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漫天群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掌声如潮,其中一个宏亮清脆的笑声引起兰德尔问道。

    “布兰琪,是谁这么开心?”

    “是……诗……雯。”

    “记得,我还没瞎时,见过她两次,人挺好看,就是挺傲。”

    兰德尔称赞别的女人,布兰琪心中有点不高兴,嘴巴鼓起。艾咪见状手势提醒,布兰琪才把嘴巴恢复正常。

    “不过她不是我的天使,你才是。”兰德尔靠近单薄的布兰琪,朝她身上还算有肉的耳垂,先……后……。”兰德尔知道布兰琪的耳朵极为敏感,故意戏弄她。

    “!”

    清凉舌尖滑过的细微感,呼出的热气,让她……得到麻麻的触电感,半身皆……。

    “坏蛋!”被这么一拨弄,布兰琪有口难言,只能在心中指着兰德尔鼻子。

    “你的脸红了,火热滚烫对吧。我刚没有吹气,你是不是不够舒服?我再让你更快活。

    兰德尔用两人能听到音量**布兰琪,这是夫妻间的情趣,同时在餐巾掩蔽下,勾着她的脚,兰德尔喜欢逗她。”

    布兰琪用粉拳打向兰德尔,又不敢用力,拳头被兰德尔揽住,兰德尔索性再出格些,这次他脸部靠近布兰琪,看起来像是说耳语,却再次伸出舌头,像条蛇往洞口钻去,布兰琪耳朵被钻来钻去,又痒又麻。

    她身子渐渐垂软,兰德尔更加放肆,听见布兰琪吐气如兰,兰德尔快要把持不住的状态下,慢慢松开,他看不见布兰琪之哀怨眼神,艾咪也低眉垂眼,不敢去看,想把注意力改往场上的表演,但心中呼吸加速,兰德尔跟布兰琪同床那日,她目睹一切,自那后,偶尔,午夜梦回,她竟会梦见兰德尔对她微笑……。

    两人调情时,正是小丑表演的高潮,欢声笑语不断,所以并未被人看见。不然,布兰琪绝对待不下去,因为她双手忍不住要反推兰德尔了。

    “少主,小夫人,承蒙款待,诗雯-冯-格伦道尔,向您问好。”诗雯看完一段戏剧段落时,走过来问安,出嫁之女,要冠夫姓,她却没有。

    “我感到一股绿光?罩在我头上?”兰德尔停手道。

    “是我身上的祖母绿宝石,它的绿是所有绿色宝石中最耐看,无论阴晴,内外,总能持柔耀芒。”诗雯道。

    这话题,兰德尔没兴趣,简单回了几句便不说话,而东院又有问题,仆人来报,那位“贵客”即将入城,他便告别会场,而布兰琪也要换件衣服,两人一同走出礼厅。

    挽着手,两人步调逐渐一致,走在西院的花园步道中。

    没人打扰,远离尘嚣,两人走着走着,布兰琪拉着她四处走动,兰德尔也忘记本应该去东院的事,最后跟布兰琪走到一处花园,之后他把大衣脱下铺地,两人躺在一块草地上,仰天看(听)星。

    月光宫是此处唯一建物,四周无任何高物,使人仰天赏星时,更觉银河辽阔。

    风轻吹,凉意起,人微醉,手持灯笼的女仆,后退百步。

    兰德尔此刻心境又跟刚才那种火焰般的情欲不同,似水无波,没有一丝杂念,也失去眼盲时的迷惘,不安,得到祥和。

    “你……看!”

    “?”,兰德尔手指被布兰琪抬着,比向银河中某颗又大又亮的星辰。

    “真……美”,布兰琪在兰德尔手上写下这颗星星之名。

    “感受到了,这星好亮!”兰德尔随口笑道,“以后我把它送给你,且不只这颗。”

    “骗……人。”布兰琪不信摇头。

    “不骗你,几个月前我是骑士,现在是准爵,等我到了公爵,国王,甚至皇帝,我就成立皇家天文学会,把天文仪取来,银河繁星,任你取名,你刚写的哪颗,就取你喜爱的名字,你便是众星之主。”

    “这太贪心了,我要一半就好。”布兰琪一手唔着嘴,一手开心落笔,这举动挽救半数星辰,日后被“帝国天文学会会长”强行改名的命运。

    “把手伸出来”,兰德尔也写了一段字,刚开始布兰琪不懂,文法不对。直到最后一笔落完,她心神一荡!原来,兰德尔刚才手指“倒着”写下,“恒永刻此愿。”

    ……

    ……

    “诗雯夫人,您刚刚怎么没冠夫姓?”已经恢复正常的艾咪正跟诗雯闲聊。

    她正拿着一杯红酒练习酒量,兰德尔今日跟她说过,她不再是仆人,宴会时要多开口说话,跟这些女眷打好关系,布兰琪羞涩,日后要有一名亲信在身边帮忙处理内事。

    “格伦道尔也是格勒的大族,我先是一族之长,之后才是贝铎的妻子,男爵夫人,谁说男人一定要排在女人前面?”

    艾咪觉得诗雯的话有道理,又感觉那些不对。

    “艾咪妹妹,你现在是女勋爵,虽然没有财富,但你称呼少主姑父,会有很多人想找你谈婚事,千万记得,找个听话的,别像我的贝铎,整日与我吵闹,毫不体贴……。

    “姑姑回来了。”正不知道怎么结束这话题,见布兰琪回来,艾咪藉机离开。

    回厅的布兰琪有些惊讶,离开近三个小时,宴会却还在进行,刚才还摆满桌子的食物,正被场内三十多个老少女人恣意吃着。

    她们放开肚皮,一来是这些东西真的美味,在他们的领地庄园也少有如此食物,二来是宴会的小丑,魔术,歌舞表演使她们开心,愉快。平日在父兄,丈夫,孩子面前只积累苦水,眼下却可以跟同病相怜的女眷交流,使她们越喝越欢,毫不见底。

    她们唱着小调,鼓动身子,或者坐在角落,说着贴身密语,也有下棋玩牌的,抱再一起跳舞的。

    除了年纪太小的女孩,个个脸色通红,白酒,蜜酒,奶酒,花酒,这些月光宫的收藏品,因为兰德尔开宴前一句要让宾客满意,厨房取出许多珍藏。

    “我要让大伙冷静点吗?艾咪比完布兰琪的意思,诗雯道,“这才扫兴,玩到天亮最好,反正大伙都住西院,走,我带您去让她们行礼问好。”

    礼厅中只有巴赛郡之外的官员,贵族女眷来到,而巴赛本地女眷,可以不用入宫,所以很多重臣的家眷不在,诗雯是场上身分仅次布兰的女性。

    她挽着布兰琪,来到一个个女眷面前,让这些女眷吻手贴面示好,艾咪在旁也仔细看着诗雯的应对,学习女贵族间的交际。

    “接着要发赏钱,您随便拿件东西赏下,表示您的慷慨。”诗雯耳语道,“大概十枚金币就符合您的身份了。”

    宴会持续到清晨,布兰琪最后也被灌醉,床上不起,而兰德尔则在东院和一位老人秉烛夜谈。

    ......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