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大火!”

    远远地就能够听到欧阳和月在厨房里喊叫,整个御膳房好像是个战场一样,所人都没闲着,因为担心这位来者不善的女人,打乱了他们的节奏,到时候不能够给各宫的主子们准时送饭菜去,而遭到责罚。

    大家更是手忙脚乱,一边是要听这个女人指挥着,一边还要正常的安排饮食,也算是难为他们了。

    烧火的厨子听到命令,死命的吹火,加柴,生怕火小了惹恼了这个不速之客。

    本来御膳房这种地方,哪里是外人可以随便出入的,但是欧阳和月可是有了苏南歌的令牌的,哪里她都可以去,任何人不准阻拦的。

    有了那个令牌,她哪里不能够去啊,只要她想去,上天入地随便吧。

    反正她已经被人骂了,也不担心再被人更嫉妒,更像骂死她。

    多骂几句和少骂几句,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了。

    看着锅子烧的差不多了,欧阳和月将油倒了下去,稍微等了一会儿,觉得油香味儿飘出来了,她才将她刚刚做好的千层饼放进去。

    这饼就是宫里头的御厨都不会做,因为这是她从现代偷师来的,这种饼在现代那可是网红饼,好看又好吃。

    唯一让欧阳和月遗憾的是,古代没有芝士,不然的话她都可以做披萨的,至于烤箱什么的那些难不倒她,为难的就是没有材料,此时也就只能够做几张饼来打发时间了。

    “现在小火,一定要小,否则就糊掉了。”

    欧阳和月看着那烧火的大婶儿还在一个劲儿的吹火,吓的她哇哇大叫,虽然说是网红饼,但是这也是她花了好久的功夫做成的,若是不能够做好就白费心思了。

    做这些手工的东西,最能够让她集中注意力了,一旦集中注意力,她就会专注于事情上,这样一来,她就会忘记很多的烦恼和不愉快。

    原本以为她受了委屈,会十分不甘心,却没想到在她的寝宫不见人,她却是跑来了御膳房。

    看着她挽着袖子,包着头发,像是个孩子一样,在那边指挥着,苏南歌的嘴角露出了甜甜的微笑,他的女人还是原来的样子,原来根本不在乎凝香的那些话。

    既然如此,那便没什么事儿了。

    如果对方对你扔过来石头,你不要理会,他的石头就好像是扔进了大海,什么都没有了,也没有反击的作用一样,对于那些想要看水花的人来说,的确是挺遗憾的。

    “你们今天都辛苦了,待会儿第一张饼,就分给大家伙儿,大家一起尝尝吧。”

    就那么一张饼,也就够分给他一口的,如果每个人都要一块的,好在对方不是那样的人。

    “一会儿把韭菜和大葱洗了,我好用到。”

    千层饼的确是留了一张,但是其它的都是给苏南歌做的,一个北方人,口味本来就种,所以……

    夏凌风噗嗤一声笑,原来这个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可在乎的人了,竟然还是在乎这样一句话,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您还知道着急,不错,这说明还有救啊。”

    “什么意思!不要拿这种事儿开玩笑。”

    杜衡气呼呼地怼了他一句,如果不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兄弟了,他大概是早就让人将夏凌峰拉出去砍了,竟然敢说出那种话,难道不知道他最忌讳的就是那个嘛。

    “我没有开玩笑啊,你生气了啊?”

    杜衡的脸色真的很难看,眼看着就要翻脸了,可是夏凌峰此时却是一副笑嘻嘻的面孔,他走到门口,朝外面看了一眼,蓝天白云,阳光正好,如果没事儿的话,在外面溜上两圈倒是挺好的。

    “你这样就生气了,想想皇妃吧。如果是莫须有的罪名,随便的造谣安在别人的身上,谁都不会接受,谁都会生气的。”

    “更何况还是皇妃那个性子,如果不被信任,大概是这个人都不想要再继续交往了。可是你们不一样啊,你们是夫妻,她再怎么不喜欢,也是分不开的啊。”

    说完他伸了个懒腰,看了杜衡一眼,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如果他还是执迷不悟,只看到自己眼前的利益,那么他也没有办法了。

    反正以他夏凌风对皇妃的了解,他也只是看到,如果被皇妃讨厌的人,想要再取得她的好感,大概是要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的。

    而且就算是付出了,也不见得就一定会被原谅。

    这一切就是这样,杜衡竟然说皇妃和苏南歌有事儿,交往过于频繁,说实话,就他个人感觉,自己更偏向喜欢苏南歌的那种性格。

    别说是人家帮了他们,就算是没有,他都觉得苏南歌的性格更为洒脱一些。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杜衡不想再听夏凌风说下去了,说了那么多他只是觉得自己越来越生气,唯独觉得他说的有道理的一点儿,那就是,大概是她是不是真的觉得自己不信任她,自己做的有点儿过分了。

    或许她真的对那个苏南歌没什么感觉,他们真的只是泛泛之交。虽然自己也觉得这个似乎不太可能,毕竟欧阳何月是保留前世记忆的,但是那个苏南歌没有啊,如果只是欧阳何月一方那还好说,就是怕苏南歌也保留了前世记忆,那么他迟早会和自己抢女人的。

    夏凌风也是不敢逗留,刚才杜恒生气的时候,眼神都变得充满杀机,如果不是他们太熟悉了,大概是连他也不会放过了。

    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一直以为的温良谦恭的王上,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可怕的一面。

    想活命就赶紧走吧,伴君如伴虎,一点都没错。

    天气愈发变得温暖起来,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温暖舒适,杜衡想起了那个冬天,他铺着被子,躺在地上,她睡在床上。

    可是那个时候,至少她不会像现在一样,不理他,就像陌生人一样对待他。

    那个冬天,地上铺着厚厚的被子,屋子里生着火盆,暖洋洋的,就好像现在一样。

    只是可惜,那种时光一去不反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