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玉雪寒的算计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面对着江如鹤的要要挟,凌霜谷主玉雪寒也是不得不为之妥协,果决的自废了修为!

    “噗!”

    在双指落下的瞬间,玉雪寒魁武的身体猛的一震,一口殷红的鲜血无法控制的自口中喷出。

    他强忍着体内翻江倒海的痛苦,一只手按在面前的桌案上勉强撑住身子,另一只手则是摘下了腰间的谷主玉佩。托在掌心之后,冷冷的注视着对面的江如鹤。

    江如鹤嘴角泛起一丝冷漠的微笑,转头向着黑衣干瘦男子微微的点了点头。

    黑衣干瘦男子会意,一抖手便是将昏迷不醒的玉灵儿投向了对面的影卫。

    “带她们走!”

    玉雪寒见救回了灵儿,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只扶在桌子上的手猛的一按,顿时在其身后则是出现了一道黑洞洞的暗门。

    影卫并未迟疑,抱着玉灵儿身形一闪便是来到了玉雪寒身侧,一把抓起同样昏迷的玉柔儿,转身钻入了暗门之中。

    “小子,跟紧!”

    在进入暗门的同时,影卫也是不忘提醒了一句一直站在玉雪寒身侧一言未发的杨宇。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杨宇却是并未紧跟影卫离去,而是依旧神态自若的留在了原地。而也就是这片刻的耽搁,那暗门便又是迅速的闭合而上!

    此事发生的极为的突然,从玉雪寒打开暗门,再到影卫带着玉氏姐妹离开也只是数息的时间。

    如此短的时间,以致于对面的江如鹤等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影卫已然是带着玉氏姐妹成功的离去了。

    这不禁令得他们大感意外的同时,亦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

    “你这又是何必呢!”玉雪寒看着一动未动的杨宇,不由摇头叹息道。

    杨宇闻言微微一笑道:“好戏才刚刚开场,弟子岂可提前退出啊!”

    “我乃是将死之人,你这又是何苦啊!”玉雪寒摇头叹息道。

    “谁死谁活都还是个未知之数,谷主又何必心恢意冷!”杨宇洒脱的一笑道。

    玉雪寒听杨宇如此一说,不由苦笑道:“不是本谷主不愿求生,实是留在此处之人想活却是万难了!”

    江如鹤等人离玉、杨二人本不太远,玉雪寒的话语声音虽然不高,可依旧是无法避过他们的耳朵。

    “玉雪寒,你胡说什么?”江如鹤沉声问道。

    “我说咱们都得死!”玉雪寒听江如鹤如此一问,不由冷笑一声戏谑道。

    “放屁!你要死便死,老子如何会死?你莫要危言耸听!”再次从玉雪寒口中确认,江如鹤等人的心中顿时警觉,那一丝不妙之感不由迅速膨胀。

    “赶快杀了他离开此地,免得节外生枝!”那黑衣中年也是看出了事情的不对,连忙催促道。

    “杀了他们!”

    江如鹤回头向着身后的一众爪牙命令道。

    一众爪牙齐声领命,就欲再次上前。可还未等他们真正接近,一道儿臂粗细的玄铁栅栏却是突然的破地而出,将他们尽皆挡在了外面!

    “不好!有机关,速退!”黑衣中年经验老道,一见此景顿时心生警觉,连忙身形倒转便欲快速离开此地。

    然而,事到如今一切都已是太迟!

    耳轮中只听“咔咔”之声不断传出,此处房间竟是在此一瞬间被封了个严严实实!

    江如鹤等人见状大惊失色,连忙四下寻找出口。可令得他们失望的是,他们将此处寻了个遍,也是未能找出一个可供离开的出口。

    “玉雪寒,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竟敢暗算老子!”江如鹤见无法离开,立刻又将目光落回到了被隔在栅栏另一面的玉雪寒那里。

    “我劝你还是尽早撤销阵法,放我们离开。不然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你还要怎样不客气?如今玉某连命都不要了,还怕你不客气吗?”玉雪寒讥讽的冷笑道。

    “你!”

    江如鹤还欲说些什么,可却被一旁的黑衣中年拦了下来。

    “玉谷主,一切都好商量吗!只要你能放我们离开,一切都好商量!”

    “好商量,真是笑话!我堂堂凌霜谷谷主又岂会与你这乱世魔修打什么商量!”

    “你!”

    黑衣中年听玉雪寒如此一说,顿时面色一沉。他有心翻脸,但又想到当下的情况,只得强压怒火干笑两声,道:“玉谷主真是会说笑话!今日只不过是你们兄弟间的一场误会罢了,纯属内部矛盾,如何又扯到魔修头上去了!”

    玉雪寒不屑的冷笑两声,继而转向江如鹤道:“事到如今,还有狡辩的意义吗?”

    “哼!狡辩,我江如鹤光明磊落,有什么可狡辩的!倒是你这个奸诈小人可不要胡乱扣帽子!”江如鹤虽然性格粗犷,可也是不敢光明正大的承认这大不违的事情。

    “是不是扣帽子,你自己心里有数。为了查清谷内的奸细,玉某已然谋划了数日。只是我万万也没有想到这落网的会是你江如鹤!”玉雪寒心情沉重的道。

    江如鹤听闻玉雪寒之言,心中顿时一震。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行事如此小心,却依旧是被玉雪寒看出了端倪,提前设下了陷阱。

    而若非是他们机缘巧合之下,临时抓了个玉灵儿作为要挟,恐怕他们如今的下场还要更为糟糕吧!

    “别竟说这些没用的,你如今都只剩下半条命了,就算你能把我们都困在这里又能如何?”

    “能困你自然就能杀你!只不过要丁川来为你们这些败类陪葬未免有些不值了!”玉雪寒歉意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杨宇道。

    “呵,笑话!一个将死之人竟然也敢出此狂言!你就不怕我现在就催动七花七虫散结果了你吗?”江如鹤威胁道。

    “既然留了下来,玉某便没有打算活着离开!不过能拉上你们这些修真败类一起陪葬,玉某也算死得其所了!”玉雪寒冷笑道。

    江如鹤还欲再说什么,可就在此时一缕缕淡蓝色的烟雾却是带着醉人的悠香自四周的墙壁上弥散了开来!

    “不好!是冰魄断魂香!”

    “玉雪寒!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无耻小人,竟然连冰魄断魂香都用了出来!你这样做对得起我父亲和我死去的姐姐吗?”江如鹤一见这蓝色烟雾顿时骇然失色,不由大声的叫骂起来。

    玉雪寒再次听闻江如鹤提及江一尘与亡妻,不免心中凄然。但事到如今,为了江湖大义他已然没有了退路,也只能背负这负义之名了。

    “江家对我有大恩,师尊待我如己出,如兰对我情深义重,更是以性命为代价为我生下了三个女儿!

    如此大恩,我玉雪寒今生是无以为报了。现在更是设计灭杀江家独子,这忘恩负义四字倒也是恰如其分!”

    玉雪寒苦笑一声,似是自言自语的道:“为了赎罪,我也只能是一死了之了。否则我又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兰儿!”

    “不,不!我不能死,不能死!玉雪寒,你不能杀我,你还有机会报恩的!只要你现在打开这阵法,咱们都可以不死!一切都还可以的!”

    江如鹤一见玉雪寒抱定了同归于尽的决心,顿时骇然失色,连忙一改之前的强硬态度,循循善诱起来。

    玉雪寒见江如鹤如此,不免也是动了一丝恻隐之心。只不过事到如今,这局面已然并非是他能够掌控的了的了!

    “晚了!我曾给你多次机会,奈何你执迷不悟,非要逼我走到这一步。

    如今阵法已然开启,不到时间是万万无法停止的。你我身在其中也只有死路一条了!”玉雪寒摇头苦笑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

    江如鹤一听阵法无法停止,顿时吓的容颜更变,甚至就连声音都是有些颤抖。

    “阵法能启便能停,怎么可能关闭不了!一定是你,一定是你故意害我!对,对,一定是这样的!

    是你嫌我害你自费了修为,不肯原谅我,所以才说无法停止阵法的,是不是?

    玉雪寒!姐夫!我错了!我向你认错行不行?求你放过我,我一定改过自薪,再也不合魔修联系,行不行啊……”

    江如鹤见死到临头,直吓的是魂不附体,竟是不顾廉耻的求起饶来。希望如此便能打动玉雪寒,从而获得一线活命的机会!

    不过,他这无耻的行径注定是元法获得什么功效。因为玉雪寒的的确确是无法终止此处阵法的运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索命的蓝烟迅速弥漫,从而渐渐夺走此地所有人的性命!

    然而,玉雪寒虽然无法逃生,却是并不代表别人也没有办法。就在蓝色毒烟即将充满此次空间、众人都尽乎绝望之时,在杨宇的面前却是突兀的出现了一道不大的空间裂缝。

    而也就在此时,杨宇一把架起了虚弱至极的玉雪寒,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迈步进入了其中!

    裂缝飞快的愈合如初,好似从未出现过一样。但两个大活人的消失却是无比真实的证实着它的出现!

    “玉雪寒!你这个骗子!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你竟然真的要杀我,你不得好死……”

    半晌之后,极度震惊的江如鹤终于是反应了过来。惊怒之余不由是破口大骂起来。

    不过,事已至此,无论他如何的不甘与愤怒,相对于这任谁也是无法改变了的事实,已是完全的没有了任何竟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