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回个娘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江智远回来的时候,家里一切风平浪静。

    “大嫂,明天是出嫁女回娘家的日子,刚才二爷爷也说了,伙房这两天都不用你去上工,你也可以回娘家去看看的。”江智远想起了江二老太爷的叮嘱。

    啊?

    回娘家?

    马如月愣了一下。

    可以不回吗?

    并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她连路都搞不清楚,回个狗屁。

    有时候就是那么逆天,你不想的时候,人家偏偏要让你去。

    初二一大早家里居然来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一张口就喊她大姐。

    “大姐,娘病了,娘想你,我接你回去住两日。”马如海看着眼前的人惊讶万分,心里想的是抛开姐夫没了这件事,这门亲事极划算的。

    家里得了二十两银子,眼前的大姐日子也过得滋润。

    不再像以前那般又黄又瘦,脸上一层皮包骨,现在脸上有肉而且还很红润,二八年华亭亭玉立,对,就是这么个词语形容最为合适。

    “……”

    马如月以前的伶伢俐齿一点儿也派不上用场。

    “我这身份。”最后马如月苦笑了一下“回去怕是不合适。”

    不管是以前卖了自己,还是这以后成为寡妇,都没有回去的理由。

    “大姐,奶奶也想你了。”马如海诧异于姐姐的胆大,以前说话可是很小声的,也不敢抬头看人,现在却能直视自己“姐,这正月初二正是回娘家的日子呢,跟我回去吧,不会有事的。”

    奶奶说大姐是嫁进江家就忘恩负义,当了大少奶奶连娘家人都不理。

    冬月初二她生日的时候没有盼回去,爹娘生日姐也没有音讯,过年总算找着了理由来接她。

    娘对自己说奶奶就是算盘打得紧,当时姐是被她卖进江家的,也说好了不来往的。

    这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来接,而且还打了娘生病的幌子。

    娘那身体,一年有十一个月都在生病。

    以前姐听说娘病了就很着急,今天却心静如水。

    也对,任谁被自己的亲人往火坑里推都会心如死灰吧。

    “大嫂,既然亲家太太病了,那你就回去伺几天疾吧。”江智远想着自己的父母若是还在,哪怕是病了自己伺候在身边那也是一种福气“伙房那边我去给你请假。”

    “不用了。”这是情况,非要让自己离开,罢了,去就去吧,上刀山下火海,她马如月怕过谁“我去看看就回。”

    接手了原主的身子,自然得捡她的烂摊子,婆家也好娘家也罢,总得一视同人。

    回去一趟,看看情况,见机行事,就她的本事难不成还能露馅不成?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她马如月拿不到影后也是因为没有好剧本而已。

    要回娘家,是不是得准备礼物。

    这个家什么都没有。

    唯一有的就是过年分的一点银子。

    呵呵,她可是这个家全部家当了,她也不会这么大方。

    多少给一点,或者是不给揣在身上,回头看情况。

    “姐,您走前面吧。”马如海是来接奶奶回娘家的,可是这姐姐总是走在自己身后心事重重的样子让他心不安。

    “你走前面。”她连路都找不到,走个屁的前面。

    马如海还想再说点什么,马如月就低头不吭声了。

    她在心里想着马家的情况。

    奶奶一定是尖酸刻薄的人;就不知道爹娘如何了,还有,看这马如海倒也乖巧。

    见招拆招,她来了!

    “如月啊,果然是嫁出去的女沷出去的水,我不让如海去接,你怕是永远不踏进我马家的门了?”堂屋里坐着一群人,上首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干瘦老太太“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想你?”

    想她,她想的钱吧?

    话说,想钱都不应该。

    这可是买卖,钱货两讫的,除非她心够贪。

    嗯,看着这嘴脸,演配角都会抢戏份的主,确实不简单。

    “如月,你可算回来了。”谭氏走上前拉着她的手眼泪汪汪“你……娘以为……”

    “好了好了,接回来就好。”罗氏笑道“娘,二弟妹啊,你们先聊,我下厨去做饭了。”

    “大嫂,我来帮忙。”谭氏连忙擦干眼泪要下厨。

    “不用了,如月可是才回来,你们好好聊聊。”罗氏摇头道“等会儿如琴如花她们都要回来,让她们帮忙干就好了。”

    “噗”的一声马如月没忍住笑了,真的,一听到如花这个人名她想起了那个重口味的形象。

    没想到还真有人取这个名字。

    “如月。”看着女儿的笑,谭氏觉得一点儿也不正常,上前拉着马如月的手进了自己的房间。

    “如月,都怪娘不好,是娘没本事”一进房间,谭氏抱着马如月心呀肝的嘤嘤哭了起来。

    这是真情还是演技,将马如月打蒙了。

    “如月,你一定很恨娘吧?”谭氏想到一个问题连忙问道。

    摇了摇头。

    “如月,娘知道,你确实也该恨娘的。”谭氏眼泪又来了“你不仅恨娘,你还恨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

    此话怎么讲?

    “从进门到现在,你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喊谁。”老太婆不喊就算了,连带着她这个娘都不喊了。

    那是因为你的如月早死了。

    心里这样想着,马如月就有点同情她了。

    “娘。”沙哑的声音喊了出来,连她自己都感觉有点酸涩“娘,我不恨你。”

    母子母女哪有隔夜仇啊,看在谭氏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份上,马如月想哪怕是演技也当是她的酬劳吧,喊一声也不算亏本。

    恨与不恨都是枉然,毕竟真正的马如月也烟消云散。

    “如月,娘对不起你。”又是哭又是笑,摸着马如月的手“如月,当时媒人只说身体不好,你奶奶想着要是身体好这个大少奶奶也轮不着你来当。”

    所以觉得这还是一门好亲?天上掉下来的陷饼?

    殊不知将原主直接给砸死了!

    或者说原主是一个没有福气的,好亲事都受不住?

    看着马如月陌生的眼神谭氏又开始哭了。

    ------题外话------

    亲们,求收藏一个,感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