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秘密行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啪嗒”一下,一个小纸包掉在了天闲面前的桌上。

    天闲看着纸包就是一愣,“这是……”

    “这是最后一包了,可给我拿回来,我还要做纪念呢,回去之后这就是去异世界旅行过的宝物了。”瑶瑶依旧盯着天花板。

    天闲小心拿起纸包,发现里面稀稀散散,似乎是药粉。

    凑到鼻子前嗅了嗅,天闲顿时咧咧嘴角,这里面是巴豆粉。

    “我们刚才去逛街,我问了好几家商铺,都没有这东西,看来应该是我们那的特产。”瑶瑶随口的说,“所以现在城里应该只有那小子肚子里还有一些。”

    “你……你给他吃了这个?”天闲不可思议的望着瑶瑶。

    “好玩嘛!”瑶瑶撅撅嘴,“反正就算发现了,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天闲大喜过望!

    瑶瑶在火雾山的时候,虽然在大人们面前十分乖巧讨喜,其实也是很顽劣的,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喜欢和天闲厮混在一起玩。

    从小瑶瑶就随身带着一点巴豆粉,说是防身用,天闲很清楚这个坏心眼儿的小丫头总想找机会给别人吃一点。

    没想到现在居然还带在身上!

    而且,这居然变成了唯一的线索!

    沸水城应该没有巴豆这种东西,如果洛比不明就里被瑶瑶哄骗吃了巴豆的话……

    能量触角缠绕纸包,天闲以无比精细的探查能力记录巴豆的微弱能量反应,然后潮水般展开了能量触角。

    天闲的宅子距离领主府不算太远,能量触角定点探查没有任何问题。

    让天闲意外的是,里里外外把领主府搜了个遍,包括暗室、地道、夹层,等等地方全部搜了一遍,可是却没有搜索到任何洛比的气息。

    重新又搜索了一遍,天闲皱起眉,意识到事情恐怕比自己想的更棘手,对方显然并没有将洛比带回领主府这个目标太过明显,而且人多嘴杂的地方。

    收回能量触角,天闲再一次细细的感应记录这包巴豆粉的微弱能量反应,然后慢慢展开能量触角,潮水般向全城搜索而去。

    由近而远,城市的样貌在天闲脑海中急速成型,同时,天闲感觉到了大面积搜索的能力似乎有所进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自从在黑色大漩涡中体验过那种整个世界般的能量脉动,天闲就感觉自己的能量感应能力不断在强化。

    这是一种近乎渺茫的机会,在整个城市中搜索这么一种能量反应微弱的东西,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还是在各种强悍的能量流动冲撞的地方。

    但让天闲感觉奇怪的是,能量搜索似乎越来越清晰,随着能量触角的延伸,感应不仅没有迟钝模糊,竟然反而变得更加敏锐清晰了。

    虽然不清楚原因,但这种状况无疑帮了大忙,天闲凝聚全部的力量,飞速搜索整座城市。

    这一次,天闲竟然很快的找到了相同的能量反应。

    这让天闲又惊又喜,没想到这巴豆粉还真的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迅速凝聚能量向这个方向探去,周围的一切急速的在天闲脑海中呈现出来。

    洛比已经晕倒了,被丢在一个封闭的车厢内,绑着手脚,马车正急速飞驰在一条大道上。

    天闲“看了看”大道前面的巨大建筑,心中不由暗叹对方心思缜密,这沸水城里,怕是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更适合藏人了。

    洛比正在被带往竞技场,车厢中还有一些其他人,有些晕着,有些醒着。

    这些都是要被带往竞技场,成为竞技场奴隶的人,他们要在竞技场做工,甚至上场厮杀,当然他们基本上都是面对一些猛兽或者魔兽,作为被狂暴力量虐杀的对象,供观众们在斗士们厮杀的中场休息中娱乐一下。

    每天都会有不少人被这样带往竞技场,竞技场的奴隶就像消耗品一样,用的很快,需要及时补充。

    谁也不会注意这样的马车,谁也不会留意这些奴隶中到底谁是谁。

    没有比这更好的藏人地方了。

    而且,竞技场的主人罗尔,他是大领主忠实的部下。

    “在竞技场,现在还活着。”天闲站了起来,一瞬间感觉乌云散尽,只要找得到人,天王老子阻挡也要把人带回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带走的,一定要带回来!”

    “我可不去的……”瑶瑶在位子上懒洋洋的扭了扭身体,“我要在家好好的吃一顿,然后睡觉。”

    阿穆隆特似乎跃跃欲试,不过想了想刚才瑶瑶说的话,还是低下头来,“我……我也在家好了。”

    天闲点点头,“你们在家等我,我去去就回。”

    说着,天闲在自己脸上用力揉捏了几下,然后猛的一推一拉,面容顿时有了不少变化。

    阿穆隆特目瞪口呆的看着天闲,一脸不可思议。

    找出一身普通的衣服,带上兜帽,还找了把剑挎在腰间,天闲瞬间从华服公子变成了一个为生活流浪奔波的武士。

    拿了那包巴豆粉,天闲匆匆离去。

    “哎……别看了,看也是白看,男人就是那么一种自以为是又愚蠢的生物。”瑶瑶摇头晃脑的叹息,对望着门口的阿穆隆特说道。

    阿穆隆特这时脸上才露出担心之色,“他会不会有危险,如果是大领主伊万的话……”

    瑶瑶无所谓的耸耸肩,“就算是两个大领主伊万,他也还是会去,这就是男人,没脑子的男人会做的事情,从来都不会听我们女人说的话,阿穆隆特啊阿穆隆特,你喜欢一个男人做什么呢?”

    阿穆隆特低下头,讷讷说道“我觉得……我觉得他还是愿意倾听我们的话,只是有些事一定要去做,我们不能当作没有看到,没有发生,而且……”

    看了看瑶瑶,阿穆隆特压低声音,“我觉得他已经很听你的话了……你,你还总是欺负他。”

    “啊……是吗?”瑶瑶嘿嘿一笑,“从小就这样,我都习惯了,话说……不被女人欺负的,那还叫什么男人,当然了……他现在开始经常欺负我了。”

    阿穆隆特不由怔了怔,疑惑的看着瑶瑶。

    瑶瑶咧嘴一笑,“放心,你会喜欢他欺负你的。”

    阿穆隆特顿时脸颊通红。

    瑶瑶却眨巴眨巴眼睛,思绪飞到了远处,“竞技场对不对,我们也去!”

    阿穆隆特吃了一惊,“我们?刚刚不是说……碍手碍脚……”

    “笨蛋,我是说他碍手碍脚,所以我们要自己去,还愣着做什么,我来给你易容一下,然后我们出发!”

    天闲一直锁定洛比,自己并没有在飞上半空追击,而是雇了一辆马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竞技场。

    洛比的实力一般般,想要杀他容易的很,天闲断定敌人需要他活着,最可能的就是需要他嘴里的情报——关于那个小老太婆的。

    所以他暂时还是安全的,悄悄摸过去,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救走才是上策,一旦冲突的话……有大领主的威慑存在,那么或许将要面对整个沸水城的压力,那将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状况。

    天闲在马车上看的到高大的竞技场时,洛比的马车已经从侧门进入了竞技场,几个彪形大汉将车上的人全部抓出来,正在挨个的带上手铐脚镣,洛比似乎有些神志不清,迷迷糊糊的和一群人被赶往竞技场内部的居住区。

    天闲在自己的马车上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不由得有些疑惑。

    如果是大领主伊万动的手,为了掩人耳目送入竞技场就已经算是计划成功了,应该立刻将洛比转移关押,怎么还会和一大群奴隶混在一起?

    单独押走一个奴隶太正常了,谁也不会去关心一个昏昏沉沉的奴隶命运。

    但现在,洛比还在往居住区走,押送的卫士大声呼喝着,完全没有单独押走洛比的意思。

    等到易容的天闲进入了竞技场,随便丢了几个金币买票入场的时候,洛比居然已经在后面的居住区里被前后洗了个干净,然后发放了奴隶的衣服,被和几个奴隶绑在一起,开始搬运货物了。

    天闲坐在竞技场里距离洛比最近的一处地方,完全摸不着头脑。

    难道只是想暂时把洛比藏起来?可这似乎不大符合大领主伊万的利益,他现在应该立刻审问洛比,弄清楚那个小老太太到底想要做什么才对。

    难道说……只是竞技场在抓奴隶的时候,不小心抓到了洛比?

    当然不是,天闲立刻把这个念头踢出脑子,那马车里留下的信已经充分说明洛比是被什么势力劫走的了。

    而且,现在洛比明显中了什么迷药之类的东西,仅仅能够行动,但是浑浑噩噩,似乎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只是机械的听从命令,不断的搬着货物。

    这显然是要暂时控制住他,也让他不引人注意,否则的话,洛比虽然实力一般,但是对付几个卫士,挣脱锁链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一干活就是小半天,到了吃饭的时候洛比还分到了分量十足的饭菜,看来起码不会被饿着。

    天闲在看台上也跟着耗了小半天,简直浑身难受。

    现在天闲已经有些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过天闲知道有一件事是绝对正确的,那就是抓洛比来这里的人,迟早要和洛比接触,自己只要等下去就一定有所收获。只是这个时间还不知道要等多久。

    原本是打算要以最保险的方式救走洛比,但是现在天闲却发现事情似乎和自己想的不大一样,有太多的疑点需要慢慢等待来解决。

    吃过饭后,奴隶们又开始干活了,洛比也不例外,和绑在一起的奴隶继续搬运货物,虽然只有十六岁,但他是几个奴隶中最强健有力的那个,就算现在神志不清干起活来也是速度飞快。

    监工的守卫拿着皮鞭,不时的打骂干活的奴隶,当他挺着大肚子一面晃荡过来一面对身后的奴隶骂骂咧咧时,脑子浑浑噩噩,只知道搬东西的洛比和他正好撞了个满怀。

    货箱子摔在地上,里面的货物洒了一地。

    这高大肥胖的监工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抓住洛比解开了他和其他奴隶绑在一起的绳索,抓住头发就往旁边拖去。

    天闲一直关注着洛比的情况,见状精神顿时一紧。

    在这个货仓边上,有几个小房间,是监工们休息用的,现在正在干活,其他监工都在外面,这个监工如果拖着洛比就像休息室而去,完全是要动用私刑的架势。

    房间是不透明的密闭空间!能量触角飞速一探这个监工……

    天闲猛的站了起来。

    那肥胖的监工抓着洛比的头发把他丢到了房间的一张椅子上,自己回头锁了房门,再转过头时,那一脸恶心的狰狞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近乎僵硬的冷漠。

    启动了休息室的小型防御阵,隔绝了大部分的声音后,这个监工慢慢的在洛比面前坐了下来。

    “洛比……”监工点点头,忽然一把卡住洛比的脖子,另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瓶子,瓶子里是紫色的液体。

    “珍惜回答问题的机会,因为回答几个问题后,你也就是个废人了。”说着监工的眼中流露出几分残忍,拿起瓶子对着洛比的嘴巴就灌了下去。

    然而,监工那射出寒光的小眼珠猛然凝住。

    前一秒还在手中的瓶子居然不见了!这监工正滑稽的空手对着洛比的嘴巴比划……

    “嗯……这味道,药性猛烈无比,对人的伤害可是不可逆转的,这不会是强效吐白剂吧?”天闲大为不满的声音在监工背后传来。

    那监工大骇失色,手中忽然多了一把短刀猛然向后刺去。

    天闲哼了一声,轻巧抓住他的手腕,然后闪电般出手扳住了那肥硕的下巴。

    “嗤——”

    天闲毫不留情的一撕,生生将那监工的下巴撕了下来,不过并没有血肉飞溅,天闲手中只是多了一大块人皮面具。

    那监工的身体随之晃了晃,一道人影从硕大的头颅中跳出,灵巧的落到了房间最远处。

    天闲笑了一声,随手丢下了那已经干瘪的手腕,监工整个身体软乎乎的瘫了下去,竟然只是一套模子而已。

    “天闲……”对面的人影咬牙切齿。

    看来……不是大领主伊万的人!天闲看着眼前这人,心中也不知是喜是忧。

    这沸水城真是错综复杂。

    天闲十分绅士的摘下兜帽,“竟然能认出我,看来你早就在观察我了,那么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所以先把刀放下来好吗?这位……小姐。”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