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变异危机(四)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哒哒哒!哒哒哒!

    两辆蒸汽货车横冲直撞地开入西瓦尔矿区更深处,冒火光的机关枪不断打飞试图攻击货车的变异体。

    没人敢放松警惕,因为货车里装着的不止有枪支弹药,还装有大量穿防护服的士兵赖以存活在充满变异危机环境中的氧气瓶。

    士兵们不单单依靠它们呼吸,这些氧气瓶也是计时器,在贝多利教授的预测中如果没有氧气瓶损失,这些氧气足够十个人在矿区里撑四个小时,而这个时间大概也是士兵们的体力极限。

    他们要在氧气耗尽前带着尽可能多的情报离开。

    而在距离西瓦尔矿区入口处千米远的山丘上,查尔斯长官正在用望远镜观察矿区中的情况。

    遥远的枪声传来,贝多利教授和几名士兵跟在他身后,担忧地向查尔斯询问。

    “查尔斯长官,他们顺利进入矿区了吗?”

    “看上去一切顺利,至少可以确认我们的士兵没有出现变异初期的症状,现在他们正开车进入矿区深处,剩余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四十分钟,祝他们好运吧。”

    查尔斯放下铜管望远镜,因为用来隔离西瓦尔矿区的大铁门距矿区生活区和作业区还有很远,当两辆蒸汽车快速驶向矿区深处时,视野中便很快只剩下两个黑点在移动。

    在矿区外部的士兵们也不会因为没有进入矿区而感到放松,因为他们还有其他任务要做。

    “教授就先回去休息吧,接下来我带人进山搜索,从今天开始还会有大部队陆续赶来处理这件事,你们不用担心。”

    眼神示意手下送贝多利教授和他的助手回到临时中转站,查尔斯很快带领士兵们从另一个方向离开这处西瓦尔矿区与吉克朗西城之间最后的防线。

    灼热的太阳逐渐攀登,贝多利教授和助手回到房间继续改良防护服的图纸,目前研究院制造的防护服的确不实用,还有许多可以改善之处。

    三角板在草稿纸上比来比去,铅笔在木质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在乳黄色纸张上快速勾勒出防护服。

    贝多利教授努力回忆士兵们套上防护服的样子,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个中转站里的气氛有些奇怪,具体是哪里有问题却又无从得知。

    思绪在湿热的气温下忽而混乱烦躁,贝多利教授停下手中动作,望向一直有士兵巡逻的窗外。

    “贝多利教授,您这是怎么了,是在担心克利夫先生他们吗?”

    “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我认为等克利夫先生中午回来后,或许我们应该离开这里……”

    没等贝多利教授回答完助手的疑问,他忽然看到窗外有士兵靠近,马上降低音量不再说话。

    ……

    西瓦尔矿区外部不知为何似乎陷入一种微妙的气氛中,而在矿区内部,两名司机一路脚踩油门不断撞飞零零落落出现在他们视野范围内的鳞片怪物。

    嗡嗡的油门声代表着精神极度压抑的士兵正在通过破坏发泄,将防护服绑在座位上的士兵站在后车厢开口处,举着机关枪不断扫射身后追击的怪物。

    “狗屎!”

    “它被打得只剩一只手也能爬,我们究竟该怎么对付这些死不了的尸块儿,研究院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士兵一边开枪一边骂骂咧咧地抱怨,不过他并没有和比尔在同一辆车上,透过铁皮穿出的声音在枪林弹雨中也全部被掩盖。

    枪炮声吸引了周围更多变异体向货车方向快速靠近,那些被打得粉碎的变异体倒在血泊中,却依然不甘心地颤抖着肌肉。

    那些变异得更加完全的个体拥有几乎覆盖全身的黑色硬鳞,鳞片很好阻挡了机关枪的大部分伤害。

    变异完全体速度移动飞快,它们已经失去了头发等体毛,头上地被凹凸不平的黑色厚皮包裹,眼眉部分也像恐龙那样凸起,将血色与充满残忍的瞳孔挡在下方。

    “咯咯咯咯咯咯……”

    “吼——!”

    它们长大血盆大口,嘴角几乎咧到耳洞下方位置,而比尔之所以这样形容,是因为这些变异体已经没有耳朵,连原本人类的咀嚼用牙齿也全部脱落,长出尖锐鬼牙!

    蒸汽货车极速转过一处弯道,站在后放负责清理变异体的士兵们马上东倒西歪,他们又爬起来叫骂着更换子弹开枪,因为此刻也没有其他时间考虑更多。

    目前每辆蒸汽货车上都有五个人,司机负责驾驶蒸汽货,而路的警员和比尔坐在副驾驶位置,剩余士兵全部在后车箱里,负责保护蒸汽货车不被变异体攻击。

    不过比尔虽然坐在副驾驶位置,他并没有给司机指路,只是让他跟着前面那辆车一直往里开。

    他正用一块破布擦拭手中的枪,枪炮声全部抛在脑后,外人看不清楚的玻璃片下,他的脸已经完全扭曲。

    “呵呵,真是麻烦的防护服,变异有什么可怕的?”

    “比尔,想好一会儿怎么做了吗?”

    “不是已经计划好了吗,查尔斯让我找到杀死变异体的办法,除了将各种办法都用在它们身上,我可没有好办法了!”

    “嘿嘿嘿嘿……”

    闷热的大铁桶中传出阵阵诡异笑声,不过忙着大战丧尸的司机还没发现他身边男人的异常情况。

    随着太阳缓步攀爬半空,温热的阳光直射黑灰大地,不知道是不是士兵们的错觉,他们感觉变异体的行动似乎变得迟缓,而防护服内的温度也不断身高。

    某个士兵笨拙地放下手中武器,从木箱子里取出一台当前时代下最先进的照相机,防震的稻草碎末洒落满地,他开始拍摄此刻发生的事情。

    重点是拍摄这些完全变异体的细节,以及从铁门入口到目前为止他们吸引到的变异体数量。

    随着变异体的速度降低,蒸汽货车终于甩开了那些缠人且连机关枪都很难对付的鳞片怪物,抵达在大铁门后的第二个目的地。

    采矿工人生活区。

    幽黄色的光照在矿工宿舍楼上,像是有人在士兵们眼前打了一层滤镜,蒸汽货车停在矿工操场,在凌乱的操场上留下血痕。

    等蒸汽车停稳以后,站在车箱里的士兵们互相看看,都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味道。

    这里非常安静,安静到甚至连地上的影子都静止不动,好像一切都死了,好像一切都未活过……

    “怎么一只怪物都没有……”

    分组小组长首先吞咽口水提出疑问。

    前两分钟他还在疯狂射击变异体,此刻来到死气沉沉的建筑物旁边,这让他心中升起一丝恐慌。

    未知的危险永远比已知的危险可怕,这是一切恐怖故事的源头。

    “查尔斯准将让我们寻找矿区里还有没有幸存者,他说或许可以从这些人嘴里知道变异突然爆发的真相……”

    一名士兵犹犹豫豫地说着,小组长跳下后车箱,拖着粗长黑的厚橡胶管来到另一辆蒸汽车旁边敲击司机车窗。

    砰砰砰!

    “出来,先下车!”

    “这里没有变异体,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小组长憋着嗓子喊到,很快两辆蒸汽货车并排停在一起,十个人全部下车,谈论矿工生活区没有变异体的原因。

    矿工生活区还保留着灾后重建的痕迹,拿着照相机的士兵不忘及时拍摄照片,将空荡荡的广场和大家围起来讨论的画面全部保存下来。

    “克利夫先生,您是研究院的科学家,又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您认为这里为什么没出现怪物?”

    小组长恭恭敬敬问道,以前他以为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男人就是个花架子,直到他用散弹枪救下自己的组员,并且威胁所有人都认真完成任务。

    “啧,我怎么知道,这帮人变异的时候我又没在现场!”

    「白痴问题,不就是因为变异爆发的时候矿工们都去地下采矿了,还能有谁什么原因导致?」

    “查尔斯那小子不是说让你们检查矿工生活区和管理员大楼吗,我们现在还需要商量什么,天气还不够热吗?”

    比尔的语气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但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的嘴巴在进入矿区后竟然变得不受控制,情绪也不自觉波动起伏。

    不过他最后的抱怨还是引起众人附和,在气温高达二十几度的夏天,套着不透气的大铁皮桶,谁都不好受。

    “……那我们就快速进入这几栋大楼里探查情况和幸存者,如果没有其他发现就尽快前往下一处目标地点。”

    这项决定很快得到所有人认可,组长指着默不作声的警员向导,让他过来给大家介绍地形。

    小警员向导艰难地开口说话,虽然只过去半个小时,但大量失水已经对他的精神状态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

    小城市里的警察,体力毕竟比不过常年接受训练的军人。

    “这几栋楼是矿工宿舍,每栋员工宿舍有三层高,每层楼都有两排南北两个朝向的房间……”

    “右手边的建筑是矿工食堂,在食堂后侧还有厨房和热水房,公共盥洗室在……”

    “操场对面的这栋白楼是管理员专楼,矿工们的档案和重要资料……”

    给士兵们讲解了周围几栋建筑物后,警员向导口干舌燥,难受得躺在地上,不过没有人对他的身体状况进行询问。

    所有人都忍受着和他同样的事情,士兵和比尔同样难受,但他们在长久的痛苦中学会了忍耐。

    两位小组长很快协商好,分别派出三名士兵分成两组,同时检查矿工宿舍楼和管理员公寓,这样可以节约时间。

    比尔和小警员向导自然被留在蒸汽货车上等待,一名组长跟着跟着组员检查管理员公寓,另外的组长和一名士兵留守,负责保护蒸汽货车,避免遭到袭击全灭。

    士兵们带着照相机和机关枪潜入,在灼热的阳光下铁皮甚至开始烫手,矿区深处忽而吹过一阵风,却无法带走士兵心中的燥热与不安。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比尔半靠在蒸汽货车的车轮处,头顶是一大块阴影。

    他的一条腿曲折,另一条腿随意伸开,以舒服姿势躺下,远远看去就像一具毫无生气的机器,被人遗落在这片区域。

    不过离近的话,就能听到从大铁皮桶里传出奇怪的声音,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这东西被诅咒了。

    “……该死的,我们已经远离布里特斯,为什么你还不能让我恢复能力?”

    “比尔,封锁和开启能力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而且我们还要回去那座城市,一旦被发现我们就算完蛋了!”

    “可我感觉自己已经要完蛋了,你可以躲在影子里不受影响,我却要被困在这具身体里被高温折磨!”

    “我当然知道、当然知道,我们最讨厌阳光和高温,可是我们必须忍耐,为了更美好的未来我们必须忍耐……”

    “……!!”

    思绪越来越混乱,比尔的情绪也越来越尖锐压抑,脑袋忽然在玻璃罩中剧烈摇晃,钢丝网撞向地面……

    “……”

    “……喂!”

    “……克利夫先生!”

    熟悉的声音渐渐传入大脑,眼前恍惚得让他看不清防护服里的男人是哪位……

    收缩有些麻木的手指,比尔试着让自己恢复正常……

    ……

    毫无征兆,眼前突然变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变异体的嘶吼和人类凄惨的惨叫透过铁皮传入耳廓,幽暗的光透过墨绿色的血液射入眼眸……

    忽然……

    新鲜空气涌入鼻腔,紧接着是一阵带有特殊刺激性和甜味儿的气体顺着橡胶管全部爬入大脑!

    汗水、咳嗽、喉部痉挛……

    强烈的眩晕呕吐感、胀青的面容、体温极速下降……

    牙齿紧紧咬合、呼吸浅表而不规则、瞳孔不断扩大、呼吸麻痹而导致死亡……

    比尔失去了呼吸和挣扎,在死亡前夕的走马灯中,他看见自己被拖向矿区深处,身后还有两条断掉的粗长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