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怕就别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油了锅的锅儿最难洗,马如月又让江智远帮忙抬一个锅耳朵直接去山沟边扯了丝茅草来洗。

    还洗不错,最后又抠了一团泥涂了满锅,又用一块石头去刮干净,再丝茅草去搓洗。

    总算洗了个亮晶晶的感觉了。

    抬回灶上,倒了一桶水,又让江智远去提水。

    他不是说自己能干吗,让他干就行。

    “哥,你身上衣服全湿了,哥,你的鞋子也湿了。”江丽远一边喊一边道“哥,你是读书的人,哪能干这些粗活杂事。”

    看来这个江丽远心态还没有摆正。

    江智远并没有回答妹妹,见马如月看着木桶脸上一红。

    “我一路走水就一路荡出来,所以……”提回来只剩下了半桶。

    幸好不用花钱买,要不然那半桶还要在江智远身上找,亏不亏啊。

    “二少爷,你去换一身衣裳吧,这是秋天了怕着凉。”天凉好个秋,可真着凉了等待的怕就是丢命了。

    没钱请大夫抓药治病,嗯,保重身体是大事。

    “没事,大嫂,我再去提一桶回来。”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读书,江智远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句话的意思。亏他觉得自己有才华,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守孝守到这般田地。

    “不用不用,赶紧的去换一身,你能身体好不生病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了。”一想到没钱的事马如月心就慌。

    没粮没钱没权,这是多大的困难!

    马如月撵着江智远换衣裳,然后自己亲自去提了两桶水倒了满满一锅头。

    “秋姨娘,你去带小妹吧,我来烧火。”马如月将人撵走后就将那团泥送进了灶孔。

    她一直不停的往灶里添柴火,红红火火的灶孔就没有歇过。

    “大少奶奶,婢妾去大伙房端晚饭了。”秋氏将女儿背在背上,然后端了陶钵就走,还特意向她说了一下自己的去向。

    “好,去吧。”点了点头,还别说,不管是秋氏还是江丽远,还真有拿自己当主心骨的感觉。

    只不过,江智远这个主外的男人啊,连他自己的事都搞不定。

    不急,一步步的来,慢慢的总要让他上学堂才行。

    族学是江知府让设的,凭什么不让他上呢。

    结果,秋氏拿饭回来就带回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族学开始收费了!

    “大伙房外面贴着一张大大的告示,说是以前族学都是靠着老爷付的先生的束修,如今老爷不在了,这笔开支又重,族中出一部分,每一个要上学的人也出一部分。”秋氏担心的看了一眼江智远对马如月说道“大少奶奶,听人说,自己出一部分一年也要二两银子呢!”

    要抢人的节奏!

    马如月皱眉,觉得这道门槛就是特意为江智远设置的。

    “欺人太甚!”江智远一拳头砸上了墙上,终于没有再忍住。

    “不疼?”马如月看他随后甩手心里就哼哼了,以为像自己当年那般练过铁沙掌的?

    “哥,您别生气,哥!”江丽远就哭了“哥,我们找他们去,凭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当年父亲母样都待他们不薄的……”

    “别哭了,吃饭吧!”如果说理有用又何必等到今天呢,人家就欺负了你孤儿寡母没人出头了又怎么着。

    “大少奶奶、二少爷,大小姐,吃饭吧。”秋氏已经将饭默默分装在了各人的碗里。

    “又是南瓜饭!”江丽远哭得更凶了“哥,这样的日子我过不下去了。”

    那能怎么着?

    死还是逃?

    “哥,为什么啊?”江丽远抓住江智远的手“哥,我们去找他们,他们还要这样对我们,我们就去告官。”

    想得可真天真,官府又不是你家开的。

    以前或许还有用,毕竟你老子是知府。

    现在嘛,嗯,别人既然敢做,自然就有做的道理,你能想到人家全都提前想好了的。

    马如月看江智远没有被妹妹的语言挑泼,倒松了一口气。

    而今眼目下,忍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看清楚;第三步才是有的放矢的见招拆招。

    “大少奶奶,二少爷,大小姐,吃饭。”秋氏第二遍提起。

    天黑了,吃了洗洗睡吧,少动就不饿了。

    对了,吃饭,她的肉肉该是熟了。

    马如月跑进灶房用木棍扒拉出泥团,然后将它摔破,一层层的扒掉后,再揭开白金芋叶子。

    香啊,叫花肉,真是香得不行。

    可惜,没有盐,今天忘记买了。

    下次,一定要买一斤盐回来的。

    马如月将肉装在一个碗里摆上了桌子中间。

    “肉?”江丽远没忍住惊呼出声“大嫂,你哪儿来的?”

    “大少奶奶,私下做吃食要……”被罚的几个字在马如月的冷眼下咽了回去。

    “大嫂?”江智远也没料到马如月会来这一遭“万一被发现,咱们就……”

    在守孝呢,是不能吃肉的。

    “没人再来管你的,怕就不要吃,不怕的赶紧吃,吃了好洗碗。”真是啰嗦,马如月用筷子将肉分成了四块,直接夹了一块丢进了秋氏的碗里“你不吃,孩子也得吃。”

    吃,为什么不吃!

    秋氏噙着泪水一口咬了下去,那种香的感觉让她差点吞下了自己的舌头。

    “孝在心里,不是表面的。”马如月就不信古人真有那么虔诚一点肉荤都不沾了,挟了自己那一份到自己碗里“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我可告诉你们这是我们最后的家底,今晚吃了就再没有了,明天还得从头开始!”

    吃,不吃的是白痴!

    江丽远连忙挟了一块送到哥哥碗中,最后一块捞进自己碗里。

    “哥,我们要活下去,我们不能被他们算计死。”江丽远恨恨的说道“哥,我们是大房,他们现在用的吃的都是我们的,凭什么饿肚子的是我们;哥,我们不能永远这样受他们欺凌;哥,你多吃一些,吃了好做学问,你一定要考状元,将我们大房的东西夺回来……”

    喋喋不休,边吃另念,马如月就想吃都不能堵住她的嘴。

    这个丫头是聪明的,就是嘴有点碎,幸好都是自己人,不存在出卖的问题。

    ------题外话------

    哇,涨了三个收,感激感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