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落难县令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陈家后院,一处风景不错的别院里,蓝礼望着窗外的愧树,望天无语。

    他被送到陈家后院没多久,就听到前院传来了喊杀声。

    说点什么好呢?

    运气差么?

    等蓝礼询问身边的侍女是怎么回事,绿意侍女就一板一眼的对他说:“这是我陈家私事。”

    私事?

    私事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是在陈家小姐大婚的时候这陈家是得罪了多少人?

    有心想要问点儿别的,结果绿衣丫鬟对蓝礼的话却是一问三不知。

    就这样,蓝礼被陈家囚禁了三天。

    三天的时间里,蓝礼只要有走出院门的意思,就会被四个彪形大汉给‘劝’回来。

    倒是伙食方面,陈家给了蓝礼足够的供应。

    每日里,四菜一汤,有肉有菜还有鱼!

    就连瓜果也不曾少了他的

    “除了吃、就是水、无聊了就修炼一阵儿这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从窗外收回目光,蓝礼拿起桌上的花生嚼了几口,转过头对着绿意丫头嬉笑道:“替我问问你家主人,能不能再提我娶上一方娇妻,如果能的话,我就在你们陈家常住了。”

    蓝礼发誓,他只是开玩笑的。

    可是

    刷。

    一声撕扯声响起,下一秒,蓝礼面前的绿意丫鬟就变得浑身。

    “公子若是有意,绿衣的身子可供公子玩弄。”

    依旧是那种麻木的语气,这个丫鬟似乎连见人都没有丝毫的羞耻之心

    “呃”

    蓝礼没有移开视线。

    看了足足十几秒,才回过神来的打趣道:“你不行,太小了,不合我胃口。”

    说这话的时候,蓝礼心中汗颜。

    太特么的尴尬了!

    你怎么说脱就脱,好歹也给我点儿思想准备啊!!!

    要不是上辈子他在网上见得多了,说不得这会儿会出什么洋相呢。

    又那儿能应付的这么洒脱?

    “公子说笑了,奴婢今年十四岁,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绿衣丝毫没有遮挡自己身体的意思,反而充分的把自己白嫩的身体暴露在蓝礼眼前。

    见蓝礼不看她,她还特意绕到蓝礼面前

    “咳咳,我说的不是年纪。”

    “公子若是嫌弃奴婢,奴婢可以唤年岁稍长的姐姐来伺候公子。”

    “呃还是算了吧。”

    暗地里掐了一把自己的手指,蓝礼心里也犯嘀咕,好不容易穿越了一次,还是投身入武当这样的名门大牌,总不能把自己的处男身交在一个群身板还没长开的小丫头身上吧?

    不说以为人妇的黄容小龙女、赵敏什么的,他总能惦记一下不是?

    要不然,他不是亏大发了?

    蓝礼心里的想法,绿衣是猜不到的。

    见蓝礼不像说笑,绿衣冲他点了点头,一边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一边低声道:“还请公子稍后,容绿衣换身衣服再来伺候”

    说话间,绿衣已经出了门。

    等她走远了,蓝礼看着只剩下自己一人的屋子,有些惬意的倒在床上:

    “、真是啊、八十平米的房子,纯木制造的家具、丝绸做的被面、外面还有个二百多平的小院儿,再加上两个丫鬟贴身照顾,你一张口人家就脱衣服这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想我上辈子,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结果连一房子的首付都付不起”

    在柔软的大床上滚了几圈儿,得意了一小会儿,听到门外又传来脚步声,蓝礼这才有些不舍得在床上盘坐起来。

    不论如何,这‘世外高人’的劲儿头还是要装一装的。

    “公子,绿衣进来了。”

    “嗯。”

    得了蓝礼的准许,绿意端着一个铜盆,走到屋里的一个角落站立不动。

    蓝礼盘膝修炼了一个周天的三阳功,再睁眼时,见绿意还在那儿站着,有些无奈的开口问:“你家老爷什么时候来见我?”

    他到不是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意的,就是希望陈家的那位家主能聪明点儿,别等虎尊上门时,被它一爪子撕了。

    “老爷公务繁忙,有时间,就会来见公子了。”

    端着铜盆来到蓝礼身边,绿意弯下腰,低声对蓝礼道:“还请公子脱靴,绿意服侍公子洗脚。”

    蓝礼这边的生活暂且不提。

    且说那闹鬼的庄园里,再树下守了三天的虎尊,终于是忍不住腹中的饥饿了。

    黑夜中,虎尊有些烦躁的晃了晃脑袋。

    小明月人呢?

    不是说给他寻食去了么?

    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

    在庄园里等候了三天,已经是虎尊信任的极限,再它不放心的冲着古树低吼了几声后,顺着蓝礼留下的味道,一路奔着木河城奔去。

    待它走后。

    庄园的古树下,曾经现身过一次的漂亮女鬼再次现身。

    手里捧着一把古琴。

    对月,对人。

    轻声弹唱。

    “荷塘雨,清莲子,鲑鱼白汁香腹间。

    花儿红,柳儿湾,等了一年又一年。

    中秋又至,月满天边,苦命的香儿哦,你还要等上多少年。”

    花灯元岸,家人团圆,高朋满座席间,长安风光令你安眠”

    声调幽怨而绵长,像是在于世间表达自己的哀思。

    也正巧。

    就在这时,院外却是有一伙身着带血衣物的人,风风火火的闯入院中。

    一行三十人左右。

    大部分都是戴甲士兵,手里刀柄紧握,把位于中央的两男一女护卫在中心。

    “此处可有人家,本官乃木河县县丞上官飞羽,路过贵地,还请贵庄园主人容许我等暂住一晚”

    高喝的是一名身披黑甲、三十岁左右的长须美男。

    “县令别喊,这就是我木河城外的那处鬼宅,已经存在百年,如无必要,是不会有人来此处借宿的。”

    上官县令身边,另一名华服男子低声告知:“我等于城中藏身三天已是极限,此次若非实在没有地方藏身,我等也不会冒险藏于这鬼宅之中。”

    “鬼宅这是城外那座?”

    上官飞羽皱眉,他们逃出城时饶了几个大圈,还真没分辨未知,谁想居然一头扎进鬼宅来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