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诡异的梦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是不想送,而是火药精贵,制作不易且昂贵,能送这些已经是我抚宁县很长时间的积累。”王雱摊手道。

    其实王雱的火药产量并不小,也不贵。不过这毕竟是黑科技,在没蔵讹庞听来难制造是完全正常的,这种东西有就很牛逼了,怎么可能多,西夏自己制作的又慢又少又贵,威力又差。在没蔵讹庞看来,王雱能制造出威力更庞大的,一定是生产更加昂贵和困难。

    想着,没蔵讹庞道:“暂时来说,本相手里枪也没有多少,所以有这些火药够了。本相要你的其他东西,然后根据贵重和满意程度,在酌情考虑你的避免战争要求。今个就到这里,你回去吧,想清楚你有多想升官发财,那么,你就一定会衡量出该送什么东西?”

    我@#¥

    狗日的他索起贿来也真不是盖的,算好小爷我此行带的大杀器够多呢。

    于是王雱不动声色,佯作极端心疼的态势,脸颊微微抽搐两下,最终却也没变成狼,抱拳道:“太师福如东海寿与天齐,在下告退。”

    没蔵讹庞心情大好,一拍大腿笑道:“你是敌人,却也是个有趣的人,堪称宋人中的典型,有勇有谋又腹黑猥琐,很对本相之胃口。这两女是我族著名美女,作为回馈你带去享用吧,保证你受用。”

    当即,他身边那两个美女便起身,摇摆着大肥臀走了过来见礼。

    不过王雱摇头拒绝道:“谢过太师美意,我还是不要了,请收回。”

    没蔵讹庞顿时不高兴的道:“难道你觉得不够漂亮,还是嫌弃她们是残花败柳?”

    “非也。”王雱摇头晃脑的道:“只是说我虽然喜欢收礼,却只收对我有用的东西。不是在下狂妄,太师觉得我大雱会缺女人吗?”

    “你……”

    没蔵讹庞不禁皱眉,但是理论上他真不缺,宋国女人比西夏的更漂亮更多,以这纨绔子弟的身家和身份,他开口的话,九成半的宋国女子都能得到,这是事实而不是夸张。

    “告辞。”王雱扫了两个眼泪汪汪的苦命女子一眼后,更多的也不能做了,就此离开了没蔵讹庞的府邸。

    出来走在兴庆府那冰雪覆盖的街市上,穆桂英对他的作为很满意,尤其他没收那两美女,便摸摸他的脑壳道:“真乖,这才是成大事的性格。老廖此点没说错,巨人的秘诀就是禁欲,没有其他路。”

    大雱马上想到了昨晚的梦,不禁老脸微红。

    紧跟着又穆桂英道:“对了,昨晚你好像始终在哼哼唧唧的叫梦姑这名字,重复了三十几次,这女人一定欠你很多钱吧?”

    “你……”王雱惊悚了:“你怎么能偷听我的梦话捏?”

    “不是有意偷听,只是最近闲来无事,我想研究一下人与人间的感情问题。”穆桂英又道:“顺便,你叫了白玉棠五十多次。”

    王雱不禁楞了楞道:“你不会认为她也欠我钱吧?”

    穆桂英道:“白玉棠此妖女倒是应该不欠你钱,但我听说过她是头河东狮,会虐待你,一定已经造成了你幼小心灵深深的伤害了吧?”

    大雱顿时一脸黑线道:“这就是你研究出来的人与人间的心得?”

    “总体是这样,不过模型还是完善中,还有些变量要考虑进去。”穆桂英赶时髦的说了几个王雱才爱用的词。

    不过说起来,大雱也很奇怪为毛呼唤了大白这么多次,如果她是头召唤兽宝宝的话,估计昨晚就耗尽洪荒之力了。

    仔细一想却也有道理,除了胸大屁股圆外,其实大白也拥有其他很多的优点,怪想她的,可惜大老王出昏招,把她送开封府去卧底去了。

    最奇怪的在于,穆桂英没汇报大雱呼唤曹晴几次?

    难道一次都没有?她可正在被没蔵黑云监禁,等待救援的呢?

    这样一来,大雱感觉很伤,对自己的人品和信心都有些动摇了……

    寝宫内,没蔵黑云放下床帘,褪去了衣裳,显露着风姿最盛的美体倒在大床上,少顷后,她就如同一条蛇的扭动了起来,很是兴奋。

    看起来她在自己日自己?

    “娘娘。”关键时刻外部有人催促。

    没蔵太后很清楚,这时刻来打扰一定会是要紧事,于是只得停止,意犹未尽的起身,用手帕擦了一下湿润的手指,穿上了能把她脸颊承托得相当明艳的貂皮大衣,端着镜子仔细看看,除了眼角尚有少许春色外,浑身已经没有哪怕半点风尘俗气,这才出了寝宫,以完美姿态见人。

    来人是心腹将领漫咩,他一句废话没有,直接跪地道:“末将监控到宋国使臣王雱,以非官方身份去见了没蔵讹庞,去的时候带了几个大箱子,出来时候空着手。”

    “什么意思?”没蔵黑云顿时铁青着脸道。

    “没什么意思,末将看到的是这样,就这样汇报。”漫咩道。

    没蔵黑云关心则乱,一着急便大骂起来:“果然是个吃里扒外滑头小鬼,这样的人竟然也来出使!”

    漫咩有些无语,寻思不是您请他来的吗?然后又迟迟不走程序召见,他一个孩子他还能做什么呢?

    没蔵黑云继续怒斥道:“还道他能与众不同有些见识呢。实际却是个银样蜡枪头,还道他和李守贵交往是善意之举,是明白局势,打算讨好本宫,却是不料转眼就去私下对没蔵讹庞贿赂?”

    左右纠结了一番也没好办法,没蔵讹庞毕竟是权臣,在名声上,真有些众望所归的趋势,这是事实怪不了谁,只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毕竟往前感觉那小子大名在外,应该会是朱玉。

    之所以不马上走程序在朝廷让王雱觐见,乃是因为王雱人太小,官也太小,偏偏又是太后请来的人,公然召见王雱规格这么低的人,一定会被没蔵讹庞利用了攻击为“贱格”之类。

    所以从始至终,太后就没打算正式召见,只打算过了这个讲经的时期后私下召见。却是不想,出了些变数,被没蔵讹庞钻了空子?

    “明显是老娘更具细腰请来的人,现在却是他没蔵讹庞去私下结交?好的狠!”对此没蔵黑云越想越恼火……

    最近是没蔵黑云讲经的期间,李守贵见不到太后,理由是她要保持净身不被俗气所染。这让现在坐在府里烤火的李守贵感觉有些兴致索然。

    不知道为什么,最早时候没蔵黑云会偶尔提起王雱,那倒是无所谓,但忽然有一日她便宣布要他来出使,这毫无理由的就让李守贵憋了一口恶气在胸!

    真实见面后,李守贵可以肯定王雱那贼子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杀不了他的时候,仅仅抢了他的一把燧发枪,这让李守贵还很不满足。

    “要想办法……搞的那狗东西生活不能自理,才能解决老子心中忧虑。”李守贵在喃喃自语着。

    少顷后,心腹急急忙忙的走进来抱拳道:“太尉爷,您的计谋凑效了。您故意去说宋人人傻钱多,王雱送了您绝世宝器燧发枪,且携带了非常多的宝贝。于是没蔵太师也中计了,急不可耐的召见了王雱,进行索贿。”

    顿了顿心腹谋士道:“太后非常关注宋使王雱,一直派人盯着王雱。被太后国书召唤而来的宋使,尚未正式觐见前先去和太后的对头私下接触,依照太后性格,这一定是她眼睛里的大忌。太尉爷此番无忧了,你才是专享太后恩宠的人,未来的朝廷一定是您的。”

    “仍旧还不够,继续执行计划,于公于私都必须搞死这时候来添乱的王雱。别人会被他的表象迷惑但我不会,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迟早是个祸害,将来乱天下者必是此小贼。”

    李守贵说完,又缩在了厚厚的貂皮中懒懒的,不想说什么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