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她唱歌要命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庄云绮本想凑上来刷刷存在感,可是看着三伯都被庄云青几句吃得死死的,往后缩了缩,庄云青装作没见她的动作,只是心中冷笑,这种级别的白莲花,现在撕她嫌手臭。

    “娘,你别听她的……这小贱人越来越邪乎,自从摔伤了脑袋后变得越来越狡猾了。不管她怎么说,娘你今天总不能白跑了这一趟。”

    “爹,三伯骂我小贱人,那他的意思,奶就是老贱人……”

    庄云青眼眸中利光闪过,小脸一变,委屈的看向庄小富,眼中含着泪向他告状。

    她这从未有过的样子,让庄小富的父爱心顿时变得强大起来,“三哥,你这哄着娘来要银子,我也没说不给,只是说了家中的境况,你凭什么这么骂云青?你以后再敢骂云青一句,我就拼着身家性命不要,我也要找族长,村长他们来评评理。”

    “……”庄三富一噎,看着娘的脸色也不好,垂了头,没敢再说话。

    “……”庄云青脸上还是一脸委屈,可是心中却乐开了花,没想到爹爹会用性命来护她,好幸福。

    贺氏盯着庄三富的眼光,恨不得把他吃了,他居然骂女儿小贱人,这哪是一个做伯伯的骂侄女的话?

    黄氏因边连带着被儿子,孙女骂了,被气得直喘粗气。

    半晌后,庄云青收拾了委屈脸,轻轻走到黄氏面前,“奶,我们家该给你的银子一分都不会少都会给你,该给你的衣裳也不会少了你一块布,这话孙女在分家的时候就说过,我记得爷在世说过,做为一个人,说话一定要讲信用的,直到现在,我都记着爷爷的话,当然,爹娘也记着,昨天爹娘还在和我商量这事呢。”

    庄小富:他什么时候说过?

    贺氏:她好像也没说过啊?

    大女儿想干什么?

    就在庄小富诧异时,却没发现黄氏在听庄云青提到自己的相公时,脸色缓和了不少,而一旁的庄三富发现要坏事,立即叫道:“娘,你别听她一个女娃娃的,既然她要讲信用,那就今天给银子。”

    黄氏眼神凌厉的看了眼庄三富,庄三富立即闭了嘴。

    “那个,云青,不是奶不讲道理,的确是奶现在没银子花了,这马上你大海表哥要回来了,得给他零用钱,还有……”

    是真如此!分家没几个月,银子就花没了,庄云青心里呵呵了。

    “奶,你等一下。”

    庄云青回身去了爹娘的房间,把给姥姥的布料,匀了一身出来,看着那上好的细棉布,庄云青心中还真是一阵肉痛,这本是准备给姥姥的,现在给黄氏,她真不愿意,罢了,先打发了黄氏,对付庄三富这个不要脸的再说。

    庄云青从房中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套衣裳的布料,叠得整整齐齐,质地上好,颜色也是给年龄大的女人穿的,上面,放着一两银子。

    “奶,因为我今天我正好要去县城做饭,这是爹娘昨天叮嘱我给奶你准备的,爹前面话的意思,想等他脚好了,亲自赚银子给奶花,才显得孝顺,并不是说不给奶银子和布。奶,你看看,这布你可还瞧得上?”

    黄氏看着上好的细厚棉布,还有那一两白银,脸色立即大变样,伸手就接过了衣裳布和银子,原来这孙女的确没有撒谎,“恩……看着还行。”

    岂止还行啊,这布料她昨天刚刚在族长夫人身上看到过呢,听她说,这可是今年最时兴的料子,时兴的颜色,当时心中那个羡慕啊,没想到,今天自己就有了一身。

    这一想,心情大好,脸色难得变得温柔了些,“老四,看来是娘错怪你了,既然布料和衣裳拿到了,娘就走了,你自己好好养腿。”

    “是,娘。”庄小富规矩的回了,脸上的冷汗也已经收干。

    “奶,你慢走。不过,奶啊……你那一两银子自己看好了,别让三伯又哄去用了,被他哄去了,我家可是再没有了,这可是我家里最后一两银子。”

    庄云青对着几个走出去的背影又喊了一句,这可是提醒黄氏,今年该给的已经给了,别想着再来找他们四房要东西了,当然,也是给庄三富上上眼药。

    黄氏得了好东西,心情好,回头应了句,“你放心吧,奶晓得。”

    庄三富听完老娘和庄云青的对话,脸都黑了。

    哼,晓得就好!庄云青冷哼一声,把院子的破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院中的一家人:……

    院外刚走不远的三人:这死丫头……

    “青儿,那布料……真是给你奶的?”贺氏看向气乎乎的庄云青,她的女儿,她怎么会不懂?

    “不是,是为姥姥准备的。……本来是想着明天要去姥姥家,上次去,没给姥姥买东西,我心里愧疚着呢,所以为她扯了两身布料。没想到,这一回来就遇到这事,我不想爹爹为难,也怕奶在这大闹,爹爹的腿刚好点,出了什么事,可不是一两银子的事,所以,我就撒了谎。”

    “原来是这样……我说你怎么会扯了布。……罢了,给了也好,今年她就没理由再来闹了。”贺氏吁了口气。

    “青儿……你辛苦了,爹爹这腿是不是可以放了拐走了?”庄小富心中感动的同时,也着急赚银子,这一躺几个月,身上都要长蘑菇了。

    “爹,不急,你再忍耐几天,下次我去县城时,带你一起去德仁堂,让杜大夫为你复查一次,他说丢了拐没问题,你就可以走路了。”

    “好,爹都听你的。”

    一百步,走了九十九脚步,不差这最后一步。

    “娘,明天我去姥姥家,你要去不?”庄云青侧头又问贺氏。

    “明天我就不去了,云飞不在家,你爹爹没人照顾。”贺氏摇摇头,虽然她很想去。

    “行,那我明天一个人去。”

    老屋,黄氏一脸笑的把银子收好,仔细再仔细的摸着手上的布,自从秀才相公去世后,她多少年没有穿过像样的衣裳,年轻的时候……黄氏想着想着,失了神。

    庄三富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年贵香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一扭身出了屋,庄三富见黄氏笑意盈盈的坐在那出神,以为有油水可捞。

    “娘……你在想什么呀?”

    “哎呀……你个死小子,你进来怎么没声音,吓我一跳。”黄氏回过神来,瞪了庄三富一眼,张口大骂。

    “娘,那个……我手头最近有点紧……”

    “你给我住嘴,今天那死丫头说得对,你别想又从我这掏银子,从明天开始,你就出去找活赚银子去。”黄氏狠狠的打断了庄三富的话。

    “娘,你明知道我什么都会,我……”

    “你这么大个人,去卖苦力,也能赚些银子。老三,我今天正式告诉你,你要再赚不来银子,家里没饭给你吃。”

    “……”

    庄三富见今天黄氏发了狠,也不敢再说要银子的话,灰溜溜的走了,不过,心中把庄云青又狠狠的咒骂了一遍,要不是那个小贱人,死丫头在娘面前给自己上眼药,娘怎么会这样对自己。

    次日。

    庄云青悠闲的驾着牛车往姥姥家去,肩上蹲着火狐,牛车里扔着给姥姥家的礼物,嘴里哼着曲,那样子活脱脱一个杀手痞子。

    “妹妹啊,你大胆的往前走啊,往前啊走……”

    “路见不平一声吼啊……说走咱就走啊,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五音不全的歌声,惊飞了路边的小鸟,惊走了林中的走兽,惊沉了溪中吐泡玩耍的小鱼,也惊醒了路边在大树上睡觉的人。

    “噗通……”

    “噗通……”

    “噗通……”

    我的天,人家唱歌要钱,这女人唱歌要命啊!

    三个摔在地上的人,死命的揉着自己的屁股,还好,还好,只是摔痛了屁股,命还在。

    盯着牛车前不远,路边大树上相继掉落在地上的三人,庄云青一脸蒙逼的停下牛车,他们是谁?这是要闹哪出?这掉落的姿势真是难以形容,还有那声音,听着就痛。

    他们,不会是像现代那些人一样是来碰瓷的吧?我去,庄云青立即睁圆了一双桃花眼盯着躺在地上揉屁股的三人,三人衣衫褴褛,有点儿像乞丐……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庄云青还在蒙圈中,路上的三人屁股不揉了,画风突变,蹦跳到牛车前,拦住了去路。

    碰瓷改成抢劫了?

    庄云青眼角抽搐,这是哪里来的三个二货?是猴子派来的吧?

    “你们确定要抢劫我?”

    庄云青抱着双臂,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斜睨着车前的三人,三人虽衣着褴褛,可是褴褛得是不是太有个性了,身材高大健壮的那个,面容倒还俊郎,那一条条的披在身上那条条,恩,还挺整齐,像是被人故意撕破似的,这人一看,是个练家子,不过武功比自己低。

    高个子身边的那个,身子高瘦高瘦的,脸色苍白如鬼,身上的衣衫却是诡异的正红色,虽然也是一条条的,但看着就有些邪魅凌乱,大红配着苍白的肤色,像是现代电视中的鬼新郎,看得庄云青默默的打了个寒颤。

    另一个矮一点的,有些胖,还有些圆,像只滚动的大圆球,但看年纪,是三人中最大的,身上的衣衫东一块西一块的披在圆滚滚的身上,不忍直视。

    庄云青打量完后,不仅是眼角抽搐,连着嘴角面皮都抽搐了。

    这是神马鬼?

    奇葩三人组?

    被她盯着打量的三人,也是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

    一个小姑娘见到他们要打劫她,不应该是吓得花容失色,痛哭流涕,向他们求饶放过她,然后主动把身上的银子,物,还有这头牛车都让给他们吗?

    气氛鬼异。

    牛车前的奇葩三人组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你推我,我推你,挤成一团。

    “花魁,你上。”高壮男子发话。

    “夫君,我不去,让吊死鬼去,他长得美。”圆滚滚缩了缩肩,一脸哀怨的看着高壮男子。

    “你不是总说你长得绝世无双,我哪有你美?”吊死鬼男子有气无力的怼了回去。

    “你美,你去。”

    “你美,你去。”

    “夫君,你去。”

    “叫你去,你就去。”高壮男子发火。

    庄云青:“……”

    花魁?吊死鬼?夫君?

    “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半晌后,庄云青从愕然中回过神来,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三个傻子怎么这么逗?他们打劫她?她打劫他们仨还差不多。

    “不许笑,银子拿来。”为首被称作夫君的高壮男子有点恼羞成怒的意思,瞥了眼身边两个不争气的二货,挺了挺肩,咽了一口水,装出很凶的样子,对庄云青大吼着道。

    “呵……你们确定……要打劫我?”庄云青止了笑,嘴角露了讽刺的笑着,眸光闪过戏谑的冷意,右手一掌拍向路边的大树,大树立即“呯”的一声倒下,并且枝叶碎乱四飞。

    “妈呀……夫君,我们快逃,小姑娘是个高手啊。”

    三人被吓傻了,花魁最先反应过来,拉住高壮男子就要逃,没跑三步,发现怎么只有自己两人,吊死鬼呢?

    ------题外话------

    推荐友友文文,《盛情难却:溺宠小娇娇》作者:福履

    简介;

    八岁时盛伍离家出走,遭遇人贩子,被一对母女救回,从此多了个妈妈和妹妹。

    灯红酒绿的娱乐街上热烈讨论着街尽头的古宅里,盛少突然改了性,连续两周没现身,身边突然多出个妹妹,瞬间变身二十四孝好哥哥。

    陪出陪进,拎包开路,不外宿不夜嗨,街上影子见不着一下。

    有人堵到古宅前约趴,盛少笑盈盈直言,“以后这些乱七八糟的派对别找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要给芮芮立榜样,言传身教懂不懂。”

    “盛少,晚上一起酒吧喝酒。”

    “我要陪芮芮跑步。”

    “盛总,许小姐约您晚上吃饭,地点……”

    “我要陪芮芮听歌。”

    “盛少,我家新开了度假村,一起去玩玩。”

    “我要陪芮芮训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