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须留一子养父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洛阳招军,出乎寻常的顺利。朱由松的告示一贴,各个县的招募点前来应征的人,络绎不绝。

    不管是马士英的洛阳官府,还是福王府,都有不止一次的招军经验了。一年不到的时间,他们已经招军三次了,可谓是轻车熟路。

    很快募军的人手分赴各县,设立募军站,当然洛阳城依然是最大的一站。

    朱由松赶回洛阳,主持大局,等他到的时候,洛阳城募兵站已经人山人海了。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站在两个年轻人前面,激动地说道:“阿大,阿二,小福王爷招兵,你们一定要好好表现。”

    两个年轻人一人一边,扶着老太太的手臂。看他们的样子,明显是母子三人。

    左边的年轻人扶着她,恭敬地说道:“阿娘,我们知道了,就是我们都去当兵了,谁照顾您啊?”

    老妇人面露不悦,一脚踢在儿子身上,他的儿子身强力壮,倒是自己差点摔倒。

    稳住身形后,颤巍巍地说道:“老婆子活了这么久,什么时候要别人照顾了?你们不要挂念我,小王爷是个仁义的人啊,上次娘的病,就是小王爷派出的郎中治好的,还有这次,水淹了咱们的房子,又是小王爷的人给咱们垒起来的。

    你们老娘我是个没用的人,好在我还生了两个儿子,这个恩情咱们一定得报哇。”

    一身便装的朱由松正好走过,听到这番对话,眼角也有些湿润。

    这些百姓,受到了太多的苦难,以至于自己做了点当官的应该做的,他们就认为是天大的恩情。说到底,大明的官吏,真的是从头烂到尾了。偶尔有几个清廉的,就要被大书特书,简直成了珍稀动物一样的存在。

    朱由松停住脚步,身后的侍卫自觉地将他围了起来,他拨开一个侍卫,走到母子面前,一脸和善地问道:“老人家,您就这两个儿子么?”

    老妇人见他衣着华贵,料想定然是个不一般的大人物,连忙应道:“没错,这两个都是老婆子的儿子。”

    “既然只有这两个儿子,就让一个从军好了,留下一个也好照顾您。”朱由松笑着说道。

    老妇人连忙摆手,道:“我都活这个年纪了,不需要人照顾,照样还能活下去。小王爷对我们有恩,不能不报啊,现在大家吃的还都是王府的粮食呐!”

    亲兵胡百万扯着嗓门,说道:“老太太,这位就是洛阳福王爷,他都说了留一个给你养老,你还有什么好推辞的。”

    这厮嗓门极大,他这一吵吵,不光是眼前这母子三人,就连周围的百姓都听见了。

    老妇人一听,眼前这个就是自己的恩公,连忙挣开儿子的搀扶,就要上前下跪。

    朱由松赶忙上前,屈身扶起他来,周围的百姓也都一脸的崇敬。小福王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两次水灾,福王府出人出力出粮,帮助百姓度过灾难。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周围的百姓纷纷跪倒,口中念着:“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朱由松一时慌了神,连忙高声说道:“大家起来说话,不必如此。”

    胡八万看王爷发话了,这些人还不起来,又扯着嗓子喊道:“王爷让你们起来,就都起来,否则就是抗命不遵。”

    百姓这才起身,朱由松趁机说道:“本王知道,大家感念王府所尽的绵薄之力,想要报答我朱由松。但是,父母人伦为大,这样吧,在场的有家中独子父母尚在的,不许入军。兄弟齐来的,只收一人,留一人赡养父母。”

    百姓们又高呼起来,朱由松心中不无得意,自古人心最难得,这些欢呼声和声望,说明自己已经很得民心了。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朱由松走进募兵站的宅院。

    马士英红光满面,刚才的一幕的他都看在眼里,迎着朱由松说道:“王爷,这下洛阳乃至整个河南府,已经真正的是咱们福王府的了。”

    朱由松见他以王府人自居,心中一喜,自己这个藩王终于已经彻底掌控了封地。这是十分重要的,要是连自己的势力范围都没有,想要争霸天下,简直是个笑话。

    “士英,这次招军不同以往,不但数量上成倍增长。而且很有可能,马上就要面临战斗。”

    马士英已经知道了陕西的事情,他脸色凝重起来,说道:“是啊,固原兵变,乱兵和乱民形成默契,正在往同一个方向,夹击朝廷兵马。陕西和咱们近在咫尺,一旦有什么变故,很有可能就会殃及道咱们。”

    走进院内坐下,朱由松才说道:“事情没这么简单,甚至还要严重。陕甘三边,国之重地,一旦战事糜烂将是动摇国本的大事。偏偏这时候,辽东后金鞑子闹腾得厉害,要是被他们趁虚而入,占了天大的便宜,那可就糟了。

    到时候,河南有咱们,是朝廷的心腹大患;陕西有大乱,京城一旦有事,连个可以勤王的都没有。鞑子定然祸害京城,流毒北方,咱们的罪过就大了。”

    马士英不解地问道:“到时候朝廷自顾不暇,咱们岂不是更加高枕无忧。”

    “错!这种想法有都不要有!咱们和朝廷的争斗,是大明内部的争斗。万一给了鞑子可乘之机,让他们渔翁得利了,那咱们就是民族的罪人。不管将来局势如何,异族都是咱们的头号之敌。”

    院里众人领命称是,但是态度都有些不以为然。朱由松知道,他们很难想象到,大明朝会被一群化外蛮夷取代。在他们眼里,生死大敌始终是朝廷,甚至是流贼。虽然元朝被赶出去才二百多年,但是这些人已经快忘掉那段耻辱了。

    不过朱由松也不打算强行改变他们的想法,反正洛阳自己的声望,注定了整个福王府势力,自己都是绝对的核心。没有人可以取代自己,而且如果自己坚持,那么说过的话就是洛阳的最高指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