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自作自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三个人都死了!赵班头不由猛地倒吸一口凉气。随后,这股冷气更是变成了一股子怒火!

    “叶珲,瞧你干了什么好事!哼哼,你可别忘了,你也是戴罪之身,小心永远没机会活着出去!”

    好吧,情急之下,赵班头居然把底儿给漏了。叶珲本来纳闷秦猛为啥还没来,这下全都明白了!合着李仁只想让自己吃苦头没打算要自己的命啊!不管那个赃官为什么心慈手软,反正他是有底儿了!

    “戴罪之身?呵呵,赵班头,我过了堂了吗?官身被剥夺了吗?什么时候,你比府尹大人都牛比,竟然直接给我定了罪了。”

    “你……”

    一句话,又把赵班头噎了个面色铁青。他倒是有心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好好让叶珲尝尝味道,可一看对方那满是戏谑的笑容,又想象那三个死得莫名其妙的死囚,他心中怒火就像泄了气皮球一般泄的半点不剩。

    牢头的话,应验了,自己还是被牵扯了进去。可是自己哪还有银子保住现在的班头?上一次意外打死了人犯,没办法只能把自己女儿卖了,老婆也贡献出来疏通门路。这次,老婆受不得清苦跟人跑了,难道要卖自己屁股?

    想到这,赵班头心中不禁又生出一股子怒火。直接动手,他可没那个胆子,所以他还是选择继续给叶珲换地方。三个刺穿了琵琶骨的死囚对付不了你是吧?那再给你安排一个更狠的。

    押着叶珲,赵班头便直接来到斜对面一个牢房。里面,关着的是东州府有名的拳师。被关在这,当然也是犯了死罪,但跟叶珲一样,他也是在这走个过场。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时不时的还招女听个小曲儿!正好这几天那家伙一直嚷嚷着要找个男童,叶珲年纪大了点,可相貌俊美正合适!

    人关进去,不一会,里面就是一通噼里啪啦,看这架势,那个叶珲真不愧是武举人考场下来的,有那么两下子!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等一会,自己进去善后便是!

    心里越想越美,但就在这时,赵班头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扭头一看,什么都没有!

    哎,自己还是多心了。这是什么地方?世俗的刑罚之地!凶厉之重,不下于皇庭与兵部衙门,可谓万鬼不侵神魔退避!再转过头,赵班头赫然发现牢房里居然没了动静,伸着脖子想仔细看,一张脸却唐突的冒了出来,那相貌,正是那个在死牢里“暂住”的武师!

    “啊——有鬼!”

    一声无比凄惨的嚎叫,几乎穿透了整个牢房。即使这种惨叫十分常见,也引来四五个狱卒。

    “班头,班头,出什么事儿?”

    这些家伙,一个个高声叫嚷,活像要把鬼吓跑似的,而赵班头这边,反而冷静下来,人总是这样,遇到不能用常识解释的事情,总会害怕,可一旦有其他同伴来到身边,尤其这些人还都是下属时,惊骇之心,很容易变成羞怒!

    “好了,都别乱嚷嚷了,我就是被这个死人吓了一跳,瞧你们一个个的,成何体统!”

    不愧是小头目,自己窘态,还能用训斥属下掩盖。不过在一看那牢房。一股凉意,顺着脚后跟直接窜到头顶!他看到了什么?牢房里,除了那个武师的尸体什么都没有!叶珲哪去了?自己明明连牢房都没打开过,怎么人就不见了,难道那个小崽子还会妖法?

    众人一看他这模样,自然很惊异。狱卒甲:“我说赵头儿,你又是怎么了?不就是死个人吗?就算是你打死的,大不了多花钱便是,至于这样?”

    “哎——说什么呢?也不看看死的是谁。”

    一旁的狱卒乙撇撇嘴,插口道。走过去,用手里的铁尺(三股短叉,十手原型)捅了捅尸体。“得,彻底没救了。这位爷,那可是东州城有名的高手,除了那些当官的,谁能杀的了他!”

    “也是。不过话说回来,这家伙死在牢里,咱们又少不了麻烦。”

    “狗屁的麻烦,这家伙,依仗的就是他那身好功夫。如今人都死了,又没个正经家世,还有谁能替他出头?”

    “都他妈的给我闭嘴!”狱卒们七嘴八舌,赵班头却越听越烦躁。“你们下了吗?我是说,这牢里杀了个人!刚才,我可是明明吧今天刚送来的那个反观叶珲关在里面,这会人都不见了!”

    狱卒甲一听,不禁哈哈一笑。“赵头儿,你实在开玩笑吗?那个叶珲,不是你刚才自己押着送到单间里。现在人还在,怎么可能到这来呢?”

    “就是就是,这是还是我跟小甲一块帮的忙,你还说什么这位爷可不好伺候,还是关在单间省心……头儿,头儿,你这是去哪啊?”

    赵班头哪里还听得下去?急吼吼的直奔上层,跑到专门看押要犯的单间一看,叶珲果然在里面,看那模样,应该是睡着很久了刚被人吵醒。

    “叶珲,真的是你!你,你怎么可能在这!”

    赵班头,脑子里活像被人生生塞进了让一大团浆糊,仅有的那么点机灵劲都半点不剩了。

    “怎么关在这,不是你自己把握弄上来的吗?嗯呢,我知道,有我在,你是不方面‘玩’那些个死囚,怎么,弄出事儿了?”

    赵班头眼前一黑,好悬没直接昏过去!“什么叫我在下面玩死囚,叶珲,你他娘的含血喷人!”

    “含血喷人?赵班头,你说什么呢?我可是个囚犯哎。哦,顺便说一句,我的官身还在呢!你一个胥吏要告我,先得打一百杀威棒呢!”

    叶珲笑吟吟的发出致命一击,本来,他是做好了赵班头恼羞成怒冲进来跟他玩命的,可架不住随后赶过来那些个狱卒的神助攻。

    “哎哎,赵班头,可真有你的啊?一宿玩死了四个死囚。世道如今,你还想攀咬叶大人?呵呵,别说老爷了,我们都不信!”

    “就是就是,自己的造的孽,自己承受。大伙都证明,最下层死囚间就你一个人当值,叶大人那,可一直在这中层的单间里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忽然,就听赵班头喉咙里忽然发出“噶”一声,然后整个人昏死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