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网_天天中文小说网_狗狗免费好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血刃 > 第二八零章我若死你一定会断子绝孙(为掌门无想无情加更)

第二八零章我若死你一定会断子绝孙(为掌门无想无情加更)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八零章我若死你一定会断子绝孙

    箭若惊鸿,电掣而来。李世民根本没有想到,李元吉居然是见面一言不发,直接对准他的脑袋来上一箭。

    要知道,李元吉这熊孩子,虽然年龄不大,却天生神力,能开三石强弓。

    三石强弓需要三百多尽的拉力,巨大的劲道,推动着箭矢带着骇人的啸叫声,飞向李世民。

    别看李世民一身甲胄,都是精品,可是脑袋是人体最薄弱的部位之一,以三石强弓的力道,哪怕射不穿李世民头上的头盔。

    巨大的惯性,也可以轻易折断李世民的脖子。

    李建成冲着李元吉喝道“三胡,你疯了!”

    李秀宁心中一紧,急道“二郎!”

    只是,箭已离弦,再如何愤怒也无济于事。

    就在这只利箭声响传到李世民的耳朵中,这只利箭已经飞到李世民脑袋前不足三尺的距离,李世民此时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李世民就要命丧当场,就在这时,李世民身边的尉迟恭扬起手中的马槊,朝李世民的脑袋前一扫。

    “铛……”利箭的箭镞,射中尉迟恭的槊锋,三尺余长的槊锋上擦着火花,巨大的力道将利箭砸向一边,改变了飞向方向的利箭,去势不减,扑哧一声射进临湖殿上的门当中,利箭插门当,足足一尺。

    望着这一幕,李世民惊出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尉迟恭一槊把利箭砸偏方向,李世民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程知节急忙带着一队甲士,举着重盾将李世民护了起来。

    李秀宁朝着李世民嘶吼道“二郎,阿爹呢!”

    李世民没有回答,看着李建成与李元吉出现,李世民就意识到了,今天他已经输定了,拿着李渊这个人质,他只会更加糟糕,绝对不会好。

    陈应自然非常理解李世民的心情,因为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在一千多年后的这座城市,同样也发生了一起武装兵变,当时的国府分成两派,一方主张和谈,一方则主张武装进攻。当时国府卖国贼就是想利用武装进攻,逼着张学良与杨虎城杀掉手中的人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当上总统,随后命令部队平叛,既可以获得人望,也可以占据道义上的制高点。

    陈应朝着李世民拱拱手道“秦王殿下,你最好不要激动,咱们应该好好谈谈!”

    李元吉一脸狰狞的吼道“三姐夫,这等乱臣贼子,跟他谈什么劲,左右将士,随本王活捉李世民,只要捉了李世民,不愁他们不释放陛下,陛下能不能营救回来……就看诸位将士的表现了”

    说到这里,李元吉也不管身边的人如何反应,他举起马槊,策动战马,朝着临湖殿冲去,一边奔驰,一边大吼道“生擒李世民,营救陛下!”

    李元吉身后的将士,特别是他的亲卫一百余名将士也跟着大吼道“追随齐王,擒秦王,救陛下!”

    在一百余名亲卫的带动下,足足一千余名将士也跟着前冲去!

    李建成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急,朝着李元吉吼道“三胡,回来!”

    李元吉根本就不理会李建成的命令,尽管朝着李世民方向冲去。

    眼看着双方大战一触既发,陈应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策马冲锋,在李元吉还没有冲到一半距离时,陈应后发先至,抵达临湖殿下,挡在李元吉面前。

    李元吉敢不听李建成的命令,但是他还真不敢直接撞向陈应,看着陈应挡在身前,李元吉大急道“三姐夫,你怎么还护着这个白眼狼!”

    陈应望着李元吉道“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

    李元吉一指李世民道“就这等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白眼狼,留在世上就是浪费粮食!”

    陈应压低声音道“齐王殿下,你着相了!”

    李元吉听到这话,一脸尴尬。

    毕竟,他表面上是为了击杀李世民,内心里何尝不是想着,逼迫李世民,让他杀掉李渊,此时事情已经出了,陈应也控制住了长安城,只要李渊死了,李世民这个锅就背定了,李建成完全可以让大理寺、刑部、御史三司会审,然后将李世民的罪行公告天下,让他身败名裂,死得人人唾骂。

    可是,在场的人都是什么人?裴寂、宇文士及、萧时文、封伦、杨恭仁、陈叔达以及颜师古,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人精,李元吉这么浅显的手段,蒙骗无知的愚民愚妇还行,想骗过他们,实在太难了。

    李元吉无奈,只好退回去。

    陈应策马转身,望着李世民道“秦王殿下,你不要做傻事,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李世民闻言原本一脸死灰中,带着一丝活人的气息。

    在这个时候,双方对峙着,谁也不敢乱动。

    陈应与李秀宁、李建成、裴寂等人汇合,陈应望着满堂的众人,沉声道“诸位相国,诸国大唐开国元老,现在轮到你们向陛下进忠了!”

    裴寂脸色微微一变,疑惑的望着陈应问道“陈大将军的意思是……”

    陈应叹了口气道“现在大唐内忧外患,突厥还在一旁虎视眈眈,我们大唐必须不能乱,事情到了这一地步,必须妥善解决,一旦不善,后果不堪设想,所以……”

    说到这里,陈应望着李建成,又看了看李秀宁,他继续道“所以,我们马上启动与秦王的谈判,务必确保陛下的安全,以及秦王不能采取过激的行为,否则我们将成为大唐的罪人!”

    杨恭仁率先道“陈大将军真知灼见……”

    杨恭仁说到这里,发现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睛望着自己,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自己太急切了,这里的大佬如此众多,还真轮不到他来说话。

    裴寂作为百官之首,李渊的第一心腹,常人难以相比。他出列望着李建成躬身道“太子殿下以为如何?”

    李建成拍拍脑袋道“本宫以为,陈大将军此法乃老谋成国之策!”

    裴寂大袖一甩,朝着陈叔达道“陈相国,我去面见秦王,你去求见陛下,若是陛下有恙或意外,敬请陈大将军全权处置!”

    当然,这是必然的结果。一旦李渊出了意外,谁敢李世民和谈,谁就是乱臣贼子,玄武门内,临湖殿中,这三千余名秦王府护军,包括李世民在内,任何一人,务必处死。

    李秀宁道“请太子请出监国太子令,调动左右翊卫大军进长安,同时命令刑部,将所有涉案官佐家属,尽数控制在手中,比如常何、比如敬君弘,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

    李建成点点头道“诸位相国如何看?”

    裴寂点点头道“可行!”

    陈应摇摇头道“大唐可以没有陈应,绝对不能没有裴相国,还是我去吧!”

    李秀宁心中一紧。

    陈应随即给李秀宁一个安慰的眼神。

    陈应不是拼命,因为他知道李世民是一个聪明人,和聪明人交谈,往往可以谈出结果,更何况,陈应身边还有尉迟恭这么一个底牌,李世民愿意合作最好,如果不愿意合作,那么他不介意让李世民偿偿被出卖的滋味。

    ……

    站在临湖殿观景台上的李渊,毕竟年纪大了,被寒风一吹,鼻涕就出来了,他虽然裹着被子,可惜身上没有外衣,脚上还穿着木屐。

    李渊虽然冻得瑟瑟发抖,然而此时他的心情特别舒畅,虽然距离太远,李渊也看不太清楚,不过观其其旗号,李渊发现了镇国大将军,左武候卫大将军陈应,以及齐王李元吉、太子李建成以及李秀宁的旗号。

    随着,这些人马陆续涌入临湖殿,顿时把原本并不太大的临湖殿包围得水泄不通。

    虽然李元吉领着大军冲向李世民的时候,李渊一阵激动。可是转念一想,马上气得脸色铁青,李小四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若是李元吉得逞所愿,恐怕李世民一旦狗急跳墙,他就会被李世民处死,那个时候,作为太子处理不力的罪名就摘不掉了。

    更为关键的是,李元吉反而可以占据道义的制高点,一旦李元吉倒戈相向,李建成更加不利。

    不过,好在陈应制止了李元吉的冲动,否则局势就没有办法扭转了。

    正所谓国难思良将,此时此刻,李渊这才发现陈应才是对自己最为忠诚的人,如果陈应不制止李元吉,真让李元吉逼着李世民杀掉自己,那么陈应就要以任借着从龙之功,获得他想要的一切,无论权力还是地位。

    但是,陈应并没有选择朝着他自己有利的方向去做,而是制止了李元吉的过激反应。就是陈应这一念之差,成功在李渊心中获得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李渊望着一旁稍为紧张的刘树义与长孙无忌道“秦王的局势似乎不妙!”

    长孙无忌咬咬牙,压抑着声音嘶吼道“陛下,你最好期待秦王殿下大胜而归,否则结果是您最不愿意看到的!”

    李渊此时已经不再惧怕长孙无忌的威胁了,李世民虽然谋反,背叛了自己,可是李渊已经得到了大儿、三女儿以及女婿的帮助,李渊的目光炯炯地扫视着长孙无忌,露出一副惋惜的神色,淡淡的笑道“长孙无忌,今日之事,你都看到了,你猜猜看,秦王应当如何处置?”

    长孙无忌与刘树义面面相觑,许久没有出声。

    长孙无忌突然朝着李渊深深一躬,一本正经的道“陛下,太子建成,平素骄奢淫逸,悖逆不法,而今,又欲谋刺国家柱石,动摇社稷大业,臣请陛下降敕,夺建成储位,废为庶人,另敕秦王,以开国勋绩,立为太子。”

    李渊横眉冷目,盯着长孙无忌道“人可以卑鄙,也可以下流,朕真没有想到,你长孙无忌会如此卑鄙下流!”

    长孙无忌说道“陛下,臣早持此议,若是陛下早年便从臣之所请,当无这许多,事端变故了。”

    李渊气得胡须乱抖。

    长孙无忌淡淡的道“如今大唐社稷不宁,非如此,不足以抚平朝政,安定人心。臣以为,陛下应当机立断,立秦王为储,且明敕天下,将军政庶务,委决秦王,以此为,安定天下之本!”

    李渊冷哼一声道“朕英雄一世,什么时候,被人家用刀子逼着,做过事情?如今这等局面,朕便是委曲求全,又岂能,塞了天下臣民,悠悠之口?”

    长孙无忌道“陛下为天下之主,些许荣辱,又算得了什么?而今内政不清,北边不宁,非陛下睿断,不能安定天下。陛下今日之断,绝非迫不得已的免祸之举,乃是惠泽我大唐,千秋万代的无量公德。

    李渊反唇相讥道“朕如今这样做了,内政就清了?突厥就不会再进犯了?天下就平定了?朕若向李世民妥协,大唐就会像前隋一样,二世而亡!”

    就在这时,李渊突然看到下面的陈应正朝着李世民阵中缓缓走去。

    李渊大急,朝着陈应方向疯狂的大吼道“回去,快回去!”

    只是距离太远,陈应根本就听不见。

    当然,就算陈应听见了,陈应也不会回去。

    原本大唐,李世民确实是做得不错,虽然他身上有着难以清白的污点,比如弑兄灭弟,比如纳弟妇,比如砸了魏征的墓碑,比如篡改了唐史,但是他为大唐开拓了一个强大的未来,勾勒了庞大的版图,完善三省六部,开创科举……

    陈应其实也拿捏不稳,李建成上台之后,大唐会走向何方。

    不过,只要没有李世民开了这么一个恶劣的头,大唐或许会走向另外一个方向。

    陈应又想过对于玄武门之变,无动于衷,让李建成自食恶果,关键是李世民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他一旦还像历史上位,自己恐怕就像李靖晚年一样,连大门都不敢关,以示清白。

    陈应还想着让大唐提前进入工业时代,还想着让大唐成为世界的霸主。李世民的天可汗,其实还有一定的吹嘘成份,只要李建成还像现在一样信任自己,陈应有信心,可以打造一个更加强大的大唐,可以让大唐成为世界的霸主。

    陈应缓缓走向李世民的时候,最紧张的不是程知节,也不是李世民,反而是尉迟恭,他受陈应的指令,进入李建成门下,又接受陈应的命令,假意叛出东宫,成为秦王府的得力干将。

    陈应走到李世民面前,淡淡道“秦王殿下,咱们谈谈?”

    李世民愤愤的道“自作孽,不可活!”

    陈应伸手指着自己的脸道“秦王殿下是在说某家吗?”

    李世民点点头道“自然是说你,若不是你帮着太子,太子今天必死无疑,孤也可以成功坐拥天下!”

    陈应并没有反驳,因为李世民所说的都是事实。

    陈应点点头道“不错!”

    “临死也可以拉一个垫背的,这个感受真好!”李世民咬牙切齿的望着陈应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陈应道“你不敢!”

    “你的脑袋比我的刀还坚硬?”李世民突然拔出横刀,朝着陈应的脑袋比划着。

    陈应望着李世民冷笑道“不用虚张声势,我敢保证,在我死之后,你李世民一定会断子绝孙!”

    李世民这才想起陈应所说这句话的底气,因为秦王妃与李承乾等五个儿子,全部在陈应手中。

    李世民的脸色凝重起来,望着陈应道“你想怎么样?”

    陈应道“做错了事要承认,挨打要立正,李世民你已经输了,难道还真输不起吗?”

    李世民加重语气道“你想怎么样?”

    陈应笑道“很简单,放了陛下,命令麾下部曲全部放下兵刃,莫要与他们为难!”

    李世民反问道“我如果不同意呢?”

    陈应道“你会同意的!”

    ps今天太晚了,脑袋有点迷糊,作为手残党,一千九千字更新,实在太累了。明天再修改错别字的问题,大家晚安!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