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寻觅机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再次捕获一只中华扬子龟,让生物研究站的人无比兴奋,泥塘则是彻底被他们接管,其他人不能擅闯,尤其是扛着钓竿的人,最好远离一点,否则会被不分青红皂白臭骂一顿的。

    而镇里的领导,罗书记他们也很快得知消息,立即安排派出所的警员出动,一辆警车拉着几个公安下来,帮忙封锁泥塘。

    网上的消息传得最快,由游客们上传,很快在某些网站、论坛上火热起来。

    毕竟中华扬子龟在这之前,全世界只剩下四只,没有人怀疑这个物种不会消失。

    现在好了,大家看到了一丝希望,就是在黄石镇的张家寨,陆续发现了一度被断定百年内灭亡的扬子龟,消息令大家人心大振。

    张家寨,甚至黄石镇又刷了一波了存在感,也让镇里的领导们很高兴。

    他们黄石镇的官网建立没有多久,没什么人浏览,经过这两三次的事件,总算有了点人气,浏览的网民增加。

    网友们对黄石镇的发展也表示关注,前面的一次事件,是张家寨落实硬底化道路建设,搞水泥路直通家家户户。

    那事儿,网民们一致表示赞扬,表示就算是在自己家乡,也很难做到这种水平的道路建设。尽管不是政府出资做的好事,可有人这么干,也说明当地政府部门不会很烂。

    “小李这个建议是不错的。”杨镇长表扬道。

    自从罗书记重用李辉之后,镇政府的面貌都有朝气了许多。这个年轻人刚开始他也很欣赏,反倒被罗书记用了。

    比如建议政府建立一个宣传窗口,开设官网,就是一个神来之笔。从那一刻开始,黄石镇就摆在平台上,接受外面更多目光的关注。

    黄石镇发生的大大小小事件,都能及时在网上展示出来,接受大家的监督、点赞,以及批评,对黄石镇以后的发展是好的。

    用李辉的话来说,一方面是为了跟上时代的节奏,另一方面是让黄石镇更加健康地发展下去。

    罗书记听了,笑道:“他跟张凡比不上,但也有年轻人的闯劲。要在镇的官网上开通张家寨专页,我看行。毕竟张家寨以后是我们镇的重心,一举一动都牵扯到全镇的发展。”

    李辉算是他的人,作为领导,他当然得鼎力支持、声援的。

    平时,李辉也能经常给他提出一些新颖的建议,是他想不到的。

    “可以,那就让宣传办公室的人弄。”杨镇长没意见。

    如今,宣传办公室算是很政府一个比较吃香的办公室,里面几乎都是年轻人组成。他们作为领导,对这个焕然一新的办公室也寄予厚望。

    “还有,他建议政府鼓励商家启用现代的支付手段,我认为也有这个必要。”罗书记又道。

    目前,在张家寨商店,已经全部运用了手机支付,得到了广大游客们的赞赏。现在的情况是,镇里的支付手段反而落后了。

    以后,他们想要以张家寨的游客带动镇街道的商业繁荣,就必须认真考虑这些问题。

    “让李主任去带人去办吧!”杨镇长也表示支持。

    ……

    黎小军,省医科大学毕业两年多,本来在省人民第一附属医院内科当医生,但因为得罪科长,就被院长不分青红皂白给辞退了。

    莫名其妙吃炒鱿鱼也算了,最坑的还是那科长竟在背后生安白造抹黑自己,搞得去哪家医院面试都吃闭门羹,无奈之下他只好回老家给老豆打下手。

    流沙镇街道中心的利民诊所就是黎小军家爸开的,平时都是镇里的人来看个感冒、发烧、肠胃什么的,比较清闲。

    这天中午,有几个病人坐在诊所里,排队等看病,便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起来。

    “最近隔壁黄石镇的张家寨很出名呀!”

    “不久前还是个摩托佬都嫌弃去的穷村子,现在个个都种蔬菜赚大钱了。”

    “还有好多城里人去旅游呢,听说为了搞好旅游,还准备建卫生所等基础什么鬼来着。”

    “你都不知道,现在黄石镇都流传这么一句话:要发财就去张家寨。”

    “真的假的?是的话,有空我也去瞧瞧有没有什么零工做。”

    “我还听说张家寨那个谁一个什么荷花就卖了几千万!种了大半辈子地都没见过这么多红票呢!”

    在一旁给七八十岁的老人家把脉的黎利民嗯哼了一声,“现在博眼球博关注的假新闻可多了,几千万什么荷花,我看不大可能。”

    “反正我也是听人家这样传的。”那个平头中年大叔解释道。

    在药柜前帮忙整理药材的黎小军听到建卫生所几个字眼就多听了几下,随手用手机一搜,果然有好多黄石镇张家寨的新闻:什么极品草莓出口RB、绝品天逸荷卖出天价等等。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黎小军内心被眼前所看到的信息给吓到了。

    “那不是荷花呀!人家那是绝品兰花五苗天逸荷,全国就那么一盆,能不贵吗?对有钱人来说,几千万就湿湿碎啦!”

    众人一听到黎小军的解释,眼睛都放大了几分,嘴巴张成型。

    听到儿子这样一说,黎利民脸上微窘,看了一眼他:“玩什么手机呀?赶紧帮忙配药。”

    然后叮嘱眼前的老人家回家要记得按时吃药。

    接过老人家的药单,黎小军打开药柜,逐一把药拿出来,分好分量,包好放进一个小透明胶袋后,打上结递给老人家后,又拿起手机看呀看。

    虽是玩手机也没耽误配药,黎利民也不好说啥就继续给人看病。

    其实,辛辛苦苦才把儿子送去省里的重点医科大学念书,指望他在大医院里做医生出人头地的,结果没做几年就突然跑回家,窝在这个小诊所帮忙,好说歹说都不愿意去大医院找工作!自己唠叨多几句,儿子索性不和自己说话,唉!

    看完最后一个病人,他们终于可以歇一歇,吃饭了。

    “老妈,你有没有听说我们隔壁黄石镇张家寨要建卫生所的事呀?”黎小军吐掉嘴里的排骨头,问道。

    “最近没听外公外婆他们说过。倒是有说那个张家寨在什么名的带领下,穷村子变成镇里的明星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黎利民的老婆黄珍把知道的说了出来,心里奇怪儿子怎么关心起这事来。

    “你这小子不出去找工作,却关心那个什么张家寨做啥?”黎利民说道。

    “老爸,你不是嫌弃我整天窝在你这没出息嘛?所以我想去张家寨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黎小军说出自己的想法。

    回家以来,黎小军心里就对去大医院上班没啥兴趣,想跟老爸一样自在点的。然后今天听人说起张家寨就在网上把新闻刷了下个遍后,生起一个念头。

    “那明天就去看看咯!顺路捎些补品什么的给外公外婆。”见老公又想张口泼冷水时,黄珍马上抢话,不给黎利民机会出声。

    “好的,我现在就去准备。”得到老妈的支持,黎小军会意,放下碗筷,去收拾手信了。

    次日早上,黎小军拎着大包小袋坐班车到黄石镇外公外婆家。放下大包小袋,他不忘跟外公外婆打探消息,基本可以肯定的就是张家寨现在的发展是有模有样,还带领邻村发财,更让他想去探个究竟。

    于是,在外公外婆家匆匆扒了半碗饭,就赶去车站搭公交车到张家寨。

    其实,在路上他就差不多相信传言。毕竟黄石镇比他们流沙镇要落后的,可是人家竟然有公交车,差点亮瞎他的眼。

    另外,还有这公路,进村的道路是两车道的柏油马路。

    路上,还能看到进进出出的汽车。有私家车,还挺高档,还有大货车,拉着满满的蔬菜,颇有点忙碌的样子。

    黎小军竖起耳朵,听公交车上的乘客跟司机吹牛,说的几乎都是最近张家寨的新鲜事情,大事小事都有。

    “听说没有,张家寨发现了快要绝种的乌龟。”

    “你们是没有看到,那天派出所去了好几名公安,说什么维护现场。”

    “乌龟那么长命,怎么会绝种?开玩笑的吧?”

    “谁跟你开玩笑?听说,在那之前,全世界就只有四只那样的乌龟。这回,张家寨又要大出风头呀!”

    “哈哈!我们张家寨什么时候不出风头?”一位张家寨的乘客得意道。

    车上,有不少人是腾云村跟青田村的村民,听到这种嚣张的话,也没有反驳。事实上,人家说得没有错,整个黄石镇,还有比张家寨更加厉害的村子吗?

    “不说乌龟了,你们村不是搞硬底化道路网吗?我们黄石镇,只有你们张家寨敢这么做,好家伙!家家户户都是水泥路到家门口。”

    “我们村怎就没有出一个像张凡那样的大学生?唉!”

    “就是呀!一个人出了好几百万搞水泥路,真厉害!”

    听到那些酸溜溜的话,语气中满是羡慕,车上张家寨的乘客都很骄傲。自从张凡回乡,他们村的风水就变了。

    ……

    黎小军听后,同样是敬佩不已。他同样是毕业两年的大学生,跟人家张凡比,自己就差劲太多了。

    别的不说,仅仅是拿出几百万搞水泥路,让每一户村民方便出行,就值得他敬佩。

    他们流沙镇不是没有富豪,甚至有一位身家过亿的大老板,可也没有那么无私、大方呀!

    他在村民的指引下,找到了老村长家。

    “村长,在家不?有人找你!”一个村民带黎小军来到老村长家门口,直接吆喝到。

    “什么事呀?谁找我?”闻声,老村长从屋里走出来。

    “这个走出来的就是我们张家寨的村长,有什么事就找他。我去菜地里忙了。”村民跟黎小军介绍。

    “村长好,我是流砂镇过来的。”黎小军快步上前跟老村长握了握手。

    “后生仔好生面孔呀!不知怎么称呼?”老村长把他带到大厅坐下,倒了杯茶。

    “我叫黎小军,家里是开诊所的,特意跑来确认张家寨要建卫生所的事。”黎小军喝了两口茶,抿了抿嘴,说道。

    “是有这事,说建有一阵子了,还没落实好呢!咋消息都传到流砂镇了?”

    “这不是张家寨出名嘛?网上的消息大把,想不关注都不行。”黎小军把手机递给老村长看。

    “原来我们村在网上也这么火的呀?”老村长看了下他手机上的新闻:“那你过来是为了……”

    “我想问那个卫生所能不能让我来建?”黎小军直接回答。

    “你会给人看病吗?”老村长看了看他,问道。

    不是老村长看不起年轻人,相反,他对年轻人很看重。自己村发展成现在的模样,就是张凡带动的。..

    因此,在老村长的心里,还是认定未来式年轻人的。他们这些老干部,思想跟不上时代的节奏。

    不要说别的,张家寨因为游客的到来,各种信息瞬息万变,许多村干部就不能完全接受。一些大事,他们还是去找张凡,问问他有什么看法,有什么建议等等。

    可是,医术不怎么一样,医术的高明程度往往跟年龄的高低挂钩。年纪越大,见识越多,阅历越丰富,治过的病越多,就越不容易出错。

    吃错药不要紧,现在绝大部分药都吃不死人,就怕打错针。

    因此,看到这么一个年轻人,要肩负起张家寨的医疗服务,他多少还是心有质疑,不能放心。

    “我是医科大学毕业的,还在医院里做过医生,资格证什么都有。”

    老村长沉默了一会,一个大学生的名头让他高看了几眼,自己村张凡也是大学生。放在古代,大学生相当于秀才。

    “我一个老农民只会种地不懂开卫生所这些,你等一下我。”

    刚走出门想去找张凡问问,就跟他撞了个正着,“哎呀!小凡,你来得正是时候。”

    “没撞到老村长您吧?”张凡问道,“什么是来得是时候?”

    “有个后生说想建我们村的卫生所,你正好可以看看行不行。”老村长解释。

    “这样子。他人在哪?”张凡发现老村长越来越喜欢问自己意见了。

    “就在我屋里等着呢!”老村长拉着张凡走进屋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