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心底的秘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入夜了,苏婴怎么也睡不着,起身来到书房,书房的灯来亮着,苏婴敲敲门。

    “谁?”

    “父亲,是我。”

    听到苏婴的声音,苏岩没有意思惊讶,好似知道苏婴要来一样。

    “婴儿,进来吧。”

    “婴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

    “父亲,睡不着,想找您聊聊。”

    “喝杯水,慢慢说。”

    苏婴看了桌上的茶具,两人份,苏婴知道苏岩向来只会准备一人份。

    “父亲您知道我要来?”

    “嗯。”苏岩没有否认。

    白天在萧帝走后,苏婴问苏岩第一个问题的时候他就知道苏婴心中有很多疑惑要问自己了。

    “陛下与我关系匪浅吧。”

    “婴儿,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是我的生父吧。”

    苏婴的这话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

    苏岩点点头。

    “婴儿,你不想问问陛下为什么不认你吗?”

    “我想我应该知道。”

    “你知道?”苏岩不可置信地看着苏婴。

    “应该与柳家有关吧。”

    “我的婴儿就是聪明。”

    “父亲,我知道您今晚是有话想对我说,同样我也有话对您说,您不用担心我会因为陛下不认我而心存怨念的,从他今天能来苏府见我一面我就知道他心里定是有我的,只是当年出了什么问题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如果您担心日后会有有心之人利用这个点让我们反目成仇,就是多虑了,请您答应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都一定要相信我。”

    “婴儿,你真的长大了,看来今晚我要说的话可以免了。”

    “父亲,有一个秘密一直藏在心中,我怕说出来您会受不住,毕竟您与兄长是那般疼爱苏婴。”

    “婴儿,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的婴儿。”

    父亲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仅仅是表达我不管是陛下的孩子还是谁的孩子都一样爱我吗?还是说他知道我的秘密?是我想多了吗?

    “不管我是谁,您与兄长永远是我的家人。”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父亲,您是否知道些什么?”

    苏岩不语,静静看着苏婴。

    从苏岩这淡定的表情中苏婴知道,苏岩知道的远比自己觉得的多得多。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苏婴,至于我是谁,说出来您可能不能够理解。我是一个侵略者吧,盗用了苏婴的身体,其实您的女儿已经不在了。”

    苏婴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但是这心底最大的秘密说出来之后苏婴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深深地松了口气。

    “我知道。”苏岩的嘴里蹦出来三个字。

    “您知道?您怎么会知道?”

    “以为高人告诉我的。”

    “一位高人,他是谁,现在何处?”

    听到这里苏婴莫名觉得有了一丝希望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回去?

    “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让你女扮男装一方面是因为你与你母亲长得实在太像,另一方面真的是因为你体弱多病,以为高人出了此方法让你度过幼年。”

    “父亲,那位高人长什么样子?”

    “记不清了,时间太久了。”

    “父亲,没关系,如果有缘会再见的。”

    苏婴有预感那位高人会自己找上门来。

    “父亲,对不起,骗了你这么久。”

    “很高兴你能亲口告诉我。”

    “父亲,看陛下今天的模样应该是刚知道我这个女儿的存在,既然您已经知道我非真正的苏婴,为什么还要告诉陛下我的存在呢?”

    “你就真打算一辈子这样?”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女子总归要嫁人的。”

    “父亲,一辈子陪着您不好吗?”

    “婴儿,我知道你非比寻常,之前女扮男装也是不得已,现在你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了,还是做回自己更好。”

    “谢谢您。”

    “不说这些了,不说这些了。”

    “父亲,今晚聊的很开心。”

    “我也一样。”

    “不早了,父亲,您休息吧。”

    “小姐,秋水好开心啊。”

    “你个小丫头为什么这么开心,是不是看中哪个情郎哥哥了?”

    “小姐,您不要取笑秋水了。”

    “那你还不快说?”

    “秋水之前以为您是摔坏了脑袋,可事实上您并没有,而且还这么聪明。”

    “原来你之前一直以为我脑子坏掉了?”

    “小姐,我也不想的,谁叫您装作什么都忘记了。”

    “我可是把你当自己人才跟你说的,你可不要出卖我,现在就你和父亲知道,再有别的人知道就是你泄的秘。”

    “为什么是我?”

    “不许反驳,我说的都是对的。”

    “是小姐,知道了,我觉得不说,天地为证。”

    “嗯,态度很好。走啦,回家睡觉。”

    某处爬墙角的魏梅将主仆二人的话尽收耳中这主仆二人说的是什么鬼,怎么我一句都听不懂,是我太笨了吗?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

    “殿下,您这个时候不应该在出游吗?”突然出现在宜春苑的宇文墨着实把如烟吓了一跳。

    “提前回来了。”

    “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你知道苏家最近出了什么事情吗?”宇文墨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装作跟往常一样了解事务,不经意地问道。

    果然,殿下还是放不下那个贱人,苏婴有什么好的,值得殿下这么关心。

    如烟地嫉妒之心油然而生,但是理性让她压制住了。

    “殿下,苏家的事情如烟略有耳闻,但是真相并不知道,苏家好像是因为之前的一些谣言才遭此祸事的。”

    “什么谣言?”

    “就是二皇子殿下与苏家二公子的事情。”

    听到这话宇文墨淡定不了了果然我猜的不错,真的跟那方面有点关系,可是为什么主角是二弟与苏婴,难道不应该是我吗?

    宇文墨竟然没有担心,反而是生气!

    “此话当真?”

    如烟抬眼看了一眼宇文墨殿下这是生气?怎么会?

    “这也只是道听途说,不足为信。”

    “如烟,除了这个还有其他的吗?”

    “其他并无任何异常。”

    “对了,柳芘逖那家伙在出游前是不是来过宜春苑?”

    如烟一下子慌了殿下莫不是知道些什么?

    “是的,殿下,您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