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你真是个幽默的男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只见此时,这个女人已换上一套淡黄色轻纱长裙,乌黑长发随意披在脑后。

    尽管神色,依然满是对外界一切事物的淡漠,寒冷得令人不敢靠近。

    可步履款款,却又总充满着成熟知性,与淡雅从容的气质!

    走到他跟前,咬了咬牙,鼻息挤出几个字,“我送你回去!”

    刹那间,陈飞扬惊得差点原地跳起来。

    这个时候,这婆娘不应该为刚才的事,深恶痛绝大骂一声“人渣”,然后一耳光抽过来么?

    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倒是林国强夫妇,瞬间面色一喜,脸上都快笑开花,一个劲点头附和,“对!对……”

    眼见老两口也如此坚持,陈飞扬倒也只能无奈同意!

    林若溪的坐骑,是一辆银白色奔驰轿车,倒也挺附和她的身份气质!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这小妞脸色依然冰冷得出奇,只是神情专注开车,浑身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让车厢内气氛总显得无比冷凝沉闷!

    唯独哭笑不得的,这小妞一边开车,偏偏又偶尔扭头看他一眼!

    目光依然复杂!

    到达舒轻歌别墅外,已是深夜十一点!

    陈飞扬自然迫不及待拉开车门下来!

    然而没想到,不等他推开别墅大门进去,却被林若溪叫住了,“陈先生……”

    转过身,只见这女人,居然并没有立即驾车离开,却推开车门下来。

    款款走到他跟前,与刚才如出一辙,一双美目幽幽凝视着他,神情冷漠欲言又止。

    陈飞扬顿时一愣,有点不明所以!

    没想到,不等他赶紧轻佻猥琐调戏她两句,再把道德沦丧人渣败类的形象,在她心里加深巩固一下,这小妞却咬了咬牙,“如果我没看错,刚才在我房间你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故意演戏的吧?”

    “原因,就是为了拒绝我爸妈撮合咱俩的关系,却又不希望,伤了他们的脸面,让他们失望!所以,只能从我这里下功夫!”

    “让我恨上你,让我认为,你就是一个居心叵测的伪君子,然后极力反对!这样,不但撇清了咱们的关系,还维护了我爸妈的脸面,对吗?”

    “噗……”刹那,陈飞扬一个哆嗦!

    差点“嗖”的一声原地蹦起来,直勾勾瞪着她,眼珠子都快滚到地上!

    大爷的!难道是刚才,演得有点浮夸了,不应该啊!

    不等他说话,林若溪又淡淡说道,“说实话,你演得挺好,刚才我都信了!可在为我治疗的时候,你却说了一句,‘林小姐,得罪了!’而且治疗过程中,明明我无法动弹,而且只裹着一条浴巾,你却没有任何过分越界的举动,反倒用被子,将我遮得严严实实的!”

    “而且给我扎针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你很小心谨慎,生怕手指碰到我的身子!并且从始至终,目不斜视,你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亵渎!”

    “我实在无法相信,一个人性泯灭的奸诈之徒,在那种情况下,能做到如此!”

    “相反,我倒是更觉得,你是一个真正值得信赖的君子!”

    “说实话,这么多年,除了我爸,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坐过我的车!可刚才一路上,和你待在一起,我却感觉很轻松很踏实!”

    “谢谢你为了不伤我爸妈的面子,这份心!”

    于是乎,陈飞扬彻底哭笑不得了!

    额头青烟袅袅,硬是一句话说不出来。哪能不明白,刚才针灸结束,这小妞为何那般反常的反应?

    卧槽!十八个卧槽!

    细节决定成败啊!赤裸裸的教训啊!

    可刚才治疗之时,总不能真趁人之危,掀开她的浴巾,对她动手动脚或者下流无耻地占便宜吧!

    还有,好端端的,为啥非得多一句“林小姐,得罪了”?这是一个败类该说的台词吗?

    然而这时,更令他惊得无以复加的,眼见他这副吃瘪尴尬表情,这个足足三年恐怕都未曾有过笑容,从来冷入骨髓的女人,却嘴角微微一扬,妩尔一笑,略带俏皮,“怎么?就这么害怕和我扯上关系?或者,我这种胭脂俗粉,根本入不了你的法眼?”

    一时间,那本该寒冷如冰,此刻却几分柔和浅笑的娇艳脸蛋,让他还真有些痴了!

    尽管如此,还是一本正经回答,“林小姐言重了!今晚在饭桌上,在下无半点虚言!”

    “林小姐不仅沉鱼落雁之容,更贤惠端庄知书达理,绝对会是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贤妻良母!只奈何在下,一介山野乡民,见识浅薄,此生也注定碌碌无为,不敢唐突佳人而已!”

    可没想到,林若溪依然只是笑笑,几分真诚,“难道在你眼里,我是那般庸俗势利之人?相反,在我眼里,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男人!”

    “……”顷刻,陈飞扬心中一滞。

    这时,林若溪才又正了正色,“不过还请尽管放心,我早已发誓,这辈子不会结婚的!而且我也会说服爸妈,让他们放弃,不再撮合咱们!”

    “其实说实话,我也知道,这些年我心理出现了问题,可就是无法控制!所以不管怎样,谢谢你为我精心治疗!”

    “无论父亲的救命之恩,或者这次为我治疗,大恩大德,我实在不知如何报答!”

    刹那间,陈飞扬顿时一喜。

    瞬间来了精神,两眼金光直冒。

    你一定知道如何报答的!对不对?对不对?

    以身相许啊!哦,不对,谈经济啊,钞票最实在!

    上次拒绝一百万,那是因为口袋有巨款,说话硬气!现在穷得叮当响,我是不会拒绝的!

    这次,治疗过程如此复杂,好歹也得两百万吧?

    十万也行啊!

    一时间,精神澎湃,猴急猴急赶紧扯了扯衣服口袋。

    一个声音,在心中呐喊,“银行卡,到兜里来……”

    可接下来的情形,就让他崩溃了!

    只见这婆娘,眼见他这副猴急猴急的模样,反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如春花烂漫,如坚冰融化。

    风情万种,说不出的俏皮,居然还没好气白他一眼,“陈先生,你真是个幽默的男人!”

    “上次救我父亲一命,一百万的酬劳,你都义正言辞地拒绝!正直高风亮节,连我父亲都赞不绝口!你认为,我会相信,你为我救治,是为了钱?”

    “金钱上的酬劳,反倒只会显得我庸俗不堪了!”

    ?  ?求推荐票!

    ?

    ????

    (本章完)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