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雨夜出动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马如月之后尽量和别的女人保持一条平行线,不往前也不拖后,她就是好儿童。

    至于后面猥琐的男人她也没管。

    看得着摸不着,更何况她是老虎的屁股,摸了是要付出代价的,她怕个屁!

    看看也不会舍掉二两肉的。

    马如月站起身拴苕藤的时候,听见了肚子咕隆响,干体力活就是容易饿,更何况靠着食堂那点饭菜本来就不经饿。

    无意中又瞄到了一个人将土翻过去盖住一个大红薯。

    今晚上不搞点红苕来吃对不起自己的劳动。

    马如月下定了决心后就淡定了。

    挨到收工的时候,马如月回到了家。

    苕藤的浆水沾在手上黑黑的,一团又一团,

    “怎么了,你这是?”江丽远看着马如月的手惊讶道“大嫂,姨娘取饭回来了,该吃饭了。”

    “劳动人民的本色。”  马如月将黑手举在在她的面前“你二哥还说他要去做,你说说看,他那双手变成这样会是怎么个情况?”

    “二哥的手是捏笔的。”江丽远轻轻的后退了一下“他的手比你的好看。”

    废话!

    她要是十天半个月不沾水也能保养好的。

    不过,这会儿她得先清洗干净了。

    马如月光是洗清手都用了十多分钟。

    怎么洗也洗不掉。

    她真是怀念现代的洗衣粉香皂什么的。

    最后那浆水还是在手上留有数十个印子。

    估计着去搓洗一下衣服什么的就能洗掉了。

    想她当年握枪的手居然去捏镰刀,这都是什么命啊!

    今晚吃的饭是红苕饭,但是红苕是单独焖的。

    吃起来香,可惜太少,秋氏拿回来的五个红苕就像是用五胞胎一样,大小都差不多的,比鸭蛋大那么一点点而已。

    马如月可是亲眼见过红苕的,一个娘生的也有大有小,真亏了她们居然全焖的小的来吃,挑选估计就花了不少功夫吧。

    大的呢?

    “说是将大的留着以后做种的,不能吃。”秋氏道“婢妾看过的,所有人拿的都一样。”

    做种子的?

    等到来年开春?

    以马如月的猜想,估计是要种进别人的肚子里去吧,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多。

    也别怪她将人性想得这么邪恶,关键是这儿的人就给了她这处提醒。

    吃过饭后,外面就下起了小雨。

    秋雨绵绵,至少得两三天时间。

    “看来明天不用上工了,也好,让我好好歇一歇,这腰啊,感觉像要断了一样。”马如月一边敲着腰一边道“嫁到江家来,还真成了大少奶奶,居然养娇气了不少。”

    “你本来就是大少奶奶。”江智远看了一眼心里叹了口气,心道只怪你命运不济,遇上了自家家道中落,当然,如果不中落不回江家坝,这个大少奶奶也轮不到你来当。

    有自己这样当大少奶奶的吗?

    马如月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嗯,不管了,有手有脚,总不会饿死的。

    歇了一会儿,逗了逗小孩,马如月就说累了要休息了。

    今晚下着雨,正是行动的好时机。

    不过,她的行动与别人的不一样。

    夜深人静的时候,半山腰屋子里的油灯全都熄掉了,马如月又“吱”的一声打开了大门,夜黑风高好办事!

    外面下着雨,一会儿功夫就将她全身淋湿了。

    为了吃淋点雨是不怕的。

    想当年,她们办案猫着一个地方两天不挪窝都有的,生理需要就也是就地解决呢,更不要说雨打风吹,蚊虫叮咬了。

    这点雨小儿科。

    来到地里的时候,她没有选择挖过的。

    那是别人的口粮,她干的却是摸着一棵棵苕藤的根直接用手挖了下去。

    “大的。”一抠一个准儿,每一棵摘一个就行。

    摘好后又将泥土给推回去,还用手抹平。

    不仅仅摘过的地方,她走过的脚印都抹平了,然后牵了苕藤盖在上面。

    出门的时候她也是有准备的,随手抓了自己的一条长裤,裤脚挽了一个结,所有的红薯就往里面丢。

    出来一趟不容易,多搞一点存粮才行。

    下午的时候据她观察,这雨至少有三五天,所以,她决定准备三天的量。

    估摸着差不多了,马如月这才往回辙。

    同样的,她每走过的地方全用山草抹了的。

    雨淋过之后,根本看不出来人的脚印。

    将数十个大红薯拎到山沟里清洗一下,然后带回了五个拿回家里,其他的就放在岩石后面去。

    “吱”的一声响,马如月进了大门,屋里也是没有灯,但是一转身她撞到了一个人。

    “大嫂!”江智远将人抱了个满怀,就感觉肉肉的一身,吓得连忙将手松开。

    “大嫂,你干什么去了?”他听到门响的声音,连忙穿衣裳起来想要跟,结果走出门就淋到了雨,伸手不见五指,最后明智的选择在屋里等。

    等了大半个时辰,人回来了,却撞在了自己身上。

    “找吃的。”马如月也没打算瞒他“正好,赶紧烧火煮,我要先洗个澡。”

    她可不能整感冒了,若不然没钱治病就完蛋了。

    洗澡水烧好,马如月让江智远烧火。

    “我不会。”江智远脸一红,不,确切的说之前无意中抱了一下大嫂起红脸就没有恢复过“要不,我让姨娘起来烧。”

    让她起来事小,惊动了小孩子就事大了。

    “算了,不用你了,我自己来。”这个穷家连刀都没有一把,红苕在山沟里也清洗干净了,这会儿直接下锅,到这时候她才后悔摸大的有多不好,一时半儿的怕是煮不熟了。

    偷吃东西,讲究的是效率,动作要快,迅速解决送进肚子里最安全。

    这就是经验,下次可不能摘大了了,只能按小的摘。

    马如月一边想着一边送了一大把的木棍进灶孔。

    “看着点火,别掉出来将屋子烧了。”这个应该会了吧。

    马如月边洗澡边想,那个笨笨的二少爷有没有添加柴火进去,等会儿别煮得半生不熟的就麻烦了。

    洗了澡,顺便将头发也洗了,打湿了的不洗会头痛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