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动情的如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沈哥——你可算回来了,快救救我——”来福出杀猪般的喊声,“姑奶奶,别打了!”他身上爬着一条蛇,蛇正在他身上游走,原来不是来福被人鸡奸,而是舒如姒来了。

    “师傅,真的是你!!”望见舒如姒重新站在眼前,兴奋地冲了上去,舒如姒却毫不留情,一鞭子挥了过来,“师傅,别打,是我!”

    “打的就是你!”

    舒如姒怒哼一声,连续对他挥出几鞭,“你竟敢伤我,还敢跑,给我站好!”她肩上挂着一个行囊,似乎也要离开京城。

    “有话好好说,那一刀我不是故意捅的。”沈风急道:“看见师傅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自从那天以后,我夜不能寐,泪流满面,插在你身上,痛在我心中。”

    哼——

    舒如姒神情不善,只是冷冷地哼一声,然后收起皮鞭,天气寒冷,她却穿得性感清凉,真不知道她的身体是怎么做的,不过她下一动作便是靠近旁边的火堆,火堆上还有一串烧烤,是来福特地为沈风准备的,且地上还有

    沈风瞧了一眼,心中一荡,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脸上的肉颤颤笑着道:“师傅,你是不是冷了,这里有点酒,你喝点暖暖身。”

    舒如姒眸子含笑睇去,嘴角灿烂笑着,摆弄着两条诱人的长腿,娇滴滴道:“我身子你不是最清楚么——身子是热的,但血却是冷的。”

    “惭愧惭愧——”被她后半句所慑,急忙道:“我一点也不清楚,我只是比较关心而已,我人生最大的目标是三妻四妾封侯加爵,而是做一个知冷知暖的好徒弟——”

    说着,神情转为郑重,“要是还不解气的话,你就打我几鞭,不过呢,正好这里有个现成的被绑起来,来福是我的手下,你打他就等于打我,你抽来福几鞭,抽到你高兴为止。”

    “沈哥,快救救我——”来福刚喊了一声,立即脸色大变道:“啊——”

    舒如姒脸上泛起笑意,屈膝坐在一块石头上,淡淡道:“好了,我这次来可不是来听你这些话。”

    “来福,你去外面守着,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无论听到你听到多大的动静都不要进来。”

    、、、、、

    来福走后,沈风马上走了过去,目光灼灼地望着舒如姒,激动道:“师傅,我好想你,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舒如姒露出少有窘态,仿佛心中千千结被他拆解,向来在他面前呈高姿态,哪能轻易示弱,冷笑道:“你看看你脚下!”

    “脚下——我就知道——”沈风低头看了一眼,下一刻整个人被反吊在树上,身上的事物也掉了下来。

    “今夜我要好好惩治你,看你还敢不敢伤害师傅。”舒如姒掩唇娇笑一下,随即站了起来,环抱着胸口,将挤了挤,见地上掉落一样事物,便捡起来看看。

    地上掉落的是一封信,沈风脸色大变,焦急大喊道:“这是我的信,师傅你千万不要看,我求求你,你打我几鞭,千万不要看这封信。”

    “你不让看,我偏要看!”舒如姒与一般温柔女子不同,不仅奸诈狡猾,还泼辣大胆,有着寻常女子所没有的阴狠。

    “师傅,求求你,不要看,要是被你看了,我就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从两人第一次见面舒如姒就喜欢捉弄人,以前想要占她的人都被她捉弄得神经错乱,沈风还是第一个能跟她旗鼓相当的人,舒如姒咯咯笑着拆开信封,皱着眉头轻念:“致我最想念的师傅,尽管我一生中有过无数个无耻的念头,但无疑在写这封信时的念头最无耻的——”

    叫喊中的沈风见她中了点雕虫小技,脸上奸奸笑了下,两人互相知根知底,沈风怎么会不知道她会捉弄自己,再往前面一点说,沈风心中坚信舒姐姐一直在某个地方关注着自己,如果让她知道今天的事情,她一定会找上门来。

    前面说了一些淫邪的话,忽然话锋一转为抒情,“假如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和你在一起,我会尽情挥霍,可以蹉跎,可以等待,可以互相欺骗,我会继续占你便宜,再被你利用,时间还有很多,有一辈子的时间,这一辈子我们经历很多,彼此舍不得,终归会在一起,所以我可以等待,可以让你欺骗。”

    “假如我只有三天的时间和你在一起,生命是脆弱的,人与人难得际遇,更难得相知,但这一切将会被时间带走,不是人人都有美满幸福的日子,大部人都在错过谁和谁,幸运的是我还有三天,假如我有三天的时间和你在一起,我会用在第一天与你走过四条街道,在清晨与黄昏的时候,然后看日出与日落,在第二天,我要带你茶肆酒楼听听说书人讲故事,茶肆酒楼比较热闹,都是一些善良的老百姓,他们喜欢看到一些美好的事物,比如我们,我们会得到他们的祝福,享受热闹的气氛,这一些你在一个人的时候或许盼过。到了第三天,我希望去安静的地方,最好是属于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云梦泽、村屋、、、在那一片地方走过一遍。”

    “但假如我只有一天的时间和你在一起,我想与你成亲,让你成为这世上最美丽幸福的女子,只有这样才能慰藉得之不易的一天、、、、”

    信上原来写着肉麻的情话,看得人心醉,还有些忧伤,心弦在悄无声息被字里行间拨得乱乱的,眼里含泪,泪眼涟涟。

    这可是老子花了一个晚上写的,只挥出五成不到的功力,沈风心中火热,轻叫一声:“师傅——”

    声音贯入耳中,舒如姒浑身一颤,忽然之间身体涌上一股寒意,整个人瑟瑟抖起来,见状,沈风急道:“是不是又冷了,你快去火堆旁。”

    舒如姒脸上泛红,身体却是冷得瑟瑟抖,身体紧缩着,双手抱着自己,复杂地望他:“你这书信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

    沈风强忍住笑意道:“书信是早就准备好了,但万万没想到师傅会看到,真是没想到,事到如今我也不能再隐瞒了,我——”

    啪——舒如姒突然抽出一鞭子,呵斥道:“不想再吃鞭子,便不要再说下去!”

    沈风疼地直咬牙,咧着嘴脸继续道:“我——”

    啪——舒如姒说话算话,他刚一开口,又是一鞭子抽过来,这鞭子打在身上立即现出一条血淋淋的血痕,可见她是真下重手。

    沈风痛地全身弓紧,拳头用力捏住,咬牙道:“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从第一次遇见你就生的事情。”

    啪啪啪——一口气快说了一句话,舒如姒便在他身上狠狠抽了几鞭,每一下都是一痕,舒如姒似乎一如既往的绝情,冷笑道:“莫要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你没说一字,我便抽你一鞭!”

    浑身被她抽得遍体鳞伤,疼痛感一阵接着一阵,好不缓过劲来,刚要张开,便见舒如姒举起鞭子,两人目光对视着,仿佛是一对生死仇敌。

    舒如姒忽然灿烂一笑道:“是不是很生气,心中在埋怨师傅,以前师傅疼你,不忍心打你,如今你不听我的话,师傅便不会再对你仁慈。”

    “我——”沈风咧嘴一笑,在舒如姒挥来鞭子时,突然将鞭子紧紧抓住,然后一下子拉了过来,将舒如姒也带过来,对着她残忍一笑道:“我也不会再对你客气!”

    说罢,对着她的红唇不客气的吻下去,所谓不客气,就是将她的头抱住,重重地来一个强吻,光看姿势都是极不容易,沈风倒挂着,却还能抓好时机占到便宜,要是厉大哥看见,一定会赞不绝口。

    倒悬着血液都冲到脑袋上,却还要憋着一口气去来个绵延的长吻,这可难为沈风了,沈风又憋不住,又舍不得离开舒如姒的唇,舒姐姐的唇瓣性感诱人,沈风早就想一亲香泽,那一瞬间的触感,差点就让灵魂出窍。

    舒如姒表面上很洒脱,但几次被沈风轻薄,总是显得十分愤怒,动辄便将沈风弄得骨折,要不是沈风色胆包天,寻常人早就躲得她远远的。

    舒如姒奋力挣扎,今时不同往日,以前人见人怕的大妖女已经变成弱不禁风的小女人,失去了一身功力,她怎是沈风的对手,根本挣脱不开,但很快她便迷失了,迷失在刺激的享受中,她的身子比寻常女人还敏感,享受到快感也是别人的几倍,两人忘乎所以地缠绵,沈风脑袋涨红涨红的,而舒如姒也是艳若桃李,身子越来越软。

    咔——

    树干应声而断,沈风砰地一声摔在地上,树干承受不住熊一样的躯体,沈风也摔得一脑袋灰。

    “活该!”缠绵突然断了,舒如姒脸上红地快滴出水,神情有几分羞涩,几分怨恨,怒地转身便要离开。

    沈风突然伸出手抓住她的足部,神情突然之间严肃起来:“师傅,我们能不能聊聊。”

    舒如姒突然之间神情转冷,“你是否以为我失去了一切,便会受你摆布。”她是个十分敏锐的人,自尊心也极强,性情让人难以捉摸,软硬不吃。

    沈风急忙道:“我没有这么想,你要走,我拦不住你,更不会勉强你做什么,难得再见到你,以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我想多待一会儿。”

    舒如姒叹息一声道:“我今日是想问你,杀我全家的凶手究竟是何人!”

    该来的终究会来,沈风很不想去面对,因为不知道怎么告诉她,心中挣扎了许久,才道:“杀你爹的凶手是你爹曾经的副将季高渠。”

    “季高渠!!”舒如姒神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可怕,眼中露出阴狠的煞气,愤然道:“真的是他!”

    “对,是他,右王也是他!”

    “不止是他才对,这背后一定有人指使,我知道还有一个濮阳策,是濮阳策在背后蓄谋一切,否则他也不会陷害我将我赶出天府。”舒如姒目光一转,语调激烈道:“濮阳策究竟是何人!”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要对她说,你的大仇人就是你的叔叔,这对她是什么样的打击,沉默了许久,艰难道:“迟早你也会知道,还不如现在就告诉你——”

    濮阳策就是你的叔叔,舒楼策!

    “叔叔——”闻言,舒如姒如遭雷击,整个人呆若木鸡,目光仿佛凝固住,呆呆地注视着前方。

    舒楼策是除了她的父母外最疼她的人,但却杀了她全家,叫她怎么能接受得了。

    见她眼眸中藏着难以承载的悲痛,心中为她多生怜惜,轻叫一声道:“师傅——”

    叹息间,她的身体已扑了过来,将自己紧紧抱住,此时仿佛可以感受到她心中的悲伤,沈风轻轻地抱着她,静静的,小心的,这个时候她终于卸下坚强,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胸膛。

    地上的柴火燃尽了大半,两人独坐在一起,舒如姒依旧紧紧抱着他,只是目光仍旧呆呆地望着前方,月儿在夜空换了另一个位置,沈风才道:“师傅,天气这么冷,你怎么不加件衣服,我知道你很性感,你身材最好,你不用在那么冷的天气还穿短裙出来显摆。”其实她的裙子不算短,只是显得紧身性感一点。

    舒如姒仿佛失了神般,淡淡道:“我便喜欢显摆,让别人嫉妒。”

    “师傅英明,师傅脖子以下全是腿——”胡乱赞美一句,她现在可以开口说话,说明她心情平复了许多,忽然道:“师傅,林家有种叫丝袜的衣物,你要不要穿一穿,我保证你会喜欢。”

    两人从深仇大恨聊到性感丝袜,这一跨跨得有点大,舒如姒淡淡道:“也好,我穿上给我新收的徒弟看一看。”

    “你又收徒弟了!”闻言,沈风急忙道:“师傅,你怎么能随便收徒弟,收徒弟要谨慎,越老越好,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千万不要招那些年轻俊美的,一看就是华而不实,对了,李公公有些退休在家朋友,他们以前都是伺候皇帝皇后的,很会伺候人,我让李公公介绍几个给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