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4 打出深井水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打!为什么不打?”韦宝皱了皱眉头,然后紧紧的握住拳头,向空中一扬,坚定的道:“顶多是浪费一些铁料,再造10根铁管!”

    如果只是损失些铁料,损失些银钱,韦宝不会犹豫太久,毕竟现在他有银子了,钱能解决的事情,在韦宝看来都还是小事情,已经做到这个份上,没有必要半途而废。

    只是想到再深入15米,到了60米的距离,已经到了他现在技术上的极限了,如果还是没有出水,这前功尽弃的滋味,可是不好受。这才是韦宝犹豫不决,想着是不是再换个地方试一试的矛盾点。

    众人听韦宝这么说,都有了主意,纷纷答应道。

    范老疙瘩虽然心里有点幸灾乐祸,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安慰韦宝道:“好事多磨,说不定明天便能成了。”

    韦宝嗯了一声,快步而去。

    王志辉和王志辉老婆是最失望的,两个人都想向韦宝道个歉,说不该让他在这里打井的,但没有赶上机会,一起用眼神示意王秋雅。

    王秋雅心领神会的对父母点个头,意思是没事,让他们不用太放在心上。

    韦宝从早上到半下午,连午饭都没有心思吃,却没有想到仍然没有成功,挺憋屈。

    本来他一开始设想打井是很简单的一桩小事,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再要继续,完全得看运气。

    韦宝为什么估计60米会是一个极限距离,上下移动铁管,通过建造高塔,让更多人用力提起铁管来完成,到100米,200米也不是问题。

    关键韦宝感觉再深入的话,蒸汽机带不动了,没有这么大的扭力。

    现在就已经差不多到达极限之力。

    王秋雅和范晓琳急忙跟上韦宝,去劝慰韦宝先吃东西。

    韦宝倒不至于难过的吃不下饭,笑道:“我没事,你们都来安慰我做什么?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吗?”

    “小宝,是我爹不该瞎出主意,地震的时候,这里冒出过水,也不见得下面就有水啊,说不定这里下面就没有水呢?”王秋雅道歉道:“你别怪我爹啊,我向你赔不是了。”

    韦宝很自然的握住了王秋雅的雪白柔嫩的小手,笑道:“道歉做什么?你爹敢大胆提出建议,这是值得鼓励的事情啊,如果每个人都怕犯错,什么都不敢说,那不是更加糟糕?”

    王秋雅见韦宝丝毫没有怪罪爹爹的意思,欣慰的嫣然一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范晓琳见韦宝公然和王秋雅手牵着手走路,心里吃醋的发酸,轻声道:“小宝,先吃饭吧。”

    韦宝微微一笑:“吃饭!本来咱们就没有井,能打的出来最好,打不出来也没事!”

    范晓琳和王秋雅知道韦宝这么说,是很无奈的一种言辞,既是在宽他自己的心,也是在宽她们的心,但她们想不出该怎么安慰韦宝。

    吃过饭,韦宝收拾了一下心情,接着在房中攻读四书五经,晦涩难懂不说,主要是提不起兴趣,韦宝想不通以前看的书,现代人跑到古代来靠勤奋努力考科举的都是啥心态?现代教育怎么说,还是注重趣味性,实用性的,古代科举都是啥玩意?

    在韦宝看来,这十几本科举必读书,浓缩在一起,顶多编写成一本大部头的英汉双解词典那种篇幅便足够了。

    难道人人都要当文学教授?而文学教授和做官有什么很大的关联?

    当然,他知道这是封建制度的组织形式,在很长的时期内,是有进步意义的。很多思想也是传统文化闪耀星光,照耀着民族一路成长的。

    思想这种东西,永远不能说过时,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跑到古代比古代大能的思想高明。

    韦宝看着看着便看累了,推开窗,看了眼窗外劳作中的人们,感觉自己也不要太懈怠,又返回桌边,自己找到了新的乐趣,他拿出手机,将这些书文用手机拍照,自己制作书目检索,预备全部存入手机当中,好方便躺在床上看书,看手机总比抱着一本本的实体书要轻松。

    这个工作量也不小,韦宝下午忙了整整一下午,直到王秋雅喊他去吃晚饭,才完成了《论语》一本书的拍照和编订检索工作。

    “这是什么东西?还会发光的?”王秋雅惊讶的看着韦宝的手机。

    韦宝一怔,暗忖自己心大了些,忘记避讳王秋雅了,却也并不紧张,微微一笑:“这东西厉害吧?洋人那里买来的,不要对人说起。”

    王秋雅嗯了一声,点头,心里暗喜,不要对别人说,那就是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喜欢和韦宝之间有秘密,巴不得越多秘密越好。

    韦宝关上手机,揣入怀中,很自然的站起身来,看了眼嘴角挂着微笑,正要离去的王秋雅,一伸手,将王秋雅雪白的小手握住了。

    王秋雅轻轻的嘤的一声,粉脸立即羞得通红,芳心怦怦狂跳,没有挣扎,也没有像以前那样问韦宝要干什么,站着不动了。

    韦宝靠在书桌边,没用力,王秋雅便倒入韦宝怀里,被韦宝微微的抱住了。

    韦宝勾起王秋雅的下巴,看她精致绝美的粉脸,王秋雅低垂眼睑,微微眯着,不敢和韦宝的目光对上,粉脸又红又烫,非常动人。

    韦宝像是欣赏一件艺术品,轻轻地在王秋雅的粉脸上吻了一下,闻着王秋雅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女特有的香味,闭上眼睛,陶醉不已。

    王秋雅暗想这就是‘互相帮助’吗?她虽然浑身发热,两腿之间和丰满的胸脯都想有一股热力在抓挠一般,但感觉好像也还好吧?不知道为什么徐蕊能叫的要死要活的。

    “就这样抱一会,好不好?”韦宝温柔的将脸贴在王秋雅吹弹可破的粉脸上,轻声问道。

    王秋雅无声的点了点头,心中喜悦无限,暗道最好抱的久一些,一直这么抱着我才好。只是这样‘矫情’的话,她是说不出口的。

    韦宝忽然想到了郑忠飞,之前他察觉郑忠飞对王秋雅格外的感兴趣,王秋雅怼郑忠飞也有好感,这才是韦宝对王秋雅最膈应的地方,实际上拒婚的事情,他倒是觉得还好。

    毕竟自己刚刚穿越来的时候,被拒婚,那也只是代表之前那个韦宝的情况,不是他本人的情况,他又不能选择家境。

    是个人都嫌贫爱富,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王秋雅偷偷的斜眼看了看韦宝,见他怔怔的在出神,听着韦宝呼吸的声音,芳心怦怦狂跳。

    韦宝没有乱来,只是抱了一下,亲了一口,便站直了,拖着王秋雅的手去吃饭。

    韦宝时常拖王秋雅的手,他和王秋雅两个人都有些习惯了,不过也只是在没人的时候,不会在公众场合。

    韦宝的房子中和韦达康黄滢的房中,各有四名丫鬟,还有几名丫鬟是专门跟着范晓琳做一些后勤方面的工作,韦宝房里的丫鬟都见过韦宝这样牵着王秋雅的手走路,大家都以为韦公子和王秋雅已经有过什么了,只是韦宝手下规矩大,谁也不敢乱传,只是四名丫鬟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议论一下而已。

    吃过晚饭,韦宝又用手机拍了一些四书五经,然后早早睡了。

    虽然来了快一个月,但是他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适应这时代的生活,他融入归融入,感觉自己就是大明的人,但在现代长久以来形成的生活习惯是改不了的,完全没有电脑电视这些直观视频,完全没有娱乐,真的挺难熬。

    韦宝的手机里面没有什么东西,网络游戏、视频网站、聊天软体,这些因为没有网络,都没用了。

    韦宝以前也看书,但都是到网站看,从来不看盗版,更不下载盗版,现在他有点后悔,早知道多下几本,也可以用来解闷。多下些电影连续剧,晚上也有事情做了。

    军舰上肯定有这些东西,虽然那几百个游客的手机大部分都有密码,但韦宝猜想说不定这当中有人是修手机的,修手机的人通常都随身携带开锁神器(一种外接手机,用来解锁的小巧设备),打开这些人的手机密保没有问题,几百个人,肯定存了千奇百怪的各种东西,只是他才刚刚晚上出去过,再要是跑出去,又得向范晓琳、王秋雅和徐蕊三女解释半天。

    倒不怕解释,甚至不用解释也没事,关键天太冷,大晚上的懒得出门了。——韦宝缩在温暖的床上,如是想。

    造铁管要铁料,也要时间,铁料不够了,还得上山海关去购买,那里有黑市,比较容易获得这些。

    韦宝手下光是铁匠就有上百人,但是为了确保没有问题,确保每根都质量过硬,所有的铁管都是由一名最有实力的大师傅铸造的,这也耽误时间。

    第三天才将那十根铁管弄出来。

    与此同时,韦宝还让人购买了大量铜料过来。

    本来还应该同步进行采煤、伐木、建设砖窑、煤窑、石灰窑、水泥窑的工作,但是人手都派出去挖掘建造城墙的地基去了,所以韦宝打算先把井打出来,再进行旁的事务。

    “小宝,罗大管事来报,十根铁管弄成了。”王秋雅向韦宝汇报道。现在要找韦宝,需要通传,得先找韦宝房中的小丫鬟,小丫鬟再告诉大丫鬟,大丫鬟再告诉范晓琳、王秋雅和徐蕊这种管事丫鬟,可是不容易。

    韦宝哦了一声,觉得好慢,却没有说出来,知道底下人已经是快马加鞭了,自己交代的事情,他们绝不敢怠慢,将手机关机,揣入怀中站起来。这三天他倒是把十多本科举必备读物都存入手机了,并且编好了检索目录,想查找哪一篇文章,立马能找到。

    “通知下去,现在就继续挖井!”韦宝对王秋雅道。

    王秋雅嗯了一声,想问韦宝,如果这里真的没有水怎么办?但是到底忍住了没问。

    韦宝看出了王秋雅的心思,微微一笑,虽然心里空落落的,觉得虚浮的很,却没有表露出来,做大佬,这点风度肯定要保持的。自己若总是一副底气不足,心浮气躁的表现,又怎么给底下人信心?

    王志辉这几天也因为打井的事情提心吊胆的,主要他老婆每天都要唠叨很长时间,怕他叫韦宝打井的地方真的不出水,耽误韦宝的事情,本来因为女儿拒婚的事情,韦达康和黄滢就对他们两个和女儿冷淡了很多,这次再要是耽误了韦宝的事情,后果不敢想。

    王志辉听说韦宝带人接着去打井,急忙跟去。

    范老疙瘩也密切关注韦宝打井的进程,担心王志辉这趟会立下大功,看见韦宝行动了,急忙喊上韦达康和黄滢,大家一起去看韦宝打井。

    韦宝见他们几个人站在自己身后观看,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好看的?大冷天的,你们还是回去打你们的马吊吧,我今天要是打出水来,晚上我也得学学打马吊!”

    黄滢皱了皱眉头,给了韦宝一个白眼:“不学好,马吊有什么好学的?能当饭吃?听蕊儿说,你这段日子都在用心念书,那不是很好吗?”

    “开始!”韦宝没有接黄滢的话茬,直接对谭疯子和罗三愣子下令道。

    众人答应一声,将铁管套上蒸汽机的蜗杆,铁管旋转着往地下深入。

    50米!

    55米!

    韦宝的一颗心纠结在一起,再有三根铁管装上去,如果还不出水,那就真的没办法了。他也不打算再试验了,感觉北方打井太费事。等以后弄了水库,在水库边上建个水站便是了,虽然那样的水质不如深井水,过滤程序做的好一些,也能差不了太多。

    “有水了!有水了!公子,这水好清!”谭疯子将铁管弄上来之后,发现管内在滴水,用手抹了一把之后,惊喜的向韦宝报喜。

    韦宝也大喜若狂,妈滴,在现代可没有发现合格的饮用水是如此宝贵呀,急忙蹦跳着过去,用两根手指往铁管内摸,虽然伴着泥沙,但可以肯定,这就是深井水了!

    “快!把剩下的三根铁管也用上!打的越深,以后就越不愁没水了,这口井,至少要服务100年!”韦宝自豪满满的道。

    大明的一丈长度等于现代的3米多一点,60米就是18丈多。

    王志辉惊喜的道:“小宝,这趟太牛了!居然能打到地底18丈多深!怕是打到了阎罗殿了吧?哈哈哈。”

    王志辉老婆又喜又嗔道:“呸呸呸,瞎说什么阎罗殿,童言无忌。”

    王志辉都一把胡子的人了,还被老婆说童言无忌,却并无不快,呵呵一笑。

    “小宝,太好了,这就算是成了么?”王秋雅也很高兴,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就怕她爹乱报信,耽误韦宝大事哩。

    韦宝喜滋滋的点头道:“成了!以后咱们就不用再费力挑水了!而且等你们看见这水是啥成色的时候,才知道这水有多宝贵!”

    “能比永平府的观音庙里面的井水还清么?”黄滢也喜笑颜开。整个永平府就只有几口井,而且都是浅水井,唯独是永平府的一口井,能出清水,学子们为求高中,每年到了考期,都少不得要往里面扔铜钱祈福,还要掬一捧井水喝了,才敢放心赴考。

    韦宝呵呵一笑:“等明天看吧!那个泉水也赶不上我这个。我和是深井水,是地表层下面的水,最干净的水。”

    韦达康不忘恭喜王志辉:“王哥,这趟你的话灵验了。”

    韦宝也笑道:“我说了如果打出水,算是大功一件,我现在就宣布王伯为天地商号正式编制,先编在后勤,给三愣子哥打打下手。”

    王志辉乐得合不拢嘴:“谢谢小宝啊,三愣子,以后多给我派活儿干啊,我这些天光跟着达康吃喝,早闲不住了。”

    罗三愣子乐呵呵的答应一声:“行啊,王叔,恭喜你了啊。”

    众人也一起恭喜王志辉,把个王志辉和王志辉老婆,喜的都眯起了眼睛,仿佛一对新人接受众人的道喜。

    范老疙瘩心里叫一个酸楚,暗责自己平时咋不留心哪里有没有冒水?好事都让王志辉占去了,打岔的问韦宝道:“小宝,打出了水,可是桶子放不下去,咋把水提上来呢?”

    这个问题也是众人诧异的问题,大家都搞不懂韦宝拳头粗的铁管打到地底下,怎么把水弄上来?难道光只是为了验证一下,地下有水?

    韦宝微微一笑:“这个简单,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不锈钢水龙头,亮晶晶,银闪闪的非常漂亮,那天搬运蒸汽机过来的时候,韦宝就拿了几个水龙头过来。军舰上都是酒店式装修,水龙头都是这种高档货。

    韦宝对铁匠道:“用铜料,按照这个规格打造铜管,到时候接在蒸汽机上,便能直接从地下抽水上来了。”韦宝说着将那个水龙头递给王铁匠。

    大家已经做过铁管,做铜管也一样,自然不成问题。

    王铁匠心疼道:“公子,18丈多,都用铜料?这得多少银子啊?就用铁管不行么?”本来他还以为公子让人买许多铜料来,是不是想私铸银钱呢?这年代敢私铸银钱的奸商可不少,还以为公子也是靠这个发家的。

    “这不是你要担心的问题。用铁管时间长了要生锈的,得滋生多少细菌?就是会很脏,很不卫生,人吃了生锈的水,容易得病。”韦宝道:“千金难买身体健康,不在乎这些银子。”

    王铁匠赶忙拱手道:“是我多嘴了,公子说的是。”

    “还不止这19丈用铜管,等水站造好,还得接管子到我和我爹娘住处去,这样以后想什么时候用水就能什么时候用水了。”

    众人听闻,都夸赞韦宝孝顺。

    黄滢则急忙道:“不用不用,小宝,我们让人过来挑水便成了,这要从这里接到家里去,得七八百丈了吧?那得费多少铜料?不用不用。”

    韦宝笑道:“你们不用,我用。既然娘舍不得,到时候让丫鬟到我屋这边来提水便是了。”

    黄滢虽然还是舍不得,想劝诫儿子节俭,但到底心疼儿子,反正又是儿子自己赚的银子,他想舒服一些,便舒服一些吧。

    “小宝,就靠管子,还有你这个叫蒸汽机的大家伙,就能从地底下打上水来?”韦达康不相信的问道。

    “过两天就知道了。”韦宝微微一笑,现在大局已定,他已然不着急了。韦宝忽然发现自己只能打顺风局,稍微逆风一点便心烦意乱。

    下午韦宝又去视察了几处准备造窑的地方,耐火砖已经准备好了。

    韦宝虽然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大概还是知道一点的,问石匠:“这种耐火砖经久耐用么?”

    “公子放心吧,烧瓷器都没有问题。”石匠拍着胸脯道。

    韦宝点点头,捡起一块砖头看,黑色的,估计是石墨质耐火制品,是以天然石墨为原料,以粘土作结合剂制得的耐火材料。

    这类制品有石墨粘土坩埚、蒸馏罐、铸钢用塞头砖、水口砖及盛钢桶衬砖等。其中生产最多、应用最广的是炼钢和熔炼有色金属的石墨粘土坩埚。

    韦宝暗忖,三百年前的工艺水平就一点不差了呀,土法比现代工艺差在哪里?等到自己的蒸汽机复制成功,给你们安上锅炉,增强风力,动力,配上高炉,谁还能比得上我的各个窑?

    韦宝遂将自己的构想详细的对几名石匠说了。

    众人惊奇的看着韦宝,他们已经知道公子用蒸汽机打井的事情了,但燃料能够通过机器变成风能热能,他们还是不敢想象的。

    “公子,那蒸汽机鼓出的风,能比人吹出来的大多少?”一名石匠问道。

    韦宝微微一笑,伸出两只巴掌:“一百倍!”

    众人一阵惊叹,当然,多半有讨好韦公子的表演成分,他们相信如果机器真的能转换能量,肯定比人厉害,但也不可能一百倍吧?

    韦宝微笑道:“不光能帮你们烧窑,有了蒸汽机,到时候还能帮助破碎搅拌石料,大大节约人工!”

    韦宝越说越高兴,恨不得今天就把几个窑都弄出来,然后把二百里城墙都围起来,使得这方圆几百里,成为自己的王国。有了这个小王国做后盾,不管是出门谋求官道,还是盘踞一隅准备造反,自己都能占据制高点了。

    “你们忙吧,没事了。”韦宝满意的看了眼他们正在搭建中的烟囱道:“这个烟囱还可以再搭高一点,继续准备,在旁边再起一个更高的,至少要是这个的五倍!相信我,风能不是问题!”

    几名石匠虽然半信半疑,不过他们本来就是为公子干活的,公子怎么说,便怎么做就是了。

    砖窑和石灰窑都不是问题,这年代的人已经懂了,主要是水泥,有了水泥,也能让砖头的质量得到超大的飞跃!

    不过韦宝不知道水泥的配方,大概知道是怎么得来的而已。他是纯小白,什么都知道一点点皮毛,其实什么都没有做过,也没有接触过,只能用来吹牛打嘴炮,真的跑到古代来,时常有无助的感觉。

    韦宝决定立刻去军舰查找一下,看看能不能获取些资料,另外也是时候研究一下军舰上的电脑和那些游客遗留下来的手机了,毕竟这就是他能够获取的,现代的全部资讯了,颇有点要去撞大运的感慨,毕竟有些什么东西,不是他能够决定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