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严重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吃完饭,高兆让香兰把母亲叫来,准备和母亲好好谈谈,把自己的想法告知,免得母亲私自做主,就像上回想把她嫁回舅家去一样,不是表妹给她说了,等都定了她在反对,就让两家难堪了。

    江氏以为是因为昨天吕家的事,女儿有什么想法,晚上还给夫婿说了那个吕阳峰中意兆儿的事,高文林摇头说不合适,也说了只要兆儿没看上的那肯定不能嫁,女儿家嫁了人就守在四方院过日子,心里不顺心,岂不憋心死?

    高文林劝江氏说,将来给女儿定亲,得问过女儿了,这个大女儿别看平时大大咧咧,可心里有主意,小事糊涂过,但要是自己定了主意,那就是一心往前走,就像要学拳脚,缠磨了爹娘一年多,当初高文林也以为女儿只是好奇,没想到就这么学了,还带上弟弟一起学。

    虽然当初没指望儿子能练出个啥,也看的出几个算是瞎胡闹,没真正的入行,吴家也没正式的按照武家门道来教,就是个小打小闹,想想能强身健体也是好的,所以高文林才同意的,江氏是万分不愿意,觉得学那些,没个读书人的样子。不过碍于夫婿同意,她不好反对罢了。

    进来的江氏见女儿没有平时见了母亲就是嘻嘻哈哈的,反而脸上严肃,心里也好笑,这么个小人,装的一脸大人,一副好严重的表情。

    “兆儿,找娘说啥事?”

    “娘,我就是想给娘提前说一声,将来给我定亲,可别再瞒着我,我总要知道要嫁的是谁,要是我不愿意嫁的,我是不会嫁过去的。”..

    高兆心里想,要不要加一句,去当姑子去,好表示这事的严重性,不然母亲又当是孩子话。

    江氏心里好笑,因为头晚听了夫婿的话,这会听女儿这么郑重其事的说,不由得也想捉弄女儿一下。

    “那怎么成?这父母之命难道是说着玩的?哪个不都是爹娘做主?这个你就别管了,娘肯定给你选个好的。”

    高兆急了,母亲怎么这么固执,你做主我更不放心,她赶紧抓着母亲的袖子,“娘,我不管,我可先说好了,要是不问了我就定,我就不认!”

    江氏沉下脸:“这是什么话?哪有小娘子自己做主的?”

    “我不是要自己做主,我就是觉得爹娘把我定给谁,我总要事先知道吧,盲婚哑嫁的,怎么知道合不合适?”

    高兆一看母亲那样,赶紧要把明确想法表达出来,别当我是小娘子呀,你女儿心理年龄比你还大哪。

    江氏一看女儿急了,说话都要结巴了,扑哧一下笑了,“知道了,有什么娘提前问你。”

    这才明白母亲是故意逗她的高兆,呼口气,又嬉笑道:“娘尽吓我,我这心都砰砰跳。”

    “不过,你可不能私下结交什么儿郎,要是私相授受,就是能嫁了,婆家人也看不起,将来受苦的还是你自己。”

    “娘,这我肯定不会,我肯定相信娘。”高兆贴着母亲胳膊撒娇道。

    “相信娘刚才为何要嘱咐那些话?”

    “嘿嘿!我不是担心娘万一和我想岔了哪。”

    江氏爱怜的搂着女儿,“那兆儿就说说你怎么想的,娘心里好有数。”

    “实在人,就像爹对娘这样,总是把娘和子女放在前面,嗯,还有,不要光会读书,油瓶倒了都不扶的那种,不然女儿嫁了后就要累死了。”

    高兆是想,爹娘肯定是考虑读书家的,她倒不是排斥,读书自然是好,但不能是书呆子,这里有些家里出个读书人,那就是一家子捧着,当爷似得供着。

    昨天为何对吕阳峰刮目相看,就是因为他说话神情,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才过十五岁,就有了丝沉着,难得。

    江氏点点头,女儿虽然说的简单,但她明白了,也是,夫婿最疼大女儿,她也腻歪着父亲长大,见惯了父亲白天去衙门,回来后对家里也能伸把手,不是那等进屋就等人伺候的大老爷们。

    见母亲点头了,高兆也不再说这话题,说多了就露馅,母亲该怀疑她个成天和弟弟玩的小娘子怎么想这么多。

    把这事搞定,高兆就放心了,又开始了每天的用拐杖笃笃走路的生活。

    外祖江家来人送些外祖母做好的吃食,江琥珀跟着来了,一进院子就喊:“姑母,表姐,我来了。”

    高兆刚进屋,听到声音马上拄拐出来,江琥珀看着新奇,跑跟前,身后的江二舅忙嘱咐道:“你可小心,别碰到你表姐。”

    江琥珀放慢脚步,“表姐,你用这个走路?”

    高兆先叫了声二舅,拄拐没法行礼,江二舅也走到跟前,“兆儿,现在怎么样,腿疼不疼了?”

    “早就不疼了,我爹说半年再拆夹板,还有一个月。”

    “你娘哪?”

    “我娘和大姑去街上,二舅屋里做,估计一会我娘就回来了。”

    江二舅看着外甥女双拐用力触地,身子就荡前面去了,急忙搀着,“兆儿别着急,二舅扶你进屋。”

    “二舅,没事,我现在熟练的很,要是扶着我,反而走不好了。”

    三人进了正屋,香兰进来倒茶,高兆吩咐让她去外面找母亲她们回来,江二舅说道:“不着急,兆儿先坐下歇着。”

    高兆放下拐杖,笑道:“二舅,我成天在屋呆着,不累,倒是二舅赶了车过来,先吃点茶点,一会大姑回来,给二舅和表妹做好吃的,今天买了鱼。”

    鱼是发物,前几个月家里尽量是不买鱼,最近是高兆馋了,高父看腿好的差不多,才允许她隔几天吃顿鱼。

    “巧了,二舅也带了几条鱼来,放在桶里装水带来的,可以养几天,还有猪排骨,是一大早你外祖去杀猪那提前定好的,说给你补身子。”

    高兆感动,自从她伤了,家里不说顿顿给她补,就是外祖家隔阵子就给她捎来好些吃的,有次小弟还说下回他也断腿,这样就天天有好吃的了,招来高父一顿打他屁股。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