬腊月里极难消融,但今日的暖阳似乎特别给力!

    那些覆盖于草木植被上的白雪,正滴滴答答化作涓涓细流淌入低谷,露出那些早已适应了寒冷的青翠。

    贺千山与赵暮雪并不认得山道,只能辩着方向一味往南走,有路走路,没路走出路。

    虽是在这个季节的山中,赵暮雪却从来没感到过寒冷。

    贺千山总牵着她的手,便不断有暖流从他手掌传来,身上一直暖烘烘的,但更暖的是她的心!

    贺千山突然停住了脚步,赵暮雪也也远远地看见有个人影在往这边移动。

    他们已经很久没碰到过人了!

    贺千山拉着赵暮雪继续往前走,渐渐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此人是个穿着黑色太极道袍的道士,年约不惑,扁塌鼻下一字须,背着个竹筐,竹筐里冒出些青草尾巴,像是些药草。

    贺千山见是个采药的道人,倒想问起路来。

    “这位道长,请问……”

    那道人目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竟直接擦肩而过了,根本没有理睬他的意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