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7章 詹姆·兰尼斯特现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兰尼斯港。

    一个拥有强大舰队和城市守备军的城市。

    主堡。

    穆伦·兰尼斯特坐在书房的暗影下,蜡烛的灯光照射在一本书上,书上放着一张羊皮纸,上面只有一句话:史坦尼斯一世死了,他没有留下遗嘱,铁王座上,没有律法规定的继承人。

    羊皮纸上没有落款。

    穆伦·兰尼斯特是兰尼斯特的一个家族分支,但他是个很清楚自己本事的人,他能管好兰尼斯港,他能守住兰尼斯港口并把他发展壮大,这就是他能力的上限。

    这个消息为穆伦带来了不安而不是机会,因为他并不想战斗,他想稳定。西境稳定,王国稳定,大陆稳定。

    稳定,才是港口贸易繁荣和昌盛的前提。

    泰温·兰尼斯特生前辅助外孙乔佛里·拜拉席恩在西境称王,结局是西境惨败,首府凯岩城被艾德·史塔克率领的三地联军占领,凯岩城的财富被洗劫一空,黄金建造起来的英雄殿不复存在。

    在战事中,泰温死而复生曾为西境带来了复兴的一线生机,但很快这一线生机就被一个叫做威尔·曹的守夜人给掐灭了,挡住艾德·史塔克联军的金牙城成了一座孤城,而后方的城市相继沦陷。

    兰尼斯港城市也未能幸免,只是并不是以战斗的方式被降服,而是和平投降。兰尼斯港也付出了自己被降服的代价,金钱和粮食被联军拿去了一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海军和城市守备队没被削弱。

    兰尼斯港因为担负着对抗铁群岛和海盗的长期威胁而建立起来了一支海军舰队,这是港口城市的一大力量,也是穆伦没有雄心在西境称霸的原因之一,海军只擅长海战。

    泰温·兰尼斯特死而复生后的第二次被人刺死的大事件彻底打击了西境人的战斗意志,随着财富被三地联军收刮之后,西境人的元气大伤。在凯冯·兰尼斯特再次率领西境的军队响应史坦尼斯一世的命令去征服提利尔之后,整个西境,最强大的家族,就是穆伦·兰尼斯特。

    凯冯·兰尼斯特被史坦尼斯征召离开西境的时候,嘱咐穆伦·兰尼斯特做好准备,他当时还没能明白是什么准备,现在细细想来,这正是跟史坦尼斯一世的死有关。

    凯冯在计划着一些事,并且取得了其中一些事情的成功。

    但是穆伦·兰尼斯特宁愿史坦尼斯一世没有死。

    铁王座上如今没有人,但他知道,那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很多人争着想坐上去。西境刚刚才稳定一下,眼看将再次卷入更大的混乱中。

    他想稳定,不想再次卷入某位国王争夺铁王座的战斗。

    他家族辛苦多年的财富,整个港口城市辛苦多年的积蓄,一个战败投降,就被艾德联军拿走了一半。穆伦·兰尼斯特不想又来一个七国大混战,然后有人来拿走他剩下的这一半。

    他的海军舰队能够存活,也是因为有财富的支撑。

    而他现在,虽然不会破产,但跟以前相比,却成了一个真正的穷人。

    可可可!

    响起了礼貌的敲门声。

    穆伦·兰尼斯特打起精神,他不能让家人侍卫和学士看见自己脆弱消沉的一面。

    穆伦点亮墙壁上的巨大红烛和墙壁上的火炬,把书房照耀得如同白昼。他刚才窝在昏暗的一角的消沉一面荡然无存。

    “进来!”穆伦说道。

    学士米勒带着穆伦的女儿进来了,这个女孩子非常可爱,像极了瑟曦的女儿弥赛拉·拜拉席恩。

    在两个人身后,还有一个人,穿着黑色的罩袍,蒙住了脸,这令穆伦想起了静默姐妹的装束。

    “大人,我给你带来了一位朋友。”学士米勒是个谨慎而博学的人,绝不会带一个无足轻重的人来书房里打搅他。

    穆伦盯着来访者:“学士,请带罗莎蒙先出去一下吧。”

    罗莎蒙·兰尼斯特是穆伦的女儿。

    “不用了,大人。”来人慢慢拉下脸上的黑布,是詹姆·兰尼斯特。

    穆伦顿时呆住。

    詹姆·兰尼斯特回来了?!

    这太令他震惊。

    他刚刚还沉浸在史坦尼斯一世死去的震惊中,詹姆·兰尼斯特就出现了。

    “米勒学士,带罗莎蒙出去。”穆伦再次说道,语气不定。

    “是,大人。”

    米勒带着罗莎蒙出去,穆伦看出詹姆·兰尼斯特的目光很温柔的看着罗莎蒙。罗莎蒙像极了弥赛拉·拜拉席恩,这令穆伦想起了詹姆和瑟曦的乱伦传闻,弥赛拉·拜拉席恩真的就是詹姆和瑟曦的女儿吗?

    各种特征显示是的!

    米勒带着罗莎蒙出去,轻轻的关上门的瞬间,罗莎蒙冲詹姆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詹姆回报一个微笑。看起来,在这之前,詹姆和罗莎蒙有过亲密的接触了。

    “詹姆!”穆伦不敢坐,惊疑不定。

    兰尼斯港口的兰尼斯特分支很多,大多数都地位低下,他们有兰尼、兰尼兹、兰特尔以及一些更为卑微的兰尼斯特,他们中的大部分都长着一头黄发而非金发。唯有穆伦·兰尼斯特的血脉和詹姆·兰尼斯特家族的血脉更亲近。就算是更亲近的穆伦家族血脉,他们的金发也更多的是直发而非卷曲。

    “我回来了。”詹姆说道,坐上了穆伦的座位,“有酒吗?穆伦大人。”

    “有,当然有。”穆伦忙去书桌旁边的酒柜里拿出酒来。

    “你心神不定,好像并不太欢迎我。”詹姆喝光一杯酒,他把酒杯递给穆伦,要穆伦再来一杯。

    “不,我很高兴能看见你的平安。”穆伦连忙说道。

    “但你的表情却并不是高兴,而是惊疑。你认为我不是我吗?”

    “没有,绝对没有。”穆伦连忙表态。

    “我还能相信你对凯岩城的忠诚吗?”詹姆这一次没有一口喝光酒了,而是轻轻的饮了一小口,慢慢放下酒杯,淡淡说道。

    “当然,穆伦家族宣誓效忠凯岩城,永远不会改变。”

    “很好,你以七神的名义发过誓言,但是现在,泰温·兰尼斯特公爵已经不在了,凯冯爵士也远在河湾地打仗。”

    “我的誓言永远不会改变,以新旧诸神的名义。”穆伦半跪下去,右手握拳放到了自己的左胸口。

    詹姆回来了,他就是顺位的凯岩城公爵。凯冯·兰尼斯特都得以他为尊。

    “好,起来吧,大人,我相信你的忠诚,我们两个家族也本是一脉相承的血缘。”

    “是,公爵大人。”穆伦站起来,垂手恭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