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她来出马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江智远的意思很明显,如果自己不参与进去永远不知道有多少猫腻,只有深入其中才能明白水有多深。

    让他去还不如自己。

    马如月点儿也不敢指望这个二少爷。

    让她下地去做工?

    “大嫂,你是女人,你就在家里照顾她们,我去。”江智远觉得男人就该有担当,这种挣工分的事就该他上。

    “你会挑粪、你会挖地还是说你会犁田?”马如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农家的活儿,我虽然没有干过,但是自小就看着长大的。女人也有挣工分的,割苕藤什么的我看也看肢了,早就可以干。而你却是不会的。”

    挑粪,老远就闻着臭味道了;且不说挑不挑得起,挑起来走路估计都难;割苕藤,别割着了手指就麻烦了。

    江智远还想再说什么。

    “二爷爷说了咱们大房不用人去干,你去的话说不定就是不孝了。”马如月道“而我去却不一样。”

    什么个不一样法?

    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是长嫂,我要养你们,一二三四加上我五个人,坐着不干活靠着一半的福利吃饭,怎么给你娶媳妇;怎么给丽远做嫁妆;怎么将小妹养大?”马如月知道那老头儿怕麻烦“到时候我去说,他要是敢不同意,我就不走了。”

    耍沷?

    为什么不可以,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不要脸的怕不要钱的。

    江氏族人看似有规有矩不得了的样子,实际上就是不要脸的。

    她马如月是一个不要钱的,她去做工,要的是机会。

    那些人可以监守自盗,论起盗的资格自己比他们还要老。

    别人怎么盗,她就能怎么将人逮着。

    她要是出马去偷了,逮的人还没有出世呢。

    “这样吧,我先去找二爷爷,看他同不同意我上工。”不管怎么样,江智远觉得他是男儿他要有担当。

    要你去才是怪事。

    “二爷爷说我父亲为族中做了这么多贡献,族中养着我们也是应该的,不让上工。”江智远从大院出来时还能忍住气,一回来脸都涨得通红“他是怕别人戳江氏族人的脊梁骨,说他们忘恩负义,所以不让我们去。”

    有什么可生气的,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我去找他!”马如月冷笑一声“说好了,我去上工,你负责读书,姨娘照顾家里,咱们分工。”

    “大嫂,要不我和你一起去上工吧。”干农活自己大约也可以学。

    “你是千金小姐,你做点女红补贴家用,干农活粗活之类的事就算了。”马如月道“姨娘洗衣服的时候你可以照顾一下小妹。”

    “好,我会听您的话的,大嫂。”江丽远发现一个问题,有大嫂在,这个家就垮不了。    “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  看着马如月的背影,江智远神色复杂。

    “哥,大嫂说得对,你负责读书,你一定要考功名,考状元。”江丽远看着四下里败烂屋子“哥,我不要在这儿出嫁!”

    离自己及笄只有四年时间了,等她们守完双重孝,自己已经是十七岁了,十八岁算老姑娘。

    在江家大院,一个老姑娘嫁给谁啊。

    但是,如果哥哥考了功名就不一样了,状元郎的妹妹,嫁的人再差也有三分。

    “好,我会努力的!”江智远咬着嘴唇道“看一下吧,看大嫂有没有办法。”

    就靠着族中分发的一半钱财,到时候自己赶考的银两都凑不够。

    出去做一点有点被贴估计还有希望。

    “二爷爷,如月也不想麻烦您的。”马如月此时正一把鼻涕一把泪“二少爷什么都不会干,让他上学也不去;大小姐真正是大小姐,整天发着脾气说没人伺候她;姨娘折腾一个二小姐都够呛了,二爷爷啊,我也不知道我这是什么命啊,都说嫁进江家的人有福气,可是我这算什么福,前福挨着后福吗?一大家子人,不干一点怎么办。我知道您不让二少爷干是心疼他,想着是我们大房唯一的希望;二爷爷,如月是女子,又姓马,让如月干一点吧,如月宁愿干活也不愿意伺候他们了。”

    “才远家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族长黑着一张脸“才远走了,你是长嫂,自当是将这个家撑起的,怎么能抱怨?”

    “撑不住啊,二爷爷,我是撑不住了。”马如月道“您要不让我出来干活,我就回娘家去了。反正他们那一家子我也不管,我给您送到族中来。”

    对这种人,你别讲理,越讲理越偏,理都站在他们那一边。

    “这像什么话!”族长恼怒了“你嫁给了才远,生是江家的人,死是江家的鬼,什么叫回娘家?娘家可以回去玩一两天,长个累月的谁让你去住啊?嫁出去的女沷出去的谁,难道你还不知道这么一个道理,你在这儿哭闹成什么样子,回去回去。”

    “二爷爷让我回哪儿去?”马如月就坐先是站着的,这会儿干脆坐在了他的对面“如月是一个农家女,不懂怎么能轻松一点,二爷爷,您给指点指点。”

    反正就是寻他的麻烦,不能给他回避的机会。

    不给他机会,就是给自己最大的机会,一次性就搞定。

    多来两次,他当你是在放屁,理都不会理。

    “二叔。”六婶子过来找族长,一眼看到了马如月,惊讶的说道“才远家的,你在这儿干什么呀?”

    “六婶啊,我找二爷爷分派一点活来干。”马如月站了起来笑意盈盈“二少爷说大小姐十二了,等守完孝出来就该嫁人,趁这些年挣点嫁妆,我这个当大嫂的自然就要出一份力了,可是二爷爷心疼大房的人,怕累着了,怎么也不让,我虽然是大房的人,其实也不过是占着一个名份,农家女出身,不怕苦不怕累,就怕没钱挣,族中这么好……”

    六婶看向了族长。

    “老六家的,你看这事儿怎么办?”族长早就被马如月念叨的头疼了“你带着才远家的去看看吧,看她能干点啥……”

    将这个烫手的山芋丢出去,意思就是让老六家的将这风声散出去,是她自己找活干,可不是族中虐待她。

    ------题外话------

    因为是定时发布的,结果差点断更,这会儿爬起来更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