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吃骗天下(第四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周末道,“我这些年一直在找你,这次,是听说你被人关在这里,特意过来陪你的。”

    西施好奇问道,“你为什么要一直找我?”

    周末重操旧业,拿出在古代惯用的杀手锏,很光棍地答道,“因为我有幸在数年前拜一位仙家高人为师,夜观星象,发现你本命星黯淡,明显是遇到了妖孽,将会引发情劫,造成无可挽回的可怕后果,急于要来救你。”

    “啊?”西施吓了一跳,好奇地又问道,“那位仙家高人是谁?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周末一本正经答道,“那位仙家高人是系统。我确定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不信,我可以对天盟誓以证清白。”

    “好,那你盟誓吧。”东施表哥在西施的印象中就是一混混,她信不过。

    周末没想到西施这么干脆利落,傻眼了。

    虽然自己不像古人一样,相信违誓会天打五雷轰这种鬼话,但问题是自己并没有盟誓的习惯呀,大男人在女人面前赌咒发誓,多掉份。

    刚刚要不是心里笃定西施看上去善良纯真,应该不会强人所难,自己哪里会提盟誓证清白这建议。

    真是自作孽,不可逃。

    女人,哪有几个好相与的?

    像玉环那样乖巧的人儿,毕竟只是少数。

    对了,西施可还是承受过近似现代特工一样的卧底训练,更加不该掉以轻心。

    周末后悔极了,咬咬牙,不得不装模作样地盟誓道,“我越国朱末,对天盟誓,刚刚对西施所言,句句属实,如有半句虚假,就让我越国朱末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活!”

    到底有些舍不得虐自己太狠,哪怕其实已经把自己真人给撇开了,只是语言上的吃亏,周末还是坚持留了点余地,不说“不得好死”,只说“不得好活”。

    西施倒是没有在乎这个小误差,主要古人都极信盟誓,周末的信誓旦旦的样子还极像那么回事,不容置疑。

    她信了周末的话,接下来,两人就一起“叙旧”。

    西施自从跟着范蠡离开家乡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对家乡还是有一些难以忘怀的情愫的,很认真地向周末打听有关家乡的一些事情。

    周末哪里知道什么呀,只根据史书上关于东施的一些记载,向她说了下东施的一些情况,至于他自己的事,那就是哪里好编编哪里,尽量不留破绽,让西施怀疑。

    同时,为了表现出自己对西施有多么的深情不移,他特意从现代影视剧里仿故事,讲述自己都有哪些本事,因此曾被哪些女子们喜欢上过,示爱过,又是如何因为心里有她而对其他女子都不为所动,守身如玉。

    西施这些年都在受太监、宫中嬷嬷们的魔鬼训练,身边只接触过范蠡这一个正常男人,所以才会很容易被他的种种示爱行为感动到,被动爱上他。

    像周末这样会讲故事又一往情深的男子,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即被他讲的被追求经历所吸引,又对他的品性能力有了新的认识,相对于过去而言,印象大为改观,慢慢也就卸下心房,跟他聊起了自己这些年的一些经历和感受。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天黑。

    狱卒送来的吃食居然是一人一个发馊的黑馍。

    这哪是人吃的东西?

    周末生气了,同时也有心让西施更加确信自己是神仙弟子,有几把刷子的,故意像变戏法似的,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一个装三百年人参的玉盒,递给狱卒,吩咐道,“拿这个给我去外面换点银钱来,每天搞好我跟西施的生活,一个月后,只要表现出色,我给你一根更好的人参!”

    狱卒虽然是没什么地位,但这可是吴国看押朝廷和宫中要犯的牢房,平时为了日子过好点而贿赂他的达官贵人也不是没有,银钱呀、珠宝呀,名贵人参呀什么的,也不是没见过。

    但别的不说,人参在这个时代可是极珍贵的东西,上百年的就只有王宫才有,平时狱卒只收过和见过几十年的人参,像这种三百年的,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好在,收过的人参多了,没见过,识货还是识的。

    他拿着周末给的玉盒打开细看了看里面的人参,又合上,细看了看装人参的玉盒,心里认定周末绝对是某个神秘达官贵人的子弟,因为像吴王一样贪恋西施的美色,才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关于周末这个突然冒出来要求跟西施关一起坐牢的另类,下午他上班时,路过监狱门口,已经听门口的李白引以为趁事,跟他说起过了。

    李白那二傻子看人看似,从来就没有对的时候,当时,他不觉得周末不可能是王后娘娘身边的太监,更可能是它国仰慕西施美名,跟过来追求美人的公子哥儿。

    毕竟在这个时代,流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么。

    现在看到周末拿出手的东西,他倒是不觉得奇怪,只好奇周末手往虚空一抓,这东西就出来了,跟变戏法似的,是怎么回事。

    他一脸企盼地问道,“周公子,你还能再掏个装人参的玉盒出来给我看看吗?我不要你的人参和玉盒,我就想看看你掏东西的手法,太神奇了。”

    “行,没问题。”周末满口答应。

    玉盒刚刚一下就掏出来了,没什么看头,估计西施也想再看一次呢。

    周末有注意到在狱卒提出要求时,西施那美得晃眼的目光里流露出来的更加璀璨亮彩。

    他故意放慢动作,把手伸向虚空,一点点地,像抽蚕丝地的,缓缓又掏了一个装人参的玉盒出来。

    狱卒眼睛都瞪直了,直道,“周公子,你是神仙吧?”

    “是呀,我是下来渡劫的,此世注定有情劫,逃不过。”周末很满意狱卒的提问,一边很神棍地瞎诌,一边又把玉盒重新慢动作缓缓放回了储物空间。

    同时,他的眼角余光一点也没错过狱卒和西施听到他的回答后,流露的狂热崇拜之色,心里暗暗得意:哈哈,爽!以后利用空间里的东西来验证神棍本事、装神棍在古代吃骗天下估计问题不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