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半夜出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马如月的视力相当好,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她也能准确的下脚稳如泰山。

    “呯”的一声,身后有声音传来。

    “谁!”马如月低声厉喝,她想去山下地里看看情况,却不料身后有人摔倒的声音。

    也是她大意了,一心想要捕蝉,却不料身后有黄雀。

    顾头不顾尾,上辈子这么死的,这辈子居然都还没有吸取教训。

    身后有人挣扎着爬起来的声音。

    “大嫂,是我!”扎扎实实的摔了一跤,江智远觉得自己运气真背。

    才看着书就听到门吱的一声,接着看见这个女人出了门。

    她要干什么?

    难道去偷人?

    这样想着心生愤恨,偷偷的随其身后尾随而来,结果,才走了一会儿功夫就被她发现了。

    小叔!

    江智远跟着自己跑干什么?

    “我……”当然是想看你去偷人“我想半夜三更的大嫂出门怕有意外发生,我保护你!”

    得了吧,指望不上,不添乱已是最大的帮忙。

    “大嫂,你这是要干什么去?”反正也看不到自己想看的了,随口问问当关心。

    “你要跟着我也行,但是不能出声。”不见识永远是长不大的,特别是这个温室里长大的男人,让他看看真正的江氏族人。

    江智远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鬼,只要不反对跟着就行。

    可是,他眼睛真不行,才走了几步又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下去。

    “以后别跟来了。”也幸好今天只是去探情况,要是行动这完全就是一个拖累。

    话音刚落“呯”的一声又摔了。

    离地还有差不多一千多米的距离呢,这么摔下去不死也得残废。

    摔摔也好,能长点记性。

    想着明天可能会看到一个猪头,马如月最后还是伸手拉住了他。

    “大嫂,男女授受不清。”江智远浑身僵硬,迅速甩开了她“我自己能走。”

    行啊,能耐啊,有本事你自己走。

    马如月也懒得理他,自己率先走了。

    “噗通”一声响,让她生生的停了脚步。

    “要么抓住我的手,要不你自己回去。”时不时的搞出点声音,不当鬼也会被当成鬼来捉了。

    “我……”幸好是夜晚看不见自己的满脸通红。

    马如月知道这是一个固执的小子,没辙了,再次伸手拉住他。

    她敢保证,他若再来一句男女授受不亲自己调头回去再不管他死活。

    原来她是怕自己摔了。

    江智远先前觉得这女人故意勾引的心思也歇了菜。

    奇怪的是,为什么她的眼睛看得见,难道是传说中的狗眼。

    据说狗在夜间看东西相当清晰,而且狗也能看到人看不到的鬼神之类的。

    被一只小手牵着,软软的温温的,江智远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加快。

    非礼勿视,非礼勿言,勿礼勿听,非礼勿动,江智远告戒自己那是大嫂,是大哥的妻子,不能胡乱乱想,不能对死去的大哥不敬,不能对眼前的大神有非份的想法,更何况,他还小,他该具有君子一样坦荡的胸怀。

    就不知道,大嫂这大半夜的拉着自己去干嘛。

    “跨大步有点,一个缺口!”

    “小心,下台阶!”

    “慢点,是圆石头,别踩滑了!”

    ……

    听着她轻音细语的提醒,江智远感觉和白天的粗鲁的大嫂判若两人,心里又升起了异样的感觉。

    真是该死!

    “就在这儿了,不能再靠前了。”小山丘离那块土有两百米的样子,她眼睛好使,能看得清楚就行。

    “等会儿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能吭声,知道吗?”说完这话马如月就丢开了手“就地蹲下。”

    最后几个字又冷又威严,简直就是命令的口吻。

    这是她的职业病,虽然没有当过官,但是和战友同行更多的时候是她在命令。  其实,马如月自己也知道职业病又犯了,没法,偶尔总要发点颠,马如月想以后自己得检点一下。

    江智远心中的异样成功被打压下去,不过还是很乖巧的没说话照办。

    抬头看看漆黑的天空,估摸着是晚上十点左右。

    这古代的乡下又没有娱乐项,绝大多数都上床睡觉了吧。

    搂着媳妇啃兔头,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最大的娱乐方法,直接后果就是三年抱两娃,孩子像庄稼,一茬又一茬,人口发达。

    不过,也有人睡不着趁夜出动。

    “来了。”马如月低声说道“果然不如我所料。”

    她的判断从来就不会失误,女人的直觉在办案上也有占了很大的优势。

    更何况自己脑子好使。

    “什么?”江智远小声问道。

    “别出声。”马如月看着远处有两个黑影走向了地里。

    蹲下,扒拉,再往前走,重复这样的动作,一会儿功夫,两人就消失了。

    肯定不止这一波,马如月佩服他们的标记方法,这么大一块土,能快速找准目标,堪比雷达。

    果然,又有一个人出现了。

    只不过位置不一样,走的是另一行。

    如此反反复复,马如月数了一下,短短的两个时辰之类,至少出现了十拔人。

    无一例外的是速战速决,没有碰面更没有说话。

    敢肯定的,他们都猫在不同的地方,看见有人就不出现,没人出动就来了。

    配合得天衣无缝啊,潜规则人人都懂。

    马如月恨得咬牙,说好的公平公正公开,有肉同吃有酒同享,也不过是场面话。

    就这样的事,没有挖红薯的人怎么能搞得成啊?

    比如大房这一家子,还不是眼睁睁的看着她们吗。

    不对,不是不准烧火吗,难不成是吃生的。

    看了一眼大房子的方向,马如月决定亲自探一探他。

    不过江智远是一个累赘。

    “你蹲在这儿,不能动不能出声,我去去就来。”她肯定不会再带一个拖累的。

    江智远两眼一抹黑,他连自己面前都看不清,更不要说看外面的情况了,到底是什么事啊,大嫂又要去哪里。

    可是,他不敢问,只感觉身边的女人很快离开了。

    四下里一片安静,江智远不知道大嫂什么时候能回来,自己也不知道她要干点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