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警局的秘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陈天宇走进了审讯室,屋里已经坐了两位年轻警察,一男一女。

    屋里昏暗,桌上摆放着一盏台灯,他在两人对面默默坐下。

    两位年轻警察却仿佛没有看见他,自顾伏案写着什么,老半天都没有说话,陈天宇心中有些诧异,难道是搞心理战术?对于如此正规官方的刑事审讯,他同样了解不多。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

    一切如常!

    就在他疑惑之间,审讯室的门突然开了,又走进来一位老刑警,很可能是他们的领导,两位年轻警察抬头看了一眼后,连忙站了起来,那位老刑警迅速挥挥手,示意他们先出去,看这意思是要亲自审问。

    老刑警也在他对面坐下来,然后拿眼睛反复打量着他。

    忽然,他站起身来,伸出了右手——

    陈天宇愣怔了一下,他确信并不认识眼前这位警察,于是他苦笑着举起双手,亮了亮手上的镣铐,表示无法握手。

    老刑警咧嘴笑了一声,又坐了回去,继续打量他。

    “哥们,先抽支烟吧。”他丢了一支烟过来,陈天宇镇定地捡了起来,老刑警又探身过来帮他点上。

    说实话,陈天宇没有琢磨明白对方的意思,难道审讯之前都要玩这一套?

    不过,他只是默默地抽烟,不说话也不妄动,这个世界处处都是陷阱,他可不会主动露底。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老刑警忽然道:“飞机应该已经落地了。”

    --------------------------------------------------------------------

    审讯室的门再次被“踹开”,一个身影风风火火地走进来。

    “陈探长,让您受委屈了。”来人穿着警服,肩膀上扛着三颗星,额头上冒着汗,一进来就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陈天宇的手,“这里的机场小,晚点了,真是不好意思。”

    陈天宇哑然失笑:“老管,你也真是够了,跟我玩这么一出?”

    老刑警此时也站了起来,见状道:“局长,那我先回避。”

    管邵星局长点点头,老刑警便快步走出审讯室,便随手带上了门。

    “呀,忘了让他们把你的手铐打开。”管邵星乐道。

    陈天宇怒笑道:“没必要,我还想多感受一下成为阶下囚的滋味呢。”

    管邵星也不客套,他转身去饮水机处倒水,一边说道:“情非得已,只能让他们演这么一出了……来,喝杯水。”他亲自端了一杯水过来。

    陈天宇皱眉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管邵星叹道:“事关重大,为了不暴露你的身份,又能及时见到你,所以我们就只能出此下策了。”

    陈天宇苦笑,但他大概也明白了内情:“这么说,你是很早就知道我来了。”

    管邵星摇摇头:“那倒没有,我是无意中看到你来警局报案了……你说巧不巧,那天我正好在市局值班,警务系统就录入了你的信息。”

    陈天宇恍悟,敢情是上次离开丽江前呈交sd卡露了行藏。

    他忍不住笑起来:“你就跟天上的老鹰一样,把我玩弄于股掌之中啊。”

    “不敢不敢,我打听到你是来这里旅游散心,本来是一直不敢打扰的。”管邵星笑笑道,“这些年你们北亭也是忙得够呛,我自然有所耳闻,难得闲暇,我怎么好意思败你兴致呢,何况,你还领着紫辰……”

    陈天宇赶紧打断他的话头:“你不会是抓我进来叙旧的吧?”

    “哪能呀?”管邵星哈哈大笑,“叙旧只是顺便。你知道吗,昨天有个知情者向我们提供线报,说你跟最近发生的一件命案有关联,我正在揪头发呢,这可倒好,他把你这救星给我们送来了。”

    陈天宇再次苦笑:“你说得倒是轻巧。这么说,云集还是你们的人?”

    “不,神鹰侦探事务所只是民间机构,我对云集这个人也不甚了解。”管邵星忙道,“这次,云集专程来举报你,我猜其中必有蹊跷,所以灵机一动,顺水推舟就把你逮进来了。”

    陈天宇讶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管邵星从桌子的抽屉里取出一份纸皮档案,小心翼翼地在桌上摊开,包括了各种勘察报告、照片、物证。

    “你自己慢慢看吧,我让他们都提前准备好了。”..

    陈天宇疑惑地查看了这些东西,等他看到现场照片时,脸色瞬间凝重起来,熟悉的金箍棒,诡异的场景,还有那片鲜艳如血的樱花,他的瞳孔在急剧收缩,呼吸也不自觉地加重起来。

    管邵星眼神很锐利,他道:“看来你确实认识这个人。”

    陈天宇点点头:“我这一路上,尽跟他打交道了,真没想到转眼间这个肖肃就已经殒命……”他的心里也有些唏嘘。

    他自言自语道:“上次的sd卡也是他暗中交给紫辰的,这么说来,事情远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肖肃这个名字,很有可能是个化名。”管邵星提醒道,“我们在信息系统里筛查了所有名叫肖肃的人员信息,没有一个是对得上的。我们也没有在他身上找到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物品,认尸也就你来了。”

    陈天宇点点头:“艳遇之都,这很正常。”

    他转头问:“他的死因是什么,你们应该有结论了吧?”

    管邵星黯然摇头:“目前有三种可能,一种是突发疾病致死,一种是服毒过量身亡,一种是殉情自杀……你别看我,法医尸检后就是这么判断的,没有明显致命伤,现场没有第三者存在的痕迹,病理方面一时半会还出不来。”

    陈天宇乜了他一眼:“殉情你们是如何判断出来的?”

    “是指挥出现场的巩副大队长的判断,他认为现场仪式感非常强,不应排除这种可能,从拍摄回来的照片视频看,我也有同感。”管邵星若有所思地道。

    陈天宇沉吟片刻:“你们没有考虑谋杀?”

    “毒物分析已经加班弄出来了。”管邵星道,“毒杀可能已排除,至于服食毒品,最多只能说是诱因。”

    掌握的线索不多,陈天宇也不敢妄加判断。

    “那你让我来做什么?”他好奇地问。

    管邵星叹了一口气:“坊间传言很多,我怕警方拿不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结论,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你也知道,现在是网络时代,不能平息谣言跟没有破案差不多……”

    他补充道:“我找你来,一个是机缘巧合,另外就是想让你来核查一下我们的判断是否有误,毕竟你与死者有过接触。”

    “还核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陈天宇揶揄道,但他随即正色道,“我刚才看照片,市区这里竟然还下雪了,那这个第三者痕迹也不能完全排除的呀。”

    管邵星点点头:“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倘若死者在雪前遇害,那凶手完全可以全身而退不留痕迹,如果是雪后,那只能按照科学证据尽快定案了。”

    陈天宇沉默了,现实的难点已然摆在眼前。

    他仿佛自言自语道:“不管是在雪前还是雪后,真要有凶手的话,一定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管邵星没说话,他怕打断陈天宇的思路。

    他见陈天宇并没有继续分析,才道:“你觉得会有这样一个对手存在吗?”

    “不好说。”陈天宇言简意赅地道。

    “……”

    “看样子,你也有所怀疑,所以想让我暗中协助你们?”陈天宇不傻。

    管邵星嘿嘿一笑:“北亭如果肯出手协助,那我是巴不得。”

    陈天宇无奈道:“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够精的。……这件事真的有这么棘手,我一个人还不够,非要北亭全体入境吗?年关岁尾,一亭他们还不知道能不能抽开身,万一你们的调查结论完全正确,他们不是白跑一趟?”

    管邵星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有可能。不过以你神一般的直觉,你会轻易放过这些疑点吗?”

    陈天宇转头瞅着他的眼睛,许久才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你也已经修炼成精,变成地地道道的老狐狸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