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失忆了(求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县城,警察局。

    夜空之中,繁星点点。

    窗口边上,王丰凝视长空,一身孤寂之气。要是旁边,再配上一首铁窗泪,那么更符合现在的气氛。

    当然,现在的王丰,不是在牢中。

    他现在,就呆在警局中的一个办公室,很清冷的办公室。一张桌子,两张椅子,白色的墙壁,书写大家耳熟能详的语录。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也不要误会,没人要审讯他。

    只不过,毕竟从警了,也要按照惯例,做个笔录。

    哒哒哒……

    一阵脚步声传开。

    王丰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年轻警察,就在敞开的门口走了进来。他带着笔纸,拉开椅子坐下,带着一点笑容,开口道:“我们开始吧。”

    “我那个同伴,怎么样了?”王丰坐下,也有几分忧虑。

    “放心,在医院呢。”青年警察答道:“医生检查过了,说是受惊昏迷,打点葡萄糖,睡一觉就好。”

    也就是由于这个原因,王丰才被请到警局做笔录。

    毕竟大家在湖泊之中救起了两人,一人还好,清醒有意识。另外一人,却陷入昏迷之中。不管怎么说,警察都有责任,了解具体的状况。

    “说说吧。”

    青年警察拔开了笔帽,笔尖落在纸上,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呀?”

    王丰沉默了,久久不语。

    “嗯?”

    青年警察挑眉:“有问题?”

    “我不能说……”

    王丰一顿,又补充道:“最起码,现在不能说。”

    “为什么?”

    青年警察愣了,不理解。

    因为根据他们得知的讯息,这事其实并不复杂。

    无非是两个城里人,受朋友之约到山村中游山玩水,然后两个傻大胆,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钻到了地下暗河的河道中玩耍。

    恰好地震,河道泥层崩塌了。当大家以为,两人已经葬身河道之际,他们却奇迹般地,从湖中冒出来,获救了。

    这过程,虽然惊险刺激,但是也合情合理。毕竟比起一些,被掩埋土里七八天,还继续活着的状况,他们这个层次,也算是轻的。

    只能说人的生命,还是很顽强的……

    所以青年警察,很不理解走个过场的笔录,为什么王丰却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模样。

    难道说这件事情,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王丰迟疑道:“能不能,等我的同伴醒了……再说?”

    “……不作笔录的话,就结不了案。”青年警察挠头,提醒道:“那么按照规定,我们是不能放你离开的。”

    “没事,我可以等。”王丰很平静。

    “那你今晚,只能在这里过夜了。”

    青年警察深深看了王丰一眼,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要知道,在警局几年,比王丰更奇怪的人,他也没少见。

    “好。”王丰没意见。

    青年警察站了起来,直接走了。

    不久之后,他重新回来,给王丰另外安排了地方。

    那是一个小房子,只有一张小床。小小的窗口,映着一抹月光,亮白如霜。

    王丰坐在床上,房门一关,就是一个独立的小天地。

    他半躺床头,目光缓缓游动,思绪万千。

    过了一会儿,他探手在怀里摸索,然后拿出一件东西。

    一个小球,鸽子蛋大小。看起来,这是金属构造,半镂空的造型,表面有复杂的纹饰,以月光的照射下,隐隐流动光华。

    王丰把玩小球,眼神变得格外的灵动,灼灼生光。

    监控室,大屏幕中,分界出十几个画面。

    其中一个界面,就显示出王丰在把玩小球的场景。青年警察瞄了一眼,就向旁边的中年警察求教:“师傅,你说他是不是心里有鬼?”

    “怎么说?”中年警察很淡然,以大杯喝茶。

    值班,熬夜,不喝浓茶不行。

    “要是心里没鬼,他干嘛啥也不说,要等同伴醒来?”青年警察揣测道:“我估计……同伴的昏迷,说不定和他有关。”

    “证据呢?”

    中年警察一句话,顿时让青年警察哑口无言。

    “工作几年,你就学会了捕风捉影,空口说白话,唯心论证?”

    中年警察的嘲讽,也让青年警察无地自容。

    “师父,我错了。”

    青年警察老老实实道:“不该乱猜。”

    “知道就好。”

    中年警察瞥了界面中的王丰一眼,然后淡声道:“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这个人心里肯定藏了什么事……但是我们不需要急,等明天就一清二楚啦。”

    第二天清早,王丰才醒来不久,就看到了张楚。

    在小房间中,张楚一进来,就直接扑过去,大笑道:“王丰,多谢你救了我。”

    “你总算没事了。”

    王丰很开心,认真打量张楚,关切问道:“感觉怎么样?”

    “好,非常好。”..

    张楚挥着手臂,鼓起二头肌,“我现在感觉很好,一拳应该能够打死一只……鸡!”

    “……”

    王丰笑了:“你高兴就好。”

    “对了。”

    张楚忽然道:“刚才警察问我,在河道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表情迷茫,揉着头发,呆声道:“说起来,我好像是忘了一些情况,什么都不记得。王丰,我似乎是失忆了……”

    “什么?”

    王丰错愕,震惊,目光悚然,“你确定,什么也不记得了?”

    “对啊。”

    张楚很苦恼,头疼道:“我可以确定,我还记得我们三个一起挖土,看到了河道,然后我先钻进去,接下来……就没记忆了。”

    “真忘了。”

    王丰骇然,冷不防他抓住王丰的肩膀,急声问道:“那你还记不记得,你进入河道……到底是什么目的?”

    “废话,肯定记得。”张楚左右看看,低声道:“为了楚王陵……”

    “哎,不过看来你说对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他摊手,无奈叹气道:“地底下什么都没有,还差点让我丢了小命,倒霉。”

    一瞬间,王丰的表情古怪,他神色几度变幻。忽然之间,他下了决心,微笑道:“张楚,其实你是对的……”

    “什么?”张楚愕然。

    “你先回去,好好休养,顺便看一个热闹。”

    王丰抬头,眼光在浮动:“一个举世瞩目,轰动全国的热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