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无工可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马如月还像往常一样丢种,只不过,她总感觉到了人们看她的眼神与往不同。

    探究、好奇、窥视……

    马如月来自于现代,冷眼也看尽了江氏族人的美丑,她们看自己的眼神丝毫不在意。

    你不看别人,又怎么知道别人在看你。

    人嘛,就是这样的,阅尽沧桑,遇事淡定,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小春前前后后点了半个月时间,江氏族人轻松了下来。

    “没有工可做了?”她问着九婶“接下来我们干点什么事呢?”

    马如月深深的知道一点想要了解更多,必须和她们打成一片。

    “呵呵,各干过啊。”九婶笑道“马上就入冬了,家里孩子们的棉衣棉裤什么的该准备起来,过年的鞋子也该做了,一人一双,一双好几天,到过年也不一定做得完。”

    还有这福利?

    “哪有啊,这是自家分的钱自家安排。”九婶说江氏族人中秋分一次,过年分一次“我们家上半年还好,耽搁不大,所以分的置办这些东西足够了。”

    原来是上半年的存款支取开支啊。

    他们大房有个屁啊!

    来这儿前前后后才一个月时间,也就是中秋后才来,完美的错过了。

    不对,不是说以往的时候也会分给大房吗?

    “中秋的分红我们都用完了,一共只有三两银子,给大哥看病早用完了。”江智远面对马如月的询问红着眼睛回答。

    三两银子,这么小,不是说对大房还特殊照顾了的吗?

    “我问过的,我们大房人丁少,能分三两已经算是足够多了。”江智远道“人多出工多分得也多。”

    也就是说没有出工就没钱分。

    一问江智荣,果然,他家什么都没有。

    “娘领分红是哭着回来的,说只有两百文钱,给爹抓药都不够。”江智荣道“就更别说做什么衣服了。”

    好吧,这一家子和自家人一样惨。

    四个孩子围在她身边,对她的问询叽叽喳喳。

    “娘说了,我们耐苦一点,等我们四兄弟长大了都能下地干工分,我们家的分红就会很多很多。”江智路红着眼睛道“可是娘自己却没有耐得住苦丢下我们先走了。”

    “娘……”江智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其他兄弟仨眼眶红红。

    “别哭了。”马如月鼻子也酸酸的,她抬头深呼吸一口“你娘是一个女人,她也有撑不住的时候。但是你们不一样,你们是男子汉,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该努力干,今天的你们还小,明天的你们就会大一点。一天天长大起来,你们就要干点力所能及的。”

    马如月问他们在学堂里的情况。

    “先生管我们。”

    “我们坐在最后一排,随时可以进进出出的。”

    “他们睡觉,我们睡不着就出来玩。”

    ……

    听江智庆说话,马如月就知道这个学堂问题很大。

    先生是族中请来的,自然对族中的人负责。

    好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好的家长。

    家中有人管的,先生就管他们;家中无人管的,先生就放任不管。

    “未满十岁的都可以读,满了十岁长大了也可以读书,只是要多缴银子让先生单独教导,不过,现在的规矩又改了,说是族中收益一年不如一年,每一个都要缴银子上学。所以,我们全都没去学堂了。”江智荣道“不要钱我们都不想读,更不要说要钱了。”

    这个规矩的改变马如月觉得是针对江智远的。

    现在看来,遭殃的还不少,至少这兄弟四人就被牵连。

    “族中不上学的还很多,像江智中,江荣远他们都不上了。”江智荣小声的说道“上学也没有什么用,只不过是浪费时间浪费金钱。”

    马如月皱眉。

    对了,他们这一代人的辈份到底是什么,一一会儿智荣一会儿荣远的。

    “听娘说是智字辈,也可以取远字辈,因为族中人多,怕有重名,所以就分散开来了。”江智荣道“我娘还说就数您们大房二少爷名字取得最好,江智远,两个字都占了,以后一定是个好运的人。”

    名字好不好她不知道,但是马如月知道接下来很惨了好不好。

    这个寒冬大家怎么过?

    大房还好,叫花子搬家也有三口袋,更不要说曾经的大房是知府,新新旧旧好歹能够撑过今年。

    可是眼前这四位呢?

    马如月让他们将家底晾出来。

    四人争先恐后的跑进去,一会儿功夫,一人拿了两三件衣服出来。

    不用看了,全是撂补丁的衣服,二八月穿合适,那夏装和冬天呢?

    “夏天穿不穿都行啊,我们夏天就打光胴胴,还很凉快。”江智荣说完脸一下红了,眼前的大嫂是女人呢。

    “冬天我们就将这些全穿上,出门跑跑跳跳的也过得到。”江智路道“最怕的是下雨天出不了门,真要实在是太冷了坐在床上或者捡些柴回来烧火烤。”

    这样也叫过日子?

    难怪兰氏会因为几颗葫豆选择了上吊。

    要吃没吃穿没穿,偷东西被逮全家做检讨,还要扣光为数极少的分红,这样的日子让她看不到一点希望。

    最后选择了一了百了。

    她以这样的方式保全了四个孩子的脸面。

    族中大人们都知道兰氏的真正死因,因为没有公开官宣,四个孩子在人前也没有什么不适感。

    如果做了公开的检讨,族中光是孩子们就会对四兄弟不依不饶了吧。

    想到这儿,马如月心如刀绞,当娘的人啊,总是想得那么远,为了家为了孩子连命都可以不要。

    看来,眼前的兄弟四人今年又要这么过日子了。

    马如月心情沉重的往回走,路过江家大院门口时,她站住了。

    没有活儿干,她可以去主动找。

    虽然只有半个工,能干一点是一点,回头给他们做一件棉袄也好。

    “才远家的,族中的人都知道,现在无工可做。”江二老太爷对这个马如月是有点惧了,和她说话有一种秀才遇上兵有礼也说不清的无奈感“点小春前前后后忙了二十天,大家都累,休息休息吧。”

    “二爷爷啊,我天生就没有那休息的命。”马如月忧心忡忡道“别人家都在做过冬的棉袄了,我们家却是连一个布头都找不到。我这个大嫂没有本事,照顾不好小叔小姑子,公婆在世定然不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