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辞别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彻底确定,自己遇见的那个少年公子,的确就是安亲王。胡佳人无力的闭了闭眼,抿着唇看着铜镜里自己的倒影。

    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个时候她也无计可施了。

    能狠心给自己毁容,已经是她的底限,再也不做出别的伤害自己的事,比如自裁投缳什么的。

    她还没刚烈到那个份上,她只是尽力的想让自己,不要落到那任人摆布的境地去。

    但既然已经无能为力,那就顺势而为吧。

    想到这里,本来安静坐在那里梳妆的胡佳人,忽然开口道:“义母,今天过后,我怕是再难回家一次了。我想在晚宴前,再见我爹一面。”

    直到现在,胡家都还瞒在鼓里,而都到这个时候了,她也只好全盘托出,不能再让他们坐在家里为她担心。

    郑许氏犹豫了一瞬,还是点了头。眼看这丫头以后就要飞上枝头了,何必在这个时候,因为这点小事惹她不快。

    胡常安糊里糊涂的被叫来守备府,眼看要被引进内院,就把头低下来,不再四处观看。..

    好不容易进了一处院子,走到厅内,就见女儿一身华丽的织金红缎的衣裳,端坐在上首。

    “佳儿?”

    胡佳人站起来,福身道:“爹,女儿不孝,瞒了家里许多事。如今我就要离开,才敢都说出来。”

    胡常安忙道:“没事没事,我不怪你,只你没事就好。”说着看着她这一身的装扮,询问道:“你这是......”

    “爹,今晚守备府会设宴招待安亲王。”胡佳人走近,轻声道:“而我,会跟着安亲王一起离开。”

    胡常安震惊的瞠大了双目,回神后怒声道:“佳儿,这是为什么,可是守备府仗势欺人,强行留你在此,为的就是用你来攀那安亲王?”

    “爹,你不要气,事情也是凑巧了。”

    见胡常安气的不轻,胡佳人忙上前抚着他的背,缓着道:“爹,那天我被抬到守备府,为了不身陷于此,便撒了个谎。”

    担心隔墙有耳的她,声音更轻更低:“总之这个谎言,让守备夫人以为我与安亲王有关系,这才会收我为义女。我本以为有机会脱身,可事情不凑巧,安亲王来了环城,女儿这下避不掉了。”

    “这是女儿自己做下的事,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胡常安双目赤红,他们这样的小户人家,哪里敢去攀安亲王的富贵,他只想让女儿好好的待在家里啊。

    “丽儿,都是丽儿那个孽女!”胡常安一想到,这事情的起由,都是另一个女儿做错了事,顿时气的头上青筋迸起。

    提到妹妹胡丽人,胡佳人也是心里一痛,妹妹做的事实在伤她的心。不过此时,也不想说那些,反而叮嘱道:“爹,你回去后,不要再因这事叱骂丽儿了。”

    “丽儿还小,你多点耐心,好好教她,以后她会懂事的,你再给她点时间。”胡佳人红着眼道:“等我离开后,家里的事总要教会丽儿。以后不拘家世,给丽儿挑个五官端正品性好的人帮衬她。”

    “在那之前,就要爹再多劳累几年了。”

    最为得意的女儿,不能留在膝下,胡常安心中难受不已。见女儿还在为家中事担心,忙点头:“你说的我明白,放心吧,我会好好教丽儿的。”

    胡佳人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一连串的泪珠滚下,她哽声道:“爹,娘的性子你知道的,你就是心里有气,也缓着点说,不然她又要难过许久。”

    “好,好,都听你的。”胡常安的眼眶也湿润了。

    该说的都说了,胡佳人深吸一口气,收了眼泪道:“爹你这就回去吧,以后只当我远远的嫁出去了,十好几年都见不到一面。没办法,是离的太远了的缘故。”

    胡常安强挤出抹笑道:“是啊,不过你嫁的远,当爹的不放心,就只能给你多些嫁妆了。”

    “爹?”闻言胡佳人不由睁大了眼。

    胡常安拍拍女儿的手,轻声道:“你不必推辞,虽说你是要进富贵窝,可谁知道那里什么样。你多些银钱傍身,那些人若是小瞧你,你就拿银子砸他们。”

    胡佳人被这这句逗笑了,开口道:“银子又不是万能的。”

    “我知道。”这句话胡常安在女儿的嘴里听过无数回,每次他一说用银子如何如何,女儿便要把这句话说上一遍。

    胡常安看不够似的盯着女儿,也带着笑道:“可你也说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你就当是安爹的心,晚些爹就把那银票和房契给你送来。”

    “佳儿,你就收下吧。爹的身子,多年前走商的时候,就损伤的厉害。年轻时还不觉得,这年纪大了就更吃不住。丽儿不知得教多久,才能麻溜的打算盘。”

    “咱家的产业收拢了不少,以后也不必再开起来,这摊子大了,丽儿撑不起。”

    无论有再多的原因,胡佳人都明白,将大半家财给她傍身,只是担心她过的不好而已。

    想到这里,胡佳人深深一福。

    父女二人见面,胡佳人将橘子等丫鬟都赶到别的屋子去了。

    此时柚子已经知道,这小姐梳妆打妆,为的是要来赴宴的安亲王。此时她整个人都像是被巨大的惊喜包围了,她再没想自己这新巴上的主子,竟是这样有运道的。

    难怪夫人说她眼光好,她就是眼光好,不然也不会给小姐领了次路,就心心念念的想要来伺候小姐了。

    摸着小腿上被包扎的地方,柚子一脸喜气的想,自己早上果然没有做错。若是不她,这小姐不仅坏了脸,连去伺候安亲王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她了啊。

    全然不知道自己坏了小姐事的柚子,一脸得意的笑。

    同样全然不知因为自己插手胡佳人事,被反感了的魏清舟,好心情的在天刚黑的时候,就到了守备府。

    看来是他误会郑守备了,如今婚事退了,他就来邀自己过府,可见打的和那些人是一样的主意。

    嗯,这是个有眼色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