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阿姆斯特丹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阿姆斯特丹音乐大厅,是世界五大音乐厅之一,第三届一帝四皇钢琴大赛就在这里举行。

    和华夏总决赛在体育馆举办时的近八万人场地不同,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的场地建设仅仅只有着2037个座位,长44米,宽28米,高7米。

    这里经过专业设计,隔音效果世界一流。

    大厅内,无观众时的回响时间,为2.8秒。

    有观众时,则为2.2秒。

    为了照顾到听众的绝对听感,所以场内并无音响设备,所有音阶全部都由钢琴琴弦直接发出。..

    因为封闭性极强,所以,在大厅里,一个人就算略重一些的喘息,现场观众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而如果放个屁,那简直就是震天雷……

    钢琴演奏会是高雅的艺术,但再高雅,面对一帝四皇钢琴大赛这样的世界级赛事,阿姆斯特丹音协也不敢怠慢,虽然内场大厅的观众为仅仅只有两千多个座位,但在外场,却早早的就竖立了一只led大屏,并且用上了世界级的音响,虽然音色与内场稍有区别,但并不妨碍外场的观众进行观看。

    因此,全世界的音乐爱好者们,但凡有时间的人,俱都在总决赛这一天聚集于此。

    虽然距离总决赛开始还有两天时间,但在音乐大厅外的草坪、河畔以及道路前,却都早已经密密麻麻的聚集了许多游客与媒体记者。

    所有人都在兴奋的拍照,参观荷兰首都。

    廖远等人下了飞机航班时,已经是当地晚上八点钟,机场大厅已经有叽里咕噜官方工作人员在接待。

    一番交流后,众人入驻到了当地一家酒店。

    选手们都有一周时间来倒时差和琴艺练习,但廖远却在决赛前两天才堪堪赶到。

    因此,在傅小瓷等人的强雷要求下,廖远最终还是熄去了参观外景的心思,回到酒店进行充分的休息。

    但第二天,廖远就放飞了自我,倒时差?不存在的。

    他一大早便偷偷留出了酒店,只让邢涛呆在自己身边,让另外一个保镖王越待在酒店,有状况随时跟自己联系。

    廖远其实并不想带着邢涛。

    除了有些不自由之外,最主要还是邢涛这个人,脑袋有些一根筋。

    他不像王越那样沉着冷静,在最初期的时候,一旦有人言语或眼神威胁到廖远,邢涛总是会站出来,庞大的体格轻轻活动,然后捏着拳头,就像胖揍对方。

    即便对方是一个娇小可怜的女孩子,邢涛也会认真的向廖远请求准许格斗。

    廖远一度哭笑不得。

    好在,邢涛的思维方式比较单一,任何命令都是只听自己的。

    而经过这两个月的调教,邢涛也勉强学会了察言观色,不再像最初那样一根筋,廖远也就真心实意的把他留在了身边。

    阿姆斯特的建筑物与国内有着大大的不同,这里到处都是双折线屋顶,也就是塔型屋顶,另外,侧墙沿街面也都开着许多扇老虎窗,每个窗户既高也长,这能够充分的享受到通风与采光。

    又因为是著名的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所在地,所以,这里的音乐气氛极其浓厚。

    在街头巷尾,都有许多演奏家在街头演奏,萨克斯、拇指琴、大号、大小提琴、等五花八门的乐器,数不胜数。

    不过,因为一帝四皇大赛总决赛的举办,也是为阿姆斯特丹带来了庞大的人流量,所以,最近几天,钢琴演奏,成为了外来者参观的最佳首选。

    所以,许多街道上的公共钢琴,几乎都是围满了看客。

    廖远在路边的咖啡厅买了两杯咖啡,递给邢涛一杯后,两人便是一前一后,行走在阿姆斯特丹的街头。

    邢涛似乎对咖啡有着极深的恐惧,但老板赐来的咖啡又不得不喝。

    每一次,他都是像是喝中药一般,把苦涩的咖啡一饮而尽。

    这边,他刚刚仰头牛饮完毕,一回头,却发现老板不见了。

    他心中一惊,连忙四处寻找,还好很快就发现了目标。

    不远处的地铁站台前,廖远正站在那里,双手环抱,一边饮咖啡,一边看着地铁口前摆放的公共钢琴。

    此时公共钢琴前已经聚满了人群。

    所有人目光所及,就看到一个戴着棒球帽的年轻人,正坐在那里欢快的弹奏着钢琴曲。

    年轻人帽檐下的脸不算俊俏,但也不丑,是个亚洲人,看起来很文雅,但他弹琴的时候像是抽了羊癫疯一般,双手不仅疯狂的在琴键上飞舞。

    不仅如此,就连头部、腰肢也都是扭来扭去,给路人造成了极大的吸引力。

    周围人感到新鲜,不时有人拿出相机进行拍照。

    邢涛走了过来,听了一会儿后,顿时索然无味,。

    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接过老板的咖啡纸杯,一起丢进垃圾桶后,等回来后,看着廖远沉思的模样,邢涛忽然道:“老板,需要我去揍……”

    “不需要。”廖远连忙打断邢涛继续说下去。

    邢涛立即闭紧嘴巴。

    廖远从身上掏出手机,在搜索网站上搜索了“南野俊一”四个字,很快,关于这个名字的所有公共资料就出现在眼前。

    看着资料上显示的照片,廖远笑了笑:“果然是他。”

    南野俊一,一帝四皇钢琴大赛日韩赛区的冠军。

    廖远在来之前曾翻阅过他的资料,因此对南野俊一有着较深刻的印象。

    在霓虹岛大阪市,南野俊一速来都有着钢琴小神童的称谓,他是霓虹岛许多动漫神曲的创作者,在民间拥有极高的人气。

    除此之外,他的哥哥,南野秀一,则是第二届一帝四皇钢琴大赛的冠军获得者。

    可以说,这家伙就是这次赛事最值得廖远重视的两个对手之一。

    廖远在网络上观看过南野秀一的演奏视频,风格比较倾向于前世的大钢琴家郎朗。

    在演奏音乐时,动作幅度和表情演绎比较夸张,再加上极高的钢琴弹奏天赋,也是让他的演奏风格里,掺杂了一股常人难以企及的震撼感。

    这一点,和他的哥哥南野秀一有着根本的不同。

    两兄弟几乎是一静一动的代表。

    过了有十多分钟,现场终于有人认出了南野俊一的身份,不过阿姆斯特丹毕竟是堪比音乐之都维亚纳的存在,人民素质极高,现场并没有人上前打扰南野俊一的演奏,甚至连走动的声音都小了许多。

    廖远听了一会儿后,也忍不住有些手痒。

    因为现在的南野俊一,弹奏的是正是他在华夏总决赛时演奏过的《野蜂飞舞》。

    在华夏总决赛过后,这首钢琴曲几乎是以光速在网络上飞速传播,在世界各地的钢琴界都引起了不小的讨论,最终是褒大于贬,也算是肯定了廖远的创作功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