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真正的本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妖?”

    陈韵阳终于明白此刻面前的两个女人的真实身份,陡然瞪大了眼睛。虽然她曾听闻老师讲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妖族的存在,但隐藏在人类当中的妖族,除非是特意表明身份,否则根本不容易见到。

    “请问……我能问问你们的本体是什么吗?”陈韵阳好奇道,但转而又觉得这好像很不礼貌,急忙道:“如果不能说也没关系……”

    “没什么不能说的。”胡白白倒是很坦荡,笑道:“妖族不是什么不能提的紧急,我们不是异类,我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生命。我的本体是一只白狐。”

    说着,胡白白的手掌上,显化除了一些白色的绒毛展示给了陈韵阳。

    没见过大妖的小姑娘好奇的伸出指头点了点,而后像是触电般收了回来。

    藤安南笑盈盈的等胡白白说完,这才道:“你们猜猜我的本体是什么?应该不难猜到。”

    陈韵阳顿时皱起眉头开始思考起来。

    九天心中一动,道:“你可以跟死去的植物沟通,能增强它们的品质,我想应该是与植物有关吧?而且你的名字里有一个藤字,我猜想会不会是某种藤类的植物?”

    藤安南的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道:“你真的很聪明,没想到从这些线索中就能猜出来这么多的东西。”

    “没错,我是一株藤蔓成精,本体是一株古楠藤。”

    说着,她的露出的手臂上,肤色消失,一小节手臂显露出本体,是几道藤蔓交织在一起的样子。

    陈韵阳再次伸手触碰了一下,脸上露出开心的神色,像是小女孩得到了好玩的玩具。随后才后知后觉的喊道:“难怪你刚刚不愿意喝茶,如果姐姐你是植物成精的话,那茶水对你来说不就相当于尸水吗?”

    九天:“……”

    胡白白:“……”

    虽然严格来讲,陈韵阳说的话并不算错,但是九天感觉面前的依麦花茶忽然变得可怕起来,实在是太过倒人胃口。

    藤安南轻笑两声,把手臂恢复正常,道:“其实我们植物成精与白白这种动物成精不太一样,你们看到的只是我其中一只藤条显化出来的样子,我真正的本体,其实是在一座寺庙当中。我们植物没有办法像她们那样四处移动,不能离开土壤。只能用这种办法出来见见世面。”

    竟然是住在寺庙吗?

    九天心中忍不住好奇起来,这好像是他碰到的,除了花白以外,第二株植物成精的大妖。事实上花白严格来讲好像并不算是大妖。

    “你为什么会跟着老板呢?”胡白白忍不住问道,她心里对藤安南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戒备。

    “其实我也不知道……”藤安南犹豫了一下,“九天的身上,让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亲切感,这股感觉让我没有任何的头绪,就是突如其来。”

    胡白白忽然露出惊悚的表情,道:“你不会是爱上我们老板了吧?人妖殊途,你可别乱来。”

    藤安南听到这话,第一次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道:“你想多了白白,我可以确定那并不是人类所谓的爱情。只是一种亲近之意,让我没有办法对他产生任何的敌意。”

    九天挠了挠头,心中明白这恐怕是自己植物亲和天赋在藤安南身上产生作用了,受到了吸引。

    陈韵阳在旁边听到这话后,忽然认同的点了点头道:“没错,藤姐姐,你绝对不能跟老板结婚。不然你看别人婚礼都送花什么的。如果你们要结婚了,送花对你来说,不就相当于在人类的婚礼上送死人吗?太不吉利了!”

    桌子上的气氛瞬间冷掉,大家都被陈韵阳这番奇思妙想惊呆了。

    这个小姑娘平时看起来正正常常,没想到脑子里竟然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说到这里,胡白白跟藤安南的误会自然是化解了,没有了敌意,两人很快便有说有笑起来。

    晚上,大家的谈兴终于慢慢的淡了下来,藤安南准备告辞离开了。

    九天亲自送她离开。

    “九天,你这里真的很好,我其实从未见过人类与妖族能够如此和谐的共处。”藤安南的眼里似乎有光在闪烁,“我们妖族为什么要隐藏身份,其实在很多人看来,我们终究是异类。各种神话故事,古籍传说都将妖族描绘成一个很可怕的生命。其实也有很多妖族渴望和平,渴望自由。”

    “以后你想来随时可以来,我这里随时欢迎你。”九天笑道。

    “那不行。”藤安南忽然俏皮的一笑,道:“怎么能老让一个姑娘亲自来找你,你要是觉得我是朋友,等有时间了来寺庙里找我玩吧。我自己一个人有时候在庙里可是很无聊的。”

    九天欣然应允,其实他对藤安南本体所在的寺庙也很感兴趣。

    藤安南留下了一个地址,然后让九天留步,在路边招手了一辆出租车,转眼间便消失在路口。

    “真是一位有趣的大妖。”

    九天目送她远走,这才转身回到花店。

    …………

    …………

    深夜。

    一艘小型的私人洲际飞梭里,舱内灯火通明,季邵元陷在宽大柔软的沙发里,眼睛微合。助理悄悄的将一份资料放在他的面前,旋即转身离开。

    “九天,华洲郑城人,二十三岁……”

    一份关于九天的详细资料摆放在了他的面前,或许就连九天自己都没有如此详细的资料。

    季邵元的目光往下看,最终停留在其中一栏上。

    父亲:九正豪。

    半响,季邵元忽然笑了起来,原来是这个人的儿子,难怪如此的优秀。都说虎父无犬子,果然是如此。其实他早该想到的,眉眼之间的熟悉感,九这样稀少的姓氏,又是郑城人。

    季邵元的两鬓已经有些白发了,看起来有些苍老。但其实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实不过是刚满五十岁,还正值壮年的事情。只是早年间的一些事情,让他显得远比同龄人显老。

    一些怀念的神色从季邵元的脸上流淌过去。

    “老九啊,真是好久没见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