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探虹 (7)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君当作磐石,妾当做蒲草。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如果顾家没有在权力之争中没于湍湍洪流,或许顾心慈还愿意相信这样的凄美爱情里坚韧难断的忠贞誓词。

    “借您吉言,只是这磐石和蒲草全是我一人当了....”话出口发现伤春悲秋酿错了果,“这些话....梅医师只当我求子心切罢...”

    梅大招一笑,将手边的病历放在眼前,好似刻意而又自然地给顾心慈一个台阶下。

    “求子心切无怪更无坏,医者父母心,梅某只担忧夫人的身体。至于磐石或者蒲草,都是不利于夫人强健之躯的。丫头来了,夫人....”

    “夫人来份报纸吧!”

    顾心慈如堕五里雾中,指尖触及冰冷,回神发现是碰着瓷碟旁的汤匙。

    她悄悄移开指尖,身姿还保持着看向窗外的样子。

    桌边站着的买报人见此,目光投诚的看向顾心慈对面的女子。

    冰雪看她自刚才一直发呆,自从......她便经常如此,以为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便想快快打发了碍眼的卖报人。

    “拿一份吧。”

    报纸被卖报人工工整整的放在桌旁,他接过钱识相的走了。

    “小姐,这卖报纸的是怎么混进来的?平时霞飞路上的洋人店子几乎是不可能放他们进来的。”

    冰雪说着无关紧要的话,心里想着沈敏瑜才大摇大摆的进了景氏,这是有重回社交圈的打算。

    若是往常按她的性子,她一定会在顾心慈面前抱不平。

    而小姐近日来筹谋着与姑爷延续香火这件事情就是和沈敏瑜休戚相关。

    此时提起,只会徒添小姐烦恼。

    冰雪学乖了,大抵是尝到了唇亡齿寒的滋味,她静静等着对面呆呆的女子。

    那是她的主人,她的全部.....

    “是啊,霞飞路现在的管理也不似往常了...竟不甚规范起来....”

    窗外总是一副场景,顾心慈看腻了味儿,她弹着左耳的南洋金珠坠子,斜头抻直了脖子,目光却甩在了放在桌边的报纸上。

    她飞快抓起那份没有一丝褶皱的报纸,纸沿扫过碟子里叠层错落的糕点,掀起一滩粉末。

    空气中洋洋洒洒一片蛋奶的酥香味。

    顾心慈的目光牢牢钉在报纸的头条上。

    糕点酥香可口,男女老上皆爱食之;

    寻常百姓家通常是小食店里称上几斤,或者心灵手巧的仆妇善于烹饪几样;而像玖玲珑这样苏扬广宁、京川沪闽各派特色繁多的传统糕点,是只有富贵人家才吃得起的。

    景府不光是玖玲珑的常客,就连府上都备着几大派系的师傅。

    这糕点自然是吃不完的。

    晏九九归国,景施琅这个表哥体恤有加,除却别的物什大件,每日往金公馆送的糕点,不仅让晏九九甜的发酣,还让她自己一双巧手闲置了下来。

    全则必缺,极则必反。

    事事迭加,晏九九早就对她这个表哥积怨已久。

    “我说今天你跑来做什么?我好不容易落得个清净的休息日,你别再来诓我为你做牛做马的,我平日里被你压榨惯了,今天可不会就犯。家里佣人仆妇忙着,阿又阿丁又随哥哥去了法租界,我就不招待你了,请便。”

    “表妹,你看看这份报纸。”

    晏九九朝着大门做着请的手势,却听她那个老狐狸一般的表哥声音里阴晴不定。

    看来今天不是置气的时机,景施琅每次沉脸来找她必有否坏。

    她接过报纸,正准备坐下却被景施琅抢先一步,晏九九似习以为常转身在旁侧更长的沙发坐下。

    可不想景施琅穷追不舍。

    晏九九大概是真的习以为常。

    景施琅虽然顺着她坐下,却仍旧保持着一段距离。

    “表哥,时至今日,这件事情我们终归是拦不住的。”

    报纸上的内容和景施琅上回在书院给她看的资料如出一辙,她纹丝未动,浓密的睫扇像两只黑羽蝴蝶落在眼睛上。

    那么晏九九到底在想什么?

    这亦是景施琅所思。

    “就单独这份报道的内容来看,不仅疑点重重,而且歌剧院的材料问题是景氏的商业机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故意为之,上流社会里除了世交的几大世家,其他人要么作壁上观,要么避之不及。所以,这篇报道.....是写给百姓看的。”

    景施琅的视线和晏九九投在报纸上的专注有所交汇。

    可晏九九根本就没在看报纸。

    “表哥你分析的头头是道,上回在书院里看了资料,和这报纸上的并没有什么出入,我以为还会报道出什么新鲜事物来,照本宣科着实无聊的很。”

    景施琅暗赞晏九九不愧是自己的心尖人。

    他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表妹倒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

    客厅里静的连后院里树叶刷刷的声音都听得十分真切。

    起风了。

    “表妹并不按我说的话接下去,想是心里有了另一番主意?”

    忙碌的仆人们不知何时早已悄然退去。

    “我哪里有表哥有办法?我自己从小一同长大的哥哥都心甘情愿为你所使,何况是我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妹呢?但是我可先提前说好了,什么夜袭锁喉、背信弃义、戳心反噬的戏码我可不会演。我这个人向来是不会演戏的,不似表哥长袖善舞,一张狐狸面孔倒能轻而易举的化作老虎。只是不知道到底是狐假虎威还是单单纸老虎罢!”

    狐假虎威和纸老虎?

    哪一个是褒义词?

    景施琅一哂,心知晏九九还在埋怨他和顾一北。

    “表妹是景泰商贸的总经理,大大小小的事我总是来跟你商量的,凡事再有主意最终还是要听你下定论。不过说起那天在书院....看了这些资料后我收进了暗匣中,后来却发生了一件着实可笑的事情,这暗匣里的金玉古玩一件不少,只是这资料......不翼而飞了。”

    这不光是在服软。

    可晏九九听惯了景施琅抑扬顿挫、渲染铺陈。

    她冷不丁道:“我看那暗匣倒似个女孩子家的梳妆盒子,再说了.....这机密文件怎么能随随便便和金玉古玩装在一起?而且,这报社所图不过是价高者胜,谋利之人最好打发。表哥却偏偏以困窘示之,我看你是想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吧!”

    自从她看了景施琅给的资料,歌剧院的工作她整天提心吊胆的,可他这只老狐狸倒好,拿她当猴耍!

    愈想愈气不过,她将报纸甩一边,正准备张口却发现一张狡狐之容近在咫尺。

    “还是表妹懂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